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住民族文化知識網

:::
  • 友善列印
  • 回上一頁

工藝

工藝

概述

鄒族人的生活環境較為艱困,沒有充裕的資源,而其大部分時間都投注於基本生活需求的勞動上。鄒族沒有貴族平民的階級區分,就連頭目與巫師都必須親自勞動,以謀全家生活的安頓。由於沒有生活上特別悠閒的階層,鄒族所有的物品大致都是為生活中實際需求才會加以創製。由於鄒族領域之竹子、山棕以及鹿、熊大型動物之自然資源,因此竹背簍與竹籃等各種生活用具的竹編工藝與山棕葉編製為雨具與遮雨棚等的編織工藝,捕獲的動物皮革是製成衣飾與生活用具的材料主要來源之一,用以製作皮衣、皮帽、皮套袖、與皮褲的鞣皮工藝。

利用自然植物所製作的生活用具,瓢壺

利用自然植物所製作的生活用具,瓢壺

圖片來源:臺北市凱達格蘭文化館
製作竹杯的過程之一

製作竹杯的過程之一

圖片來源:網友yapsiong拍攝

在過去的生活中,「鄒族」並沒有發展出像排灣與魯凱一樣的木雕或石雕藝術,製陶工藝也早已失傳。

鄒族的所有器物中,有些設計或製作時刻意顯現出巧妙心思的地方,往往是為了使用的方便,例如小鋤頭的本柄在刻削的時候,製作者會努力將柄背的一面刻削成微微的弧形,其樣式呈現流線型,而族人認為那樣的小鋤使力較為方便。鄒族的木臼多是截取倒塌的風化木鑿坑使用,視其外型,只做粗略的削除木面,與其他原住民族群的木臼經過雕飾或造型處理,不過,近年來在臺灣原住民各族群交流與互動日趨頻繁之下,「鄒族」也開始逐漸有族人專門從事木雕、皮雕、竹編、傳統服飾等藝術或工藝品的創作與製造,並且開設工作坊,在工作坊中,或是在觀光活動等場合中進行商業販售。例如,Kanakanavu人Nau自從兩三年前返回高雄縣那瑪夏鄉之後,就在Tanganua聚落開設瑪雅工坊,結合「鄒族」傳統圖案以現代工藝技術製作皮雕製品。也有部分Kanakanavu與阿里山Tsou開設工作坊結合手工與現代縫紉技術與材料縫製具有Kanakanavu與阿里山Tsou傳統特色的「傳統」服飾,除了提供族人於慶典活動中穿著之外,也提供給博物館或一般人收藏之用。

具有部落或族群象徵意涵的符號標誌,也都是約定俗成的形製。例如:男子的皮披肩正面所畫的符號,有一定的樣式和畫法;刀鞘上刻劃的痕跡有計數或紀念的意涵,有很大差異。

特色工藝

(一)皮革-精細的鞣皮技術

以獵物的皮為衣飾是鄒族的特色。鄒人以柔軟的山羌皮毛做帽飾、皮鞋,以山羊皮作衣服。先刮除皮上的肉,曬乾、再放在臼裡,以杵打軟,或放在粗大圓木上由兩人拉扯,如此重覆多次,直到獸皮柔軟為止。鄒人的皮衣、帽並不保留獵物的毛,而排灣族的部份皮衣則保留了山羊的毛。

皮製品是鄒族服飾的特色,圖為教授射箭的儀式過程

皮製品是鄒族服飾的特色,圖為教授射箭的儀式過程

圖片來源:桃源國中吳振源老師拍攝

鄒族與布農族的鞣皮技術相似,大致包括以下過程:

(1)生皮去肉(即剝皮)

獵物斷氣後,使其四肢朝上進行剝皮,首先在頸部做環狀切割,將皮與肉分開,然後刀刃朝上從咽喉中間往腹部劃開,左半身左前腳內側踝關節處以咽喉刀法,自踝關節中間往胸部劃開一刀,左後腿如法泡製,左半身都切劃刀口後,開始剝皮,一手掀開帶有脂肪的皮肉面,一手握著刀割開脂肪,將之與肉層分離,易於分割的地方以徒手剝皮,左半身完成後,右半身依照同樣的順序為之。

(2)割洞口

割下的獸皮將之放入盛水的木桶中浸泡,先將血水去除,並將皮質不佳的部位先行割除,然後再取一枝圓木棒,襯在獸皮的邊緣底下,之後沿四周割出半環形洞口,作為張皮之用。

(3)張皮

先取四根細竹,將獸皮沿邊串接起來,張成一幅活動的獸皮架,或在架子一面釘上交叉形木條來加以穩固,最後將張好的獸皮架利用麻繩固定在木框上,木框大小要適合並將獸皮可以平整有力的張掛起來。之後太陽底下進行曝曬,如遇下雨天則用火烤,此時需要注意與火堆的距離,這個時候已曬乾並取出木條的獸皮,不能稱為生皮;並須重複上述浸泡的動作,時間約為一天,然後再次重複張掛、曝曬的動作。

曝曬後取下的獸皮

曝曬後取下的獸皮

圖片來源:網友yapsiong拍攝
(4)刮皮(脂)

張掛於木框上的獸皮,將之斜靠於堅固的壁面上,雙手抓緊刮皮工具或工作刀,以垂直方向用力刮削附脂肪層的皮肉,先從較厚處開始刮,方向由上而下,再左右雙向、交叉對角,靠近邊緣及有洞的地方不做刮除的動作,此時須注意施力點的掌控要均勻,否則獸皮容易破掉,刮皮的動作要進行到獸皮變白、變薄為止。內面刮除完畢之後,再刮除外面毛皮面。

(5)鞣皮

經過刮皮後的獸皮從木框、竹架上卸下來,在乾硬的獸皮上噴水;取少量搗碎的薑放到盛水鍋內煮至沸騰,加入豬的脂肪,煮出浮油後,取出薑,趁熱將油湯塗抹在已經濕軟的獸皮上,此時獸皮較易吸收油脂,藉以軟化皮下纖維。抹好油脂的獸皮,折疊成方形,放在木臼中搗,使其纖維散開,油脂可以透入皮質內可以達到軟化效果,搗了一陣子之後,將獸皮重新翻面摺疊,再放進臼中以木杵搗之,如此重複數次之後,將獸皮取出張開,沿木臼口緣用力摔打,以鬆弛獸皮的張力,之後再一次放入臼中再搗,搗過之後取出,放在月桃蓆上以腳踩著用力拉扯,數次之後反方向進行拉扯,或是雙人將垂放於粗樹枝上的獸皮,相互拉扯,拉扯至整張獸皮長度相同,如此重複數次,觀察獸皮軟化的程度,若獸皮柔軟有彈性時,獸皮會微微透光。另外軟化獸皮的方法有直接進泡在煮沸油脂的木桶內用腳搓揉,或者用鹽醃後,再以木棒搥打。軟化後的獸皮,用大刀將邊緣、洞口、沒有刮毛且較硬的地方割除,就完成一整張獸皮皮料,之後將其陰乾,約三日後就可以取下進行服裝、生活用品的製作了。

獸皮應用服飾還包括腳上穿的

獸皮應用服飾還包括腳上穿的

圖片來源:網友公主拍攝

刮皮是鞣皮工藝最重要的技術部份,刮皮的工具更是狩獵鞣皮文化的特徵,在日本學者鹿野忠雄(1946)的報告中指出:「包括玉山山麓、陳有蘭溪、荖濃溪一帶的布農和南北鄒族在內,都有使用鐵片刮皮具的情形。而根據當時(1942)耆老的說法,使用此型態刮皮具之前,他們的祖先曾用偏鋒石器作為刮皮之用。」而偏鋒石器的特徵是,器的一面平或近於平,另一面向平的一面傾斜,而成為錛形的偏鋒石器。刮皮具是將錛形鐵片以籐篾和麻繩縛成「7」字狀天然木柄前端的鉤處(莊伯和、徐韶仁,2002)

現代利用皮革製作的背袋

現代利用皮革製作的背袋

圖片來源:臺北市凱達格蘭文化館
(二)陶藝-失傳的製陶技術

鄒族的陶器有類似缽狀用來炊飯的鍋,以及用於烹煮菜肉及盛裝小米酒供祭的陶壺。製作陶器的工具包括了木模、兩塊大小不一的圓石和石盤,沒有拍板。陶鍋的製法採取模製法,是將泥團置於木模上製成坏(湯淺浩史,2000)。陶壺是從搓揉好的泥團,從中掏出泥土使其成為一個中空體,然後再以手捏、圓石輔器沿著中空體的內外壁,進行壓磨,逐漸將其擴大成為壺身的器形,鍋和壺的粗坏都是利用圓石和水磨勻,使其光滑。而根據日本學者鳥居龍藏在西元1907年進行鄒族田野調查時,只有兩人會製作陶器,目前已無人知曉製陶的技術。

(三)編織

鄒族編織工藝有竹背簍、竹籃等各種生活用具、利用山棕葉編製為雨具與遮雨棚等。網袋的製作利用Hosu(竹製,用以製作獵袋)、Teesi(麻繩,自己栽種苧麻並用以編織麻繩)。網袋,是用麻繩自行縫製的網袋,可背在背上,男子外出工作或狩獵時,都需要攜帶以備裝物。網袋分為大小兩種,大的用來裝大量的獵物,除了可以背在背上之外,也可以背在頭上,小的可謂鄒族的男子行路時所用的輕裝備。

竹編籃是鄒族編織器具種類之一

竹編籃是鄒族編織器具種類之一

利用天然材料-月桃所編制的盒子

利用天然材料-月桃所編制的盒子

圖片來源:臺北市凱達格蘭文化館
(四)其他
(1)箭竹槍/桂竹槍

箭竹槍稱為Ploko,桂竹槍稱為Pliki。竹槍是利用樹子壓縮在內,第二次再裝入推壓,使其產生爆炸聲,並且將前一顆樹子彈出外面。

(2)竹製響片

竹製響片,用竹片削薄,並取繩繫於其中一端,再將繩子另一端綁在竹竿上,用力旋轉;用力旋轉時會發出「悠悠」的聲響,愈用力旋轉,聲音越大。過去的用途有二,第一是作為信號,第二是在田間趕鳥用。

田中可見驚鳥器(嚇鳥器)與房屋之一角,驚鳥器是以桂竹製成,拉動繩索即發出響聲,驚走入田取食的雀鳥

Nia'ucna社與Saviki社之間的火田,田中可見驚鳥器(嚇鳥器)與房屋之一角。驚鳥器是以桂竹製成,拉動繩索即發出響聲,驚走入田取食的雀鳥(浦忠成、浦忠勇1997: 130)

圖片來源:宮本延人(西元1938年10月),國立臺灣大學人類學系
(3)巴櫟陀螺

是採用野生巴櫟所製作而成(依憂樹˙博伊哲努(浦忠勇),1997)。

陀螺

陀螺

圖片來源:伊能嘉矩(1929年 3月),國立臺灣大學人類學系
本主題引用及參考資料

  • 點閱: 12726
  • 資料更新: 2009/11/18 15:37
  • 資料檢視: 2009/11/18 15:37

  • 資料維護: 臺北市政府原住民族事務委員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