原住民族文化知識網

:::
  • 友善列印
  • 回上一頁

工藝

工藝

概述

排灣族是熱愛藝術的族群,在臺灣原住民各族中,排灣族的織繡、木雕可以說是最突出的,其織繡的紋樣精美、技法複雜。雕刻以人頭像和蛇紋最多,而常見於貴族頭目的百步蛇紋更是權貴的象徵。象徵地位的還有三種工藝製品,即陶壺、琉璃珠及青銅刀,而藤編、竹編、月桃蓆在部落中也隨處可見,由此不難想見手工藝品是如何的與排灣族人民息息相關了。在臺灣原住民中,排灣族的工藝無論在服飾、雕刻或生活器物等方面的表現可說是最為突出的,這其實與其社會組織有相當密切的關係。排灣族屬於階序性的社會,族人相信貴族的靈力較平民為強,特別能得到神靈的庇佑,有能力維護部落的安全與人民的繁盛。由於貴族不必直接親自參與日常的生產工作,故能從日常工作中解放出來,有充裕的時間能從事工藝創作。換言之,該族高超的工藝表現,主要奠基在貴族階級制度。色彩豐富的琉璃珠是族人摰愛的珍寶。另有藤、竹編等。石材更是被廣泛的運用,除石雕外,還建造成著名的石板屋。

百步蛇的圖騰紋飾在排灣族的工藝製品當中相當常見,其特徵如尖頭、翹吻、寬腮、背部三角形花紋是紋飾取材的重點。蛇身的型態或彎曲或盤捲及蛇隻組合的數量也可以加以變化,發展出多樣的紋飾。再則,將百步蛇背上的花紋加以抽離、簡化,即形成三角形、菱形、方形、網狀紋等百步蛇紋飾的變形,早期此種幾何紋只有貴族家系才有資格使用;此外,百步蛇紋飾經常與人頭紋、人像紋、鹿紋、壺紋等搭配,出現比率最高的是人頭或人像與蛇紋的組合。

簷欄的雕刻出現人像與蛇紋的組合圖樣

簷欄的雕刻出現人像與蛇紋的組合圖樣

圖片來源:臺灣原住民族文化園區提供拍攝

百步蛇的意義在排灣族的傳統圖騰中是最具代表性的。相傳百步蛇是排灣族人的祖先,同時也是排灣族貴族的專屬紋飾,百步蛇圖紋大量出現在排灣族的木石雕刻、日常用品及服飾上。在排灣族,百步蛇有幾個名稱:a.伙伴;b.真正的、正是;c.祖先;d.長老;e.蛇王。在排灣族人眼中,百步蛇的性格很類似排灣族人的頭目形象--獨立、安定、和平、彼此不會互相攻擊、不會主動攻擊別人但會反擊、不會到處遊走。此外,百步蛇的生活區是「禁區」,族人不准干擾;祭典中若百步蛇出現,表示「秩序有誤」有糾正之意,靈媒必須出面調解請求息怒。

因此,百步蛇的形象化為紋飾除了裝飾之外,它的重要性在於鞏固排灣族社會的階級制度。由於貴族被認為是百步蛇的後裔,藉以強調統治階級的權威、榮耀與力量。所以貴族的衣飾、家屋、日常用品及雕刻藝術上享有平民不能擁有的百步蛇紋;舉凡貴族家屋出入口的木雕柱、穀倉前的木柱、屋內主柱、屋簷下的桁板及室內的壁板,器具如木箱、木枕、木臼、連杯、針板、佩刀、盾牌及占卜箱等,都是百步蛇圖樣經常出現的地方。因此,只要從器物衣飾上的紋飾就能清楚地判別身分的不同。百步蛇紋除鞏固貴族神聖的地位外,更具有強化排灣族階級社會結構的功能(臺灣原住民族數位博物館)

特色工藝

(一)陶藝

排灣族物質文化中有所謂的三珍寶,包括陶壺、琉璃珠及青銅刀三樣。

原住民部落的原始製陶方法,以木柴覆蓋堆放燃燒,將陶製品放在柴薪中央,因為是野外作業所以沒有留下任何燒陶的遺址。

相傳亙古的排灣,百步蛇在陶壼裏孵了一個蛋,陶壼放置祖靈柱旁,東方的第一道陽光,每天由石板屋上的天窗,直射祖靈柱及陶壼,受太陽光的照射,陶壼漸漸長大,猶如媽媽懷胎十月,終於分製,誕生了一名男嬰。(奇怪的是,必須由村落裏的兩位勇士家撫養,睡覺要到另一名勇士家,吃飯時在一名勇士家,睡覺卻要另一名勇士家,族人視他為寶。)長大後,被族人尊稱為Mamazangilan(部落領袖之意)。因此,百步蛇、陶壼、太陽都是部落領袖之象徵,平民不得擁有陶壼。

通常陶壺為頭目貴族所珍藏,數量的多寡與好壞,象徵頭目家族的財富與地位。在排灣族傳統社會裡僅僅只有貴族才可擁有陶壺,但隨著時代的進步,現今的陶壺已非貴族的專利了。

陶壺依其功能可分為三類:

  1. 純粹祭祀用的祭壺,內常藏有琉璃珠或祭品。
  2. 作為聘禮的陶壺,其外常有浮貼或陰刻紋樣為裝飾。
  3. 放置糧食、種子、醃肉、盛水或釀酒用的陶壺。

陶壺以前二類作為祭祀或者是聘禮用的陶壺價值較高,因而以「Reretan」尊稱,但其中以沒有任何紋飾的圓形陶壺的價值最高,只有核心貴族有珍藏。

陶壺與甕的地位不同,甕僅是用來裝成物品的器具,並無其他意義。婚嫁時男方需送給女方陶壺,此習俗目前仍然存在。

關於古陶壺的來源,現今仍不清楚,因製造技術已不見於族人口傳中。在族人在談及陶壺時,都會提及發現陶壺、十月太陽及頭目祖先誕生三者串連而成的故事,頗富神話色彩的。時值1982年(民國71年)排灣藝術家巫瑪斯遵循古法重現了陶壺,並將此古技藝傳授給撒古流(巫瑪斯,1983),巫瑪斯指出後來撒古流對古陶壺進一步進行田調,他將陶壺歸納有三種:一是公壺;二是母壺;三是陰陽壺則集合公壺與母壺的特徵。根據撒古流說,早期的陶壺是沒有任何的紋飾的圓形壺,進而演變成帶有簡單太陽紋飾的圓形平底壺,而後產生了蛇紋的菱形壺,演變到近代,則為可以裝飾多樣的同心紋飾。陶壺上的紋是各具代表意義,“山”代表女子,“雲”代表男子,“菱形”代表海洋,“圓點”代表陸地,其中以“陰陽壺”最為尊貴。族人稱之為磊勒丹(DeDedan),平時擺放在頭目家中柱的兩旁,是家中最神聖的地方,外人不可以隨意觸摸,它同時也是頭目家族聯姻時 重要的聘禮。

占卜甕,部落巫師所使用

占卜甕,部落巫師所使用

圖片來源:基隆市原住民文化會館提供拍攝
  1. 公壺

    壺上的紋樣常見有蛇紋、太陽紋和人形紋。百步蛇之圖像,代表男性之器官。

  2. 母壺

    壺上的紋樣為太陽紋,特點在於壺上有一顆顆乳丁狀突起物,代表女性器官,乳狀凸出,凹入點則在壺中央且有耳。

  3. 陰陽壺

    同時具有公壺與母壺的特徵,即百步蛇紋和乳丁狀凸出物。陶壺下方底座部分呈圓形,因為無法直接立於桌上,所以常於下方放一圈曲籐圈或麻圈,來安穩的放置陶壺!

百步蛇陶器,部落用來裝水、酒的容器,用在祭典儀式上

百步蛇陶器,部落用來裝水、酒的容器,用在祭典儀式上

圖片來源:基隆市原住民文化會館提供拍攝

排灣流傳陶壺的故事說法除了上述與貴族誕生之外,對於陶壺上面的紋飾的說法不一而足,比如百步蛇紋飾有者認為是象徵兩條蛇守護壺中的<兩顆琉璃神珠>,有則指出百步蛇是排灣族的<守護神>。其他常見的陶壺紋飾是太陽紋飾,代表者太陽和陶壺曾孕育貴族的祖先,但這一款形制的陶壺,只配用於二級以下貴族婚姻之聘禮,大頭目(核心貴族)婚姻所使用作為聘禮的陶壺,就是最貴重的無紋陶壺,據說這類無紋陶壺質地超簿,其口貼近耳邊可聽到清脆的流水聲,宛若臨行在無邊的深谷之中臺灣原住民族數位博物館泰武鄉美學工作站

(二)琉璃珠

琉璃珠和青銅刀、陶壺合稱排灣族三寶,是排灣貴族階級視為無上珍貴的家傳寶物,為社會階層貴族家世的象徵,在民俗藝術上也有很高的評價。在日治時代琉璃珠又被稱為蜻蜓珠或蜻蛉珠,或許是因為珠子上的紋路像蜻蜓眼珠,又一說是它常常作為陪葬品埋在墓中,為墳墓之珠的轉稱,但兩種說法,不論何種說法對於排灣族的琉璃珠的性質或意義都不盡相同,如果說多彩琉璃珠有圖紋而有蜻蜓珠之稱,容易引起有紋飾的珠子比較貴重的錯覺,實際上許多歷史悠久的單色古珠,如綠珠、黃珠與橙珠,被賦予了神話傳說並珍視有加,因此蜻蜓珠的稱呼是無法涵括排灣族的古琉璃珠的;再以後者墳墓之珠的說法而言,雖然偶有出現琉璃珠作為陪葬品的做法,但琉璃珠在排灣族人心中是如此貴重,平時,這些珍貴的珠子都是傳給後代,由子女來繼承,如果沒有子嗣,也會由近親或配偶來繼承,因此,墳墓之珠的說法也是不適切。

琉璃珠手飾,主要由大型珠所串接而成

琉璃珠手飾,主要由大型珠所串接而成

圖片來源:基隆市原住民文化會館提供拍攝
琉璃珠項飾,由各種大小所組成的複串琉璃珠項飾

琉璃珠項飾,由各種大小所組成的複串琉璃珠項飾

圖片來源:基隆市原住民文化會館提供拍攝

以大小形制來區分琉璃珠的種類,可以清楚劃分三種品項:大型琉璃珠(1~2cm)、小型琉璃珠(3~5mm)、細小型琉璃珠(1~2mm),其中有介於5mm~1cm之間的琉璃珠稱為中型琉璃珠,因數量相當少且主要僅有襯托性的裝飾功能,並不居於主體位置,所以未將其歸為一類。大型珠較明顯且重要,使用也較固定,範圍較廣;小型珠常見於各種裝飾品;細小珠則廣見於各類衣飾上。三種類型的珠子也會一起應用:如單串胸飾很明顯由大型珠小型珠所共同組成,複串胸飾除了串串大型與小形珠之外,還加上細小珠所共同串成,三種類型的琉璃珠形制變異大、用途不一,許美智《排灣族的琉璃珠》一書內依形制與用途,將之分為項飾上的大型琉璃珠、裝飾品上的小型琉璃珠、衣飾上的細小型琉璃珠三種(許美智,1992)

排灣族的琉璃珠都有一定的名稱與意義,但由於社群不同,有時候同一種琉璃珠有不同的名稱(同物異名),有時名稱相同但意義不同(同名異義),加之年代久遠,有許多琉璃珠的意義已為人所淡忘或失傳了。

許美智在《排灣族的琉璃珠》(1992)所摘錄之琉璃珠傳說,來自於屏東縣來義鄉古樓社區的kalaygay女士(屬於中排灣系統)的口述。較之於日本學者所採訪記載的東排灣系統,東排灣系統所呈現的琉璃珠意義多與禽獸、昆蟲及其它物的形狀有關,中排灣琉璃珠傳說則不盡然。

屏東縣來義鄉古樓社區的kalaygay女士口述有關琉璃珠傳說有以下幾種:

(1)高貴漂亮之珠

是琉璃珠中最貴重的珠子。當頭目結婚時,聘嫁禮須有高貴漂亮之珠(或少數與之同等貴重的珠子,如太陽的眼淚)等重禮,才能顯示身分地位的尊貴。

(2)孔雀之珠

孔雀之珠是高貴漂亮之珠的一種,是高貴漂亮之珠中的上品。相傳有孔雀要娶頭目的女兒,自天空拋下此珠而把頭目的女兒帶走。

(3)太陽的眼淚
太陽的眼淚,屬於大型琉璃珠,與高貴漂亮之珠同一等級

太陽的眼淚,屬於大型琉璃珠,與高貴漂亮之珠同一等級

傳說以前太陽很低,就在屋頂上,不像現在那麼的高高在天,因此酷熱異常。後來人們熱的受不了,於是拿五粒小米來煮,小米滾開的時候產生了熱氣,太陽就隨著熱氣慢慢升到天空上面,太陽要離開地面時,所掉下的眼淚成為太陽的眼淚。

(4)眼睛之珠

眼睛之珠的珠子,最明顯的特色在於具有象徵「眼睛」的代表性圖紋。傳統琉璃珠項飾中都串有眼睛之珠,兩邊各為一男珠、女珠,互相對稱,一起守護,以防項飾被偷。傳說以前有偷項飾者,後來家道衰落潦倒,即為眼睛之珠的神靈懲戒之故。

(5)土地權的証明
土地之珠,用來證明土地的所有權

土地之珠,用來證明土地的所有權

很早以前,有很多隻螞蟻不停的搬物品和珠子到某頭目處。頭目好奇,跟隨螞蟻想探究螞蟻是從哪裡搬來的。後來見螞蟻從石下的大洞出來,便令人由洞口沿著螞蟻的途徑挖掘,一直挖下去,所挖的土地都屬於頭目所有,挖到盡頭,看見許多珠子,即螞蟻不停搬送的珠子,頭目於是幫忙螞蟻把珠子搬過來,在盡頭的那邊與自己的這邊各為螞蟻築窩,而從盡頭到那邊到頭目這裡的土地即全部屬於頭目的。螞蟻所搬運的珠子即土地權的証明。

(6)手腳之珠
手腳之珠,寓意深遠含有警世的意味

手腳之珠,寓意深遠含有警世的意味

從前,一位臺東的頭目與遠地的一女子結婚。婚後生下來的孩子是個「柚子」,他們把他放在箱子裡,放了一個禮拜,柚子旁邊生出了許多手腳之珠這種珠子,但柚子尚未長開。由於媽媽生下來的是柚子而不是一般小孩,因此大家都嘲笑她,看不起她,媽媽也不好意思見人。後來柚子一天天大起來,珠子也一天天多起來,珠子成為手腳四肢與柚子的身軀連成一個小孩,為頭目之子,非常聰明伶俐,人見人愛,大家於是都很喜歡他。這個珠子是表示:雖然頭目之子一出生又醜又怪,但不要一開始看不起他,長大後說不定變得很漂亮,具有頭目風範,因此不要隨便瞧不起人。

(7)綠珠

傳說以前有一條河流很深,其中有個大石頭,三更半夜時變成人,是個男子,帶著綠珠,會移動到屋子旁邊(即到陸地上,探視各家),天亮再回到河中。他想娶頭目的女兒,頭目家因為喜歡綠珠,所以其女兒願意嫁他,兩人就變成百步蛇游到水中,珠子遂留在大頭目家中。

(8)護身之黃珠

護身之黃珠的意思是代表與骨頭一樣硬,不會怕別人的欺負。傳說昔日在山上有吃人的妖怪,但看到護身之黃珠會害怕,不敢傷人,因此頭目需配戴以護身。

(9)橙珠

排灣族最貴重的琉璃珠之ㄧ,是一種呈暗橙色的古珠,上面並無任何彩飾花紋。

(10)最次級之橙珠

雖然是最次級的橙珠,但仍然是貴重的。傳說,有一次頭目的女兒要結婚時,頭目以最次級之橙珠作成鞦韆。此舉使神不悅,因為它不是普通物品,乃貴重之物,而頭目竟不懂珍惜,隨便用來造鞦韆。因此當頭目的女兒在乘鞦韆玩時,神為了懲罰頭目,就使雲層反覆翻騰轉繞,把公主與鞦韆一起帶走。過了一個禮拜後,鞦韆被送回來了,但頭目的女兒卻沒有回來,因此,以後再也不以最次級之橙珠作鞦韆了。

高貴漂亮之珠與太陽的眼淚同樣是貴重的琉璃珠,但高貴漂亮之珠種類多較常見,貴重程度有不同差別;而太陽的眼淚則不多見,且全為男珠,沒有女珠。

綠珠為綠色之珠子(不同於小型綠珠),顏色單一、無其它彩紋,屬於古珠,雖為單色但貴重性不亞於彩珠。護身之黃珠是黃色古珠,也很貴重,一般而言,綠珠 與護身之黃珠的男珠皆較具色澤,女珠則否。橙色古珠,依其大小形制又分為數種貴重程度的等級。最貴重的長而粗,色澤古老,因數量有限,是排灣族極為珍視的古琉璃珠;次一級的橙珠,色彩稍亮,孔洞較大。小形橙珠也算其中一種等級。而所有橙珠中,價值最次者則為形制最小的。橙珠數量不多,在項飾中也不多見,不如黃珠、綠珠常見(許美智,1992)

色彩鮮豔的玻璃素材

色彩鮮豔的玻璃素材

現代製作琉璃珠方法

現代製作琉璃珠方法

製作琉璃珠的工坊-蜻蜓雅築

製作琉璃珠的工坊-蜻蜓雅築

(三)青銅刀

青銅刀,為排灣族三寶之一。其意義對排灣族人來說相當重要,排灣族男子打從一出生,父母就幫他們準備二把刀,一把作為結婚之結婚刀,一把則是象徵著傳宗接代的涵義。青銅刀又被稱為神人的手杖,當人類由石頭蹦裂而生,面臨的生活環境惡劣,神人便將青銅刀賜與人類,作為護身的利器,古青銅刀目前民間所流傳的數量很少。

排灣族非常重視打獵,擁有此刀,也代表己成年並且有謀生能力家庭的精神象徵。平日時,佩刀隨時掛在腰際刀象徵著男人的權威及力量。刀分為兩種,日常用的工作刀及特殊意義的禮刀,一般族民都擁有工作刀,為素面造形並無裝飾或雕刻圖案常為狩獵用,故強調好不好拿的實用性;而禮刀分有平民用、勇士用、貴族用刀,刀柄及刀鞘都雕有精緻的圖騰及其他裝飾,如銀飾嵌入,圖騰依階級不同而有所區分,主要用在結婚時男方給女方的重要聘禮。

使用佩刀的一些禁忌:

  1. 不可持刀對著人
  2. 不可跨過刀
  3. 不可亂拔出別人的刀
排灣族佩刀,擁有此刀也代表己成年並且有謀生能力家庭的精神象徵

排灣族佩刀,擁有此刀也代表己成年並且有謀生能力家庭的精神象徵

圖片來源:基隆市原住民文化會館提供拍攝

排灣三寶是貴族階級的傳家之寶,並在結婚、賠償等交換過程中擔任重要的角色,三樣物品都不是傳統排灣族人日常生活中所生產之物,在數量固定下,在社會中流動便演變成為珍品。族人對於其來源及製作方法則一概不清楚。現今陶壺及琉璃珠已突破製作技術,而可以大量生產,唯獨古青銅刀的生產仍不得而知,因其相關民族誌資料缺乏,至今仍是謎。據鹿野忠雄的記錄,在內文社的排灣族把三把“青銅刀柄鐵刃刀”當作神器,是放在祭祀屋內作為“神器”,而傳說中“青銅刀柄鐵刃刀”曾經一起去與大批來犯的敵人戰鬥,其中有一把“青銅刀柄鐵刃刀”受傷,後來被另外兩隻“青銅刀柄鐵刃刀”保護回部落。他們說這三把刀是他們在八代以前,從原本居住的地方遷移到內文社時所攜帶來此,“青銅刀柄鐵刃刀”傳入時,他們就已經在故地居住,所以並不清楚“青銅刀柄鐵刃刀”的來源。鹿野忠雄根據“青銅刀柄鐵刃刀”上的羽毛紋飾認為這與中南半島的銅鼓上的紋飾類似,而這類的紋飾為東山文化的主要特徵,所以推斷這些“青銅刀柄鐵刃刀”可能是當初排灣族的祖先從中南半島舊的居住地,遷移來臺灣時所攜帶而來的(劉榮樺,2003)

(四)雕刻

至於雕刻器物的種類,以排灣族最多,包括家具、生活器皿、武器、宗教器物,甚至純欣賞的雕刻作品都有。最常見的雕像為人首與雙蛇,其次為裸身人像、動物及蛇紋、菱紋等。排灣族可說是臺灣原住民中最精湛的雕刻藝術家,慣將雕刻品橫掛於屋簷下,以顯示頭目地位的尊貴,或是在屋內立柱上雕刻大型的祖靈像,來表示對祖靈的崇拜。

排灣族善於雕刻,除大型雕刻品外,在日常生活用品上也會出現許多雕刻藝術,如以人形為造型的木梳

排灣族善於雕刻,除大型雕刻品外,在日常生活用品上也會出現許多雕刻藝術,如以人形為造型的木梳

圖片來源:基隆市原住民文化會館提供拍攝
排灣族的圖紋非常多樣,百步蛇文是經常出現的圖騰,本件是以百步蛇、人首為雕刻紋樣的木梳

排灣族的圖紋非常多樣,百步蛇文是經常出現的圖騰,本件是以百步蛇、人首為雕刻紋樣的木梳

圖片來源:基隆市原住民文化會館提供拍攝
搗檳榔小臼也雕刻簡單的幾何紋路及人頭紋

搗檳榔小臼也雕刻簡單的幾何紋路及人頭紋

圖片來源:臺北市凱達格蘭文化館
木椅,部落使用家具,可以圖騰來識別家族系統

木椅,部落使用家具,可以圖騰來識別家族系統

圖片來源:基隆市原住民文化會館提供拍攝

另外,在生活器具上也能看出他們獨特的雕刻形式,如湯匙、連杯或小型木雕人像。雕刻是人類情感的抒發,也是族群意念的傳達。排灣族與魯凱族石板屋簷下橫掛雕刻品,是用來顯示部落領袖的地位、尊貴與權威。並於屋內立柱雕刻大型的祖靈像,以示對祖靈的崇拜。

連杯,雙座型有雕刻紋飾是頭目所使用,無雕刻紋飾是平民所使用

連杯,雙座型有雕刻紋飾是頭目所使用,無雕刻紋飾是平民所使用

圖片來源:臺北市凱達格蘭文化館
雕刻飾板,其上刻有百步蛇紋及人型紋等

雕刻飾板,其上刻有百步蛇紋及人型紋等

圖片來源:基隆市原住民文化會館提供拍攝
占卜箱,部落用來祈求神靈與祖靈的用具,刻有百步蛇紋及人型紋

占卜箱,部落用來祈求神靈與祖靈的用具,刻有百步蛇紋及人型紋

圖片來源:基隆市原住民文化會館提供拍攝
占卜箱,可以用在驅逐邪靈及治病等功用

占卜箱,可以用在驅逐邪靈及治病等功用

圖片來源:臺北市凱達格蘭文化館

排灣族的木雕刻極為發達,其主要的題材包括人頭、人像、蛇紋、鹿紋為主。人像的部份大部份與祖先先祭拜有關,人頭雕像可能與獵頭與保有首級有關,因此其家屋前壁或獨立之頭骨棚常有所見,而平和會所裡亦有放置頭骨的凹壁。另外最值得注意的是蛇紋,大部份是百步蛇的紋樣,他們認為百步蛇是貴族的祖先,對百步蛇有很多禁忌,頗似圖騰民族的崇拜行為,不過由於此種崇拜,乃基於貴族為百步蛇的後裔,因此基本上還是屬於祖先崇拜(關華山,1982)

家屋前壁常有木雕出現,圖紋多為人頭、人像、蛇紋、鹿紋等

家屋前壁常有木雕出現,圖紋多為人頭、人像、蛇紋、鹿紋等

圖片來源:臺灣原住民族文化園區提供拍攝
雙座型連杯以人型雕刻做為雙杯之間的連接

雙座型連杯以人型雕刻做為雙杯之間的連接

圖片來源:基隆市原住民文化會館提供拍攝

排灣族之雕刻藝術,在臺灣原住民族中是最為精美,並受到學者、專家肯定及大眾喜愛的。以其雕刻之概類,可分為石雕與木雕較為常見。木雕長表現於刀柄、刀鞘、祈禱用具及房屋之屋簷、飾板、窗戶等等,但這些裝飾又往往只限於頭目之家可以擁有。石雕,僅見於貴族(頭目)之屋前庭院中央立起來,每當在共舞或集會時,頭目就坐在這立起來的石柱下。

排灣族的石雕也常出現在頭目家前庭院中的石柱上

排灣族的石雕也常出現在頭目家前庭院中的石柱上

圖片來源:臺灣原住民族文化園區提供拍攝

在排灣族社會中,雕刻師多是男性。而且多具有貴族身份,雖也有平民,但數量不多。在以往的排灣族中並無專業的雕刻師,雕刻工作只是為滿足社會的需要。因為裝飾或美化家屋都是貴族階級的特權,因此平民的雕刻師只能為貴族服務,不能用在自己的家屋上。雕刻師無法透過雕刻技法而獲得社會身份的晉升,最多只能得到眾人的敬重而已。排灣與魯凱族喜歡將雕刻品橫掛於屋簷下,以顯示頭目地位的尊貴,或是在屋內立柱上雕刻大型的祖靈像,來表示對祖靈的崇拜。另外,在生活器具上也能看出他們獨特的雕刻形式,如湯匙、連杯或小型木雕人像(屏東縣政府原住民處)

(五)編織

排灣族人製作蓆子,是用月桃莖編成,冬暖夏涼頗有特殊風味,石板屋內的地板往往使用石板鋪成,而用月桃莖編織而成的蓆子,就被使用來鋪在地上。月桃葉屬熱帶植物,常見於南部山地,葉鞘材質柔軟。每年二月至二月底,月桃樹成長約三公尺高,花朵已謝,種子自然剝落後,就是採收的季節。採收後將月桃莖從外部往內部一層層撥開,為使製作方便,須將莖面往反相向翻開,捆成圓狀晒乾,其後再依寬細分類整理收藏。除了蓆子之外,月桃莖能編織出提籃、首飾盒、購物袋。

排灣族人利用月桃編織出蓆子、提籃、首飾盒等生活用品

排灣族人利用月桃編織出蓆子、提籃、首飾盒等生活用品

本主題引用及參考資料

  • 點閱: 32840
  • 資料更新: 2009/11/18 15:34
  • 資料檢視: 2009/11/18 15:34

  • 資料維護: 臺北市政府原住民族事務委員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