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住民族文化知識網

:::
  • 友善列印
  • 回上一頁

服飾

服飾

概述

基本上賽德克族、太魯閣族的服飾與泰雅族類似,因此織造系統來看,這兩族的服飾與整體泰雅服飾仍有密切關連。

風格、材質與製作

基本的服飾包括上衣、腰裙、胸兜、披風、頭飾、冠帽以及首飾等等,不過因為地理環境的因素在各地的服飾就會有些差異。以日治時期的分法,霧社的賽德克族人以女性的服飾較為豐富,除了上衣與圍裙之外,還加了綁腿和一大片方塊布,披在身上,實用且保暖。在男性來說,這一大塊方巾會斜向地披在身上,形成菱形狀,同樣也有保暖的作用。成年婦人服飾以紅色系為主,年輕族群以白色鑲花邊為主。紅色是賽德克族人的最愛。紅色代表血液,也代表力量。在賽德克族的服飾型式或用色上,大致可分為七個系統,呈現了多彩多姿的風貌。

紫色在傳統服飾上是少見的,一般底色為白或紅,常是長者才夠資格穿

紫色在傳統服飾上是少見的,一般底色為白或紅,常是長者才夠資格穿

圖片來源:和平國小黃勤聰校長拍攝
(一)材質來源

他們最大特色是以苧麻織布。賽德克族的編織文化-苧麻纖維的處理與工具:

賽德克族昔日以種植原生種的苧麻做為紡織的主要材料,織成生活所需的布匹與衣料,但首要工作是婦女如何將苧麻從栽培開始,管理到採收的過程,再經由剝麻、刮麻、績麻、紡線、軠線、煮線、染色、理經處理手續,始能夠將苧麻的纖維製成線。以木灰、薯榔的塊莖,九芎樹的葉子,烏黑的泥漿做成染色的顏料,染成白、茶褐、黑的線材後,經理經的程序,再以傳統肩帶水平織布機,將族人精巧的手工藝一一展現在織成的布料上。

植麻、採麻的工作,是婦女的工作項目之一,一般而言,婦女會選在春天三至五月份的季節來取苧麻的根莖種植,由於適逢梅雨季節,苧麻性喜多水,約三個月後即可採收,平均一年三至四穫。不過男人是忌諱不能參與的,男人除了獵首、狩獵、擔任保衛家園與聚落的職責之外,如果從事婦女紡織作業的生產,是會被族人因沒有男子氣魄而被取笑、排斥及遭受到Gaya(waya)的責罰。目前部落因經濟生產的方式、宗教信仰的改變及現今社會接觸後的變化,已不受Gaya(waya)的約束與規範。 以下僅將苧麻纖維的處理與工具分述如下:

(1)刮麻器

取一根長約一米的桂竹,取一端為前端,以刀刃從中剖開至第一節前的位置,在此以小刀,把剖開的兩邊取一邊,以中間為頂,斜削往兩側,在這兒稱「谷」,頂到谷之間有三至五公分的差距,再將另一邊以同樣的方式把它削好呈弧型。刮麻器由前端側面看過去,形成英文字母的V字,刮麻器的谷底就是早先剖開的縫隙到第一節前,在此以「牙」稱之。

(2)刮麻

在刮麻前,婦女會取一塊布置於地上為蓆,待婦女坐定時,將苧麻置於左側,刮麻器則擺至右側,先取二至五根不等的苧麻,進行刮麻,其刮麻的操作如下:

  1. 兩手握緊苧麻,左手心向上、右手心向下,握緊麻的根莖部,以右手做支點向下施壓,左手用力往上對折。
  2. 依前要領將麻莖往下對折,這時麻莖木心部分會被折斷,但表皮纖維不會折斷。
  3. 左手緊握根部的麻莖,將以折斷根莖的部分做為支點,右手輕握著麻莖,把拇指伸入表皮纖維內,向麻莖的末梢方向撕去。
  4. 為了使其與木心分離不能單靠手的力量還必須藉由兩腳幫忙,以同樣的方式將另一側的表層纖維撕去。
  5. 此時將撕開的表皮拉直,放置在兩腳下以腳指夾緊,左手取刮麻器,將表皮纖維插入刮麻器前端縫隙處夾緊,左手握緊另一端做為支點,右手握緊刮麻器向下,向前刮去至腳指處,再將另一端握著苧麻的根莖部,同前把木心撕去,以刮麻器刮除表層,留下可使用的苧麻纖維,刮好的纖維則放置於婦女左後方呈半月型。每次刮麻均以二至五株為一單位,通常是依照麻的粗、細來決定刮麻的量,積兩個單位綁一個結成一束,十二束為一把(春陽),大多婦女還是採行以二十束為一把。
(3)曬麻

以刮麻器刮除苧麻莖表皮無用的纖維與雜質去除後,所留下(一次所刮麻的量)可用的纖維,積兩個單位,綁一個結稱,以一束綁好,分放置竹竿上日曬。曬乾後,就將其收集放在倉庫裡。

(4)洗麻

擺在倉庫的苧麻纖維,可放置到即將積麻時,才予以取出,接著就到部落附近的水源地以水沖洗,由於苧麻纖維含有膠質,經日曬後會凝固變硬。因膠質會溶解於水中,所已經由清水沖洗過後的苧麻,附著以纖維上凝結的膠質,經過水的沖刷之後,會使纖維更為柔軟。

(5)米糠

清洗好一把苧麻的纖維,置於盛線筐中,倒入米糠一同搓揉。米糠的功用,是將殘留的膠質與水分迅速被米糠所吸收。再以甩打的方式,使纖維變的更柔軟,最後經由日曬後,仍以一把的單位捆綁起來放置。

(6)績麻

婦女會搓一點麻,套在脖子上,就像一條項鍊一樣,再拿一束的麻,綁好並套在脖子上的麻線上,這主要是方便取拿。然後將一根根的麻銜接起來,亦把較細的地方,補些麻使其均勻,再把兩根接好的麻,至於左手掌上纏繞至滿便拿下來放置在盛線筐內。

績麻的量不定,以個人手掌的大小能容納的多寡來判定績麻的量,有些婦女可績到四束的量,也有只績好二、三束的量,是很難拿捏得準的,但最後會以績完一把的量來集中放置盛線筐內。

績麻的過程是相當耗時間的,婦女除了忙碌農事與家務,經常還見到婦女在上工的路途上,或是親友閒聊談天的同時進行績麻的工作,直到以把又接著一把的苧麻纖維績好成線時才進行下一個步驟。

(7)紡線
  1. 工具:紡錘、筵。
  2. Surun紡錘:最早錘是採用石器做為紡錘,後來又用到鐵器、牛的大腿骨、蕃薯,只要是有重量之物體皆可利用做為紡錘的材料,其中央有洞,是方便讓筵子插入固定的。
  3. 筵子:適用竹子所製成的,長約三十至三十五公分,頂端有個倒勾,可用來掛在牆上的,而最下端再往下量三公分處較粗,整體呈圓錐型。
  4. 使用方法:將筵子插入紡錘的洞內予以固定,把績好的麻線先繫在筵子倒勾處,再用雙手急搓筵子,使線頭更緊密。拆掉筵子倒勾處的麻線,再將麻線係在筵子中央,紡線者用雙手急搓筵子,使紡線器在空中轉動。紡線者姿勢不定,站坐均可。待筵子纏滿,便可將紡錘取下,換筷子;重新再紡線。
  5. 用途:可使績麻成線的纖維經紡線更結實、光滑,成為好的麻線。
(8)軠線:軠架

是用木頭或竹子製作而成的,以型如橫H也像工字,其上、下兩端橫木較短且細,我們稱為軠邊,中央豎木較寬,可支撐兩端橫木的支柱,稱為軠隔。軠架長約一百二十公分左右,中央有個洞呈橢圓形,是做為握把操作之用約有十公分長,上下端各有一個小孔,可差上軠邊,它有六十五公分長,其作用是軠線時繞線之用(仁愛鄉公所-賽德克編織文化)

(二)服飾製作

賽德克族的織布工藝相當地精巧,這都是婦女的專利。若是女生不會織布的話,就不能紋面,也不能夠嫁人,因此女生在十幾歲的時候就要開始學習織布。從基礎到能夠織出複雜的圖紋,才能提高自己的身價,也因此造就了這族群出色的織布手藝。

春陽國小小朋友在後台準備表演

春陽國小小朋友在後台準備表演

圖片來源:和平國小黃勤聰校長拍攝

按照賽德克族的傳統習俗,女兒結婚前必須編織許多布料和布蓋作嫁妝,以便得到父母親與男子的認可,同時也建立少女在族群中的地位。她們的母親也會協助製作,因為女兒的嫁妝愈多,出嫁的時候就愈光榮。因此,當母親的要不停地編織,織好的布料再分配給自己的女兒們。女兒出嫁後仍要為其丈夫及家人 繼續不斷地織布。一個為人所稱道的婦女,白天要跟隨丈夫到山上工作,晚上回家要處理家庭瑣務,入夜之後則是點亮柴火繼續織布到深夜。

賽德克族人的織布紋路共有五種:

(1)平紋織

平織是最簡單的織布法,可以調配各種色彩與紋路,紋路相當規律。大塊布附有兩條紋路,織在布的兩旁,中間不織圖紋。紋路用黑白、綠紅等顏色調配。大塊平織布是用來盛裝小米帶回穀倉內儲放,或者用來做揹小孩的搖籃袋,或當床單皆可。

(2)斜紋織

斜紋織法及其整經法比較複雜,較早期斜紋織布料是用來做被蓋用的,因為斜紋織的布料比平紋織的布料來得厚。

(3)菱紋織

菱形織的理經法和製作法和斜紋織的作法相同。菱形織的紋路形狀貌似眼睛,賽德克語以doriq來指稱這種狀似眼睛的菱形紋。

(4)米粒織或浮織

挑織或浮織的理經法與平織理經法一樣,挑織和浮織的製作法頗為相似,但是挑織所使用的線比較粗,因為製作時,必須用挑花棒挑出圖案來。挑織和浮織使用比較多的分隔棒。年長者認為這兩種是屬於比較難的織法,必須經過長久不間斷的學習才能織得好。

關於織布,在賽德克流傳著這樣的傳說。據說,如果一個婦人在路上撿到別人掉落的麻線,將來她在懷孕時,腹中胎兒會被麻線綑綁住,導致生產時難產。因此婦人若是在路上撿到麻線,必須將之懸掛在樹枝上,失主發現時將會祝福這位拾遺不掇的人,並且給予深厚的祝福。

依照昔時賽德克的織布禁忌,族人不能燒毀織布箱,必須留給子女繼續使用。如果後繼無人,就必須把織布箱埋到房子的後牆內,多年以後,如果織布箱已經被蟲蛀爛了,就把它丟棄到埋葬死者及其衣物的未開墾山谷裡。這是因為織布箱得來不易的緣故。如果村中有人過世,村民必須停止所有工作以表吊慰之意,婦女也應停止織布,尤其若是婦女在出殯日織過的衣服都要燒掉,等到送葬人都回到家中之後,才可以繼續織布。

服裝分類

在賽德克族群的傳統服飾裡,較常見的要以長袖長衣最為普及,而無袖上衣較為少見。因生活環境的關係與實用性,居住於中高海拔的族人,常因奔跑於山林之中耕作或狩獵而遠離村落,獵場臨時所搭設的獵寮與耕地的工寮,夜宿於其中霧重、寒冷自然長袖常衣較能夠禦寒。除此之外山區佈滿長刺的植物,族人也必須要劈莿斬莿的來開路,故長袖長衣為族人所使用。

本主題引用及參考資料

  • 點閱: 29263
  • 資料更新: 2009/10/6 10:25
  • 資料檢視: 2009/10/6 10:25

  • 資料維護: 臺北市政府原住民族事務委員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