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住民族文化知識網

:::
  • 友善列印
  • 回上一頁

工藝

工藝

概述

魯凱族的織品、刺繡和木刻最為人們熟悉,而其最有特色的地方,在於色彩濃厚的圖騰、服飾。尤其是百步蛇圖案,常被用在生活中的器皿、黑陶上。工藝品以日常用品為主,有陶壺、木製品、竹製品、竹藤編器、皮革等等,也有金屬器,刺繡和紡織也很精巧。以下三社群多納聚落為例。傳統上多納的物質文化依象徵價值的高低可分為兩類,第一類形制素樸,無特別裝飾或圖紋,是一般平民所使用的物品與服裝;第二類則是表現百步蛇紋、陶壺紋、人頭紋、太陽紋、與蝴蝶紋等象徵圖紋的物品和服飾,琉璃珠、禮刀、陶壺、百合花、大冠鷲羽毛、和連杯等高貴物品,以及表現象徵圖紋和生活圖像的木雕、石雕等裝飾藝術(臺灣原住民數位博物館)

在警鈴上雕刻人面紋樣

在警鈴上雕刻人面紋樣

圖片來源:基隆市原住民文化會館提供拍攝

苧麻或桑樹皮除了用手工製成衣服、鞋子外,也利用來做成農漁用具。

頭目和貴族的所有物,舉凡木梳、煙斗、木臼、木杵、木碗、木匙、酒杯、木箱、針線板、佩刀、長槍、木盾、手杖、警鈴、桌椅、連杯、床、家屋樑柱、橫樑、及石板門等,均雕有象徵圖紋和日常生活圖象等文化基本母題,巫師(多為女巫,神擇)的占卜箱、木偶和藥筒、全聚落性集體祭儀時負責主持祭儀者的道具箱、獵人的獵壺、勇士的刀柄和刀鞘、各家戶舉辦祭儀時負責將神水和酒灑在屋頂的各家長者的祭刀,亦均雕有象徵圖紋以增強其神聖性和力量。

內容主題方面,百步蛇紋、陶壺紋、人頭紋、和太陽紋的來源,是頭目家系的創生神話,象徵頭目及貴族身份的神聖性與崇高性。而蝴蝶紋的來源,據下三社人的詮釋,則是由於過去茂林鄉常出現蝴蝶漫天飛舞的景象,因此成為頭目和貴族的服飾圖紋,表示靈巧、漂亮的,跑得快的族人,能夠得到「蝴蝶」的封號,各種服飾刺繡圖案分為頭目和平民,像是百步蛇紋與太陽紋只有頭目與貴族可以用(臺灣原住民數位博物館)

傳統上,較大型器具的製造和雕刻係男性所為,編織和刺繡是女性所為,頭目和貴族所專有的日常用品、木雕和石雕,是由有天分或有家族淵源的雕刻師製作,木刻、石刻則常見於房屋棟樑或各種器具 以日常用品為主,如陶壺、木製品、竹製品、竹藤編器及編籃、月桃莖編器及編蓆、植物纖維製品、皮革及皮囊、匏瓢、骨角牙及金屬製品等。

木湯匙刻有簡單的紋飾

木湯匙刻有簡單的紋飾

圖片來源:臺北市凱達格蘭文化館
木盤

木盤

圖片來源:臺北市凱達格蘭文化館

月桃編織的月桃蓆,是家裡必備的日用品。月桃蓆有冬暖夏涼的作用,也是魯凱族人一項獨特的手工藝品。除了月桃蓆,月桃還能編織細緻的籃子,嬰兒的搖籃、針線盒等。

特色工藝

(一)雕刻

過去雕刻技術是頭目家族的專利,平民是沒有資格雕刻的,也不能買賣或互相讓予。頭目家族會在家屋前擺置豎立著刻有祖先像的雕刻品,誇示其家族權勢地位。雖然在文化和習俗上,魯凱族和排灣族有很多相似的地方,但仔細觀察比較,還可發現魯凱族的獨特之處。例如,魯凱族的木雕像大部分是裸體的,風格很特別,讓人一眼就可以看出是魯凱族的作品。

雕刻師通常出身於貴族或頭目家系,因為象徵圖紋的知識主要為貴族和頭目家系所掌握,許多雕刻師從小耳濡目染,聽家中長輩講述關於象徵圖紋的傳說故事和意義,因此自然而然即成為其創作的靈感來源(臺灣原住民數位博物館)

傳統石雕和木雕除了表現象徵圖紋外,亦雕刻出了社會生活,其中包括聚落的故事、出草、狩獵、祭儀、婚禮、勇士、及頭目像等。頭目和貴族往往將這些雕刻品裝飾於家屋外部和內部木雕(王美青,2003)

大圓盤上雕刻動物紋樣

大圓盤上雕刻動物紋樣

圖片來源:臺北市凱達格蘭文化館

傳統的工藝木頭雕刻,則為魯凱男子見長,所雕之圖樣,以人物、百步蛇圖案、間雜線條簡單的幾何圖形,是項相當有特色的傳統工藝。據傳魯凱族是百步蛇的後裔,因此百步蛇圖騰對魯凱族人而言,是一種祖靈的象徵,在許多雕刻作品中常見到百步蛇圖騰。一般來講,雕刻常運用在大型立柱、簷桁、橫樑、壁板以及日常用品上,如木匙、木凳、連杯、梳子、木枕、木盾、刀把、石桌等這些器物,刻畫著反覆的蛇紋、人頭紋、鹿紋和人像紋,以及一些複合變化紋。大體上魯凱族人的雕刻仍以平面為主,立體木偶的雕刻製品比較少(部落e樂園)

蛇紋、人頭紋等複合的裝飾圖樣

蛇紋、人頭紋等複合的裝飾圖樣

圖片來源:臺灣原住民族文化園區提供拍攝

魯凱族以巧於木雕著名。尤以大南社的人像木雕,為原住民中最具特色者,地主頭人之宗家、部落公廨中,皆有巨型浮雕。雕刻的對象有各宗之祖先及部落英雄雕像,在重要器物上亦施以雕飾。雕刻最常使用之主題,主要以人首和蛇身為主,惟其紋樣與排灣族略有不同,喜用兩蛇相背紋與太陽紋,巨型穀桶與方板的雕飾,可認為魯凱族最具特色之雕刻器物(李汝和等,1972)

雕刻常見於頭目家屋內之中柱,或屋外廣場上的柱上及部落集會所中。人頭、百步蛇、陶壺等圖案屬於貴族階級的;平民階層使用之圖案大多以日常生活為主題,如狩獵、耕作等,且雕刻師仍必須遵守著有相關的事蹟才能刻上某類圖案的傳統(田哲益,2002)

魯凱族的裸像浮雕大多是祖先或頭目的雕像,其主要雕刻在家屋中的主柱上。其為族群象徵的圖騰,凸顯在原始藝術的表現當中,浮雕代表著魯凱族的精神,也是最直接的象徵。在屋內它是家人心目中的重心,也是貴重的裝飾品;在屋外它被當成祖先的化身,用這種藝術來緬懷先人。

會所內的立柱雕刻

會所內的立柱雕刻

圖片來源:臺灣原住民族文化園區提供拍攝

石雕藝術在臺灣原住民中,以南部魯凱、排灣族群最為擅長,素有「藝術民族」之稱。在南臺灣溫煦的氣候中,生活無憂無慮之下,加上南端修長的海岸線,混合山居及海居,增添生活經驗,在這樣的環境裡,豐富了想像力及創造能力,加上天賦的才能,藝術乃得以自由發展。除此之外,封建制度也是促成藝術發展的原因之一。

石雕在魯凱、排灣是一種傳統的工藝,雕刻匠師們守著古老的規則和傳統的題材,有時可以說是完全為了模仿祖先的作品,他們雕刻的動機,不外下面四種:

  1. 是為了要以雕刻品來表示貴族的徽號。
  2. 是為了記載部落或貴族值得紀念的事情。
  3. 是為了紀念英明的袓先,表彰他們的功績,或想把自己的形像留傳給後裔作紀念,所以雕了人像,放置在屋內或庭院中。這一類袓先人像,在魯凱、排灣的雕刻中佔最大的數量。
  4. 是在器物上雕以各種紋飾,希望能增加它的魔術性。

石雕在好茶部落也是一項重要的傳統技術,雕刻師雕刻的題材和動機有時是用來表示貴族的象徵,有時是為了記載部落或貴族值得紀念的事情。此外,有時是為了紀念英勇的祖先,表彰他們的功績,或著也有時想把自己的形象留傳給後代世人紀念。不過,雕刻所費不貲,通常貴族世家較有能力請人雕刻。一般雕完後的作品,常被安放於頭目貴族世家的屋內或庭院中,藉以象徵該家族的權勢與榮耀(杜冬振、邱金士、陳松二,2004)

(二)陶藝

陶壺廣見於魯凱族與排灣族的社會中,這種形式獨特的陶壺製作技術早已失傳,因它是祖先流傳下來的,所以被族人視為無價之寶。而且陶壺是貴族、英雄、望族家的標幟之ㄧ,象徵著名份與權利。因此,大多數有價值及各種類型的陶壺都在大頭目手中。

陶壺被視為族人傳家之寶,也是魯凱族貴族家中的重要結婚聘禮之一,除作婚聘物外,決不隨意贈送給別人。陶壺另外一種用途是頭目間相訪,相互承認彼此有對等名份時,必須舉行「觸摸陶壺之禮」(奧威尼.卡露斯,1996)

陶壺的造型有菱形、圓形及花瓶形,有的則有突起的乳釘與把手。陶壺在壺面表面浮雕上的傳統圖紋,包刮有百步蛇紋形、人形紋、太陽紋、圓圈形紋及三角形紋等。魯凱族數種陶壺中,其中以壺肩有重圓紋或蛇行紋者最為重要。根據其外形的樣式及表面的花紋分類,一般學者將陶壺共分為七個等級。其中一至四等級較為高貴,屬於貴族所有,其通常上端浮雕百步蛇或人像紋。而五至七等級為一般平民百姓所擁有,其上沒有浮雕與圖飾(田哲益,2002)

本主題引用及參考資料

  • 點閱: 8498
  • 資料更新: 2009/11/18 15:36
  • 資料檢視: 2009/11/18 15:36

  • 資料維護: 臺北市政府原住民族事務委員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