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住民族文化知識網

:::
  • 友善列印
  • 回上一頁

工藝

工藝

概述

根據考古的資料,大約距今一千八百年前,今桃園至宜蘭的沿海與鄰近的平原就有以狩獵、捕魚的族群在此生活。他們的手工藝相當發達,他們不僅會煉鐵,利用鐵製作各類生活用品,並拿來和其他族群交換物品,除此之外,他們也燒製精美而細緻的陶瓶、陶罐等,在閒暇之餘,還會利用陶土製作生動而精巧的人或動物形象的陶偶。陪葬時,會使用豐富的陶器、唐宋古錢、玻璃珠作為陪葬品。要了解凱達格蘭族的生活和文化,可以從文獻上得到一些認識,如清初郁永河的《裨海紀遊》,清初《番俗六考》的〈北路諸羅上〉,清末馬偕所著的《台灣遙寄》以及日人伊能嘉矩的〈峰仔峙社報告〉,對於他們的狩獵行為、崇信鳥卜、居住形式有部分的記載。出土的遺物,並有鐵槍頭、方格網紋陶片、魚骨和石網墜,可推測凱達格蘭人當年捕魚可能使用魚槍射魚。除外,也有用圍網捕魚的方法。

在工具的使用方面,由於北部原住民的耕作方式簡單,並未發展出較高等複雜的田器,僅以小耡耕作。反倒是因為狩獵採集為主要生計「鏢刀」、「弓箭」類武器遂成為「他們隨身攜帶,必不可少的物件。」 住所中常用的生物器具有「木扣」、「螺碗」之類,木扣為陶製的鍋子,螺碗是海貝製成的酒杯。依據伊能嘉矩的記錄,在塔塔攸、里族、峰仔三社看過他們將糙米、番薯、芋頭、鹿肉與山豬肉放入木扣中煮食,以及兩人用螺碗共杯飲酒。

作者不詳(1929年)。[標本名稱:木盤]

作者不詳(1929年)。[標本名稱:木盤]

圖片來源:數位典藏聯合目錄(2009/06/11瀏覽)
螺碗(平埔族)

螺碗(平埔族)

圖片來源:臺北市凱達格蘭文化館

特色工藝

(一)冶鐵

凱達格蘭人是天生的製作家,能製陶、織布,並有煉鐵的能力。凱達格蘭族的祖先是十三行文化的創造者,他們是繼圓山文化和芝山岩文化之後,邁向鐵器時代的文明人。考古出土文物裡有內面粘附鐵渣的陶片,則可能是用以盛接熔化鐵汁的容器。再加上煤塊的出現以及大量鐵渣的堆積,都顯示出十三行遺址曾有煉鐵作坊的證據。

(二)陶藝

製陶是新石器時代人類重要而必備的生活技術。從十三行遺址出土的大量陶片及少數精美的陶製容器,可推測當時凱達格蘭人是採取露天的燒製法。在出土遺物中,有厚達4、5公分的陶片,從厚度、弧度來看,都可能是用來煉鐵的大陶缸。

凱達格蘭族的陶器

凱達格蘭族的陶器

圖片來源:基隆市原住民文化會館提供拍攝
(三)紡織

由於織布器具及織物不易保存,十三行遺址除出土陶製紡錘外,沒有任何紡織的物證。但是有紡錘必有紡線活動,在出土的珠串飾物中,夾帶了麻線的痕跡,所以推測凱達格蘭人可能以濱海盛產的麻類植物作為紡織的基本材料。

(四)匏器

匏器用於放置較小攜帶物品,繫於腰圍,或以手提之,晴雨兩用,且涉水浮之不濡濕,故用之普遍且喜愛之。匏器之製法,頗為簡單。匏子形整而熟,取之截斷上頂部為口徑,挖出其內容(瓤)另尋體型較小者,合口徑截其底成蓋,俟其乾燥外殼硬化便成。或云塗抹鹿脂以加光澤,惟於實際用途,此有亦可,無亦可也。

(五)編器
(1)竹筐

較占體積之行李既無法裝入匏器,則改裝於竹筐之內而搬運,在古文獻中稱平埔族之竹筐為「霞籃」,以竹、蓖為編織而成圓形或方形,繫有藤製之繩帶。惟其於平埔族行旅工具上,占重要地位,且極普遍在清代古文獻上,即記其為肩負,蓋因平埔族日常行走平地,無需頂負也。有關竹筐之用途、形制、材料及使用方式,據《一肚皮集》載:「番俗有負而無擔。家製一竹筐,容三、四斗不等以藤為帶,長短視人肩膊,藤性柔而韌,故負重不墜落。凡薪米什物舉其中,行則負之。」;霞藍是以竹篾編成的圓形籃子,小的可以容納一、兩斗,大的據說可以容納三、四石。平埔族人並沒有可以測量容量的工具,因此常以霞藍做為測量的工具。

(2)藤籠

平埔族亦使用藤籠為運輸工具,其形制或圓或方,惟裝較重物品,背負時由於其富於彈性,易變形,故既無頂蓋,內裝重物,則形似豬腰狀。《海東札記》與《番俗六考》之載有:「藤籠以藤為之,有底無蓋,或方或圓,或似豬腰形,用以貯物。」。

藤編甑

藤編甑

圖片來源: 伊能嘉矩(1929年),國立臺灣大學人類學系
(六)艋舺

Mao─ao就是獨木舟,也就是大家所熟知的「艋舺」。臺灣北部冬季多霧雨,河川水位之變化較小,涉水渡河困難,故有浮河之工具獨木舟,稱Banka,漢字譯音為「艋舺」、「莽葛」或「蟒甲」。此種獨木舟或以楫或以槳以推進之。《裨海紀遊》載:「視沙間一舟,獨木鏤成,可容兩人對坐,各操一楫以渡;名曰『莽葛』,蓋番舟也。」,所述乃臺北盆地中之凱達格蘭族之小船也。

凱達格蘭族的獨木舟接近邵族的獨木舟,而不同於雅美族的拼板舟

凱達格蘭族的獨木舟接近邵族的獨木舟,而不同於雅美族的拼板舟

圖片來源:基隆市原住民文化會館提供拍攝
獨木舟內部及划槳

獨木舟內部及划槳

圖片來源:基隆市原住民文化會館提供拍攝
(七)雕刻

觀察臺大人類學系所收藏之三貂社平埔族之雕刻品及省立博物館所藏平埔遺品觀察,在臺大人類學陳列室裡的凱達格蘭族木雕版館藏,原本是家屋樑柱裝飾的木雕版,上面刻有族群的幾何圖案,還有盛裝的凱達格蘭人族的男女圖像,以及鹿與狩獵的圖案,平埔族對造型藝術具有濃厚之興趣,且曾有相當高之水準。伊能曾訪三貂社平埔族,目睹其船形房屋,於其木壁上雕刻圖案滿目玲瑯之一斑。平埔族之雕刻材料多使用樟木或竹子,以凹線雕刻為主,偶亦參雜浮雕在內。據臺灣大學所藏三貂社者,曾塗以米、黑、白等三色,並具有塗漆之光輝,省立博物館所藏者,於凹線內塗有白色。就圖案而言,屬於幾何學有規則複雜花紋為特色。圖案由大小各種波狀紋、雙重菱形(使用於杯)、二直線交叉紋所構成。並且亦有將事物半形態化之圖案,尤以表示戴帽之面部為多。人面上刻有單調之眉、眼、鼻、嘴各部,頭上戴有十分複雜之帽子,以巧妙之幾何線條,表示各種型式之帽子,並刻單菱形或複合菱形之耳環。伊能於宜蘭地區三貂社所收集之屋內雕刻板上,除人物之形態化之外,並刻有檳榔樹及鹿、牛等動物。

平埔族之浮雕多用於表現人體,雖較排灣族雕刻在視覺上缺乏體現該物體具有的厚重、輕薄變化的體積和重量感覺,然因其外緣輪廓以直線控制,增加直線硬調的運用對比而少曲線柔調的效果,據宮川次郎著「臺灣之原始藝術」乙書中所稱,嵌板,高八尺五寸,寬一尺二寸,僅人首施以浮雕,其他服飾皆以嵌雕表示之。又臺灣省立博物館及國立臺灣大學人類學系標本陳列室所藏木雕顯示,北部平埔族群木雕具有平面化、裝飾、填充三種特徵。平面化、乃將三度空間之物像安置於二度空間的平面上處理。除了木盤、木桶之外,北部平埔族之木雕藝術多見於房屋壁板之平面上,器用亦多限於表面裝飾,不見圓雕之出現,完全以平面化手法處理雕刻題材,明顯地表達其平面化意圖。就其人像的雕刻而言,人面及身部做正面觀,手腳則向兩則展開成蛙形而構成一平面圖形。此外,北部平埔族木雕具有十分濃郁的裝飾趣味,例如為家屋之美觀及裝飾而雕刻者亦多。所謂填充,乃指將裝飾面填滿圖案以求得雕刻面充實之效果。就北部平埔族木雕而言,雕刻面上總是佈滿略同案文樣。於較寬大之雕刻面周圍或空處填以幾何圖文;於狹長房柱的長條形雕刻面則或將主題拉長,或將相同的人像與幾何圖形重覆使用。

木雕採用平面線刻技法,紋飾為頭頂高冠的人像紋

木雕採用平面線刻技法,紋飾為頭頂高冠的人像紋

圖片來源:基隆市原住民文化會館提供拍攝

就木雕之文樣而言,包括有:(一)人頭、人像文;(二)植物文,以檳榔樹為主;(三)動物文,以鹿及山豬為主;(四)漢字文,以為裝飾並取其吉祥;(五)幾何形圖文,包括直線文、斜線文、波線文、曲線文、鋸齒形文、半圓弧文、三角形文、方格文、菱形文、複合菱形文、V字形文、W形文、圓文、同心圓文等。幾何圖形文及漢字文主要用以填充、裝飾。動物文及植物文則反映出其日常生活。最具特色者,乃人像文樣。

人頭及人像文樣主要有兩種形式:第一種樣式之技法乃線雕,人像左右對稱,在版面上之安排相當自由,周圍之幾何文樣也相當隨意地填充版面;第二種樣式,則人像及人頭以淺浮雕技法刻劃得工整而且精細,左右嚴格對稱,排列整齊,高冠拉得很長,幾何圖形也刻劃得相當工整。這兩種樣式的人像都戴有形狀不同的高冠,其高冠、耳部、手肘、腰裙、手臂與腳部常附有穗狀垂飾,這些高冠人像正是北部平埔族之木雕獨特發展出來之特色,如同排灣族群的百步蛇文,具有強烈之地方色彩與社會意義。要之,北部平埔族之木雕功能在於反映日常生活中習見之事物,並以為觀賞、裝飾之用,人像亦不代表祖先,沒有宗教神聖之色彩(王端宜,1974)

呈現凹凸的浮雕雕刻方法門板裝飾門板裝飾

呈現凹凸的浮雕雕刻方法門板裝飾

圖片來源:基隆市原住民文化會館提供拍攝
祈禱盒,部落巫師作法道具,通常用來裝小米酒

祈禱盒,部落巫師作法道具,通常用來裝小米酒

圖片來源:基隆市原住民文化會館提供拍攝
本主題引用及參考資料

  • 點閱: 8885
  • 資料更新: 2009/11/25 10:08
  • 資料檢視: 2009/11/25 10:08

  • 資料維護: 臺北市政府原住民族事務委員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