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住民族文化知識網

:::
現在位置首頁 > 主題分類 > 生計型態 > 邵族 (Thao) > 生計型態
  • 友善列印
  • 回上一頁

生計型態

生計型態

邵族人的居地環繞著水沙連(日月潭)周圍生活,傳統邵族固有的生計型態為水田地及山田燒墾來耕種,而「捕魚」在邵族的生活裡,也是極為重要的生計方式,另外還有狩獵、採集、畜養等。

日月潭 邵族人的居地環繞著水沙連(日月潭)周圍生活

日月潭-邵族人的居地環繞著水沙連(日月潭)周圍生活

農業

邵族人農業耕作的土地環繞著水沙連水岸四周,早期在lalu島(光華島)周圍也有些許的水田地,根據藍鼎元所著《記水沙連》文獻中詳細紀錄:「嶼無田,岸多蔓草。番取竹木結為桴,架水上,藉草承土以耕,遂種禾稻,謂之浮田。」說明了當時邵族於水沙連岸邊特有的耕作方式,邵族人取來木頭綑綁在一起做成一艘竹筏,在筏上鋪著蔓草,上面再覆蓋泥土,用來耕種稻米,稱為「浮田(浮動的田)」。

邵族人農業耕作的土地環繞著水沙連(日月潭)水岸四周 早期在lalu島(光華島)周圍也有些許的水田地

日月潭-邵族人農業耕作的土地環繞著水沙連(日月潭)水岸四周,早期在lalu島(光華島)周圍也有些許的水田地

這種在水面上架竹木以草當土種植稻田的耕作方法,已失傳很久,也令現代的我們難以想像。以下依據李亦園在《日月潭邵族調查報告》一書的〈邵族的經濟生活〉文中,說明幾項邵族人的傳統耕作方式:

(一)山田燒墾

有別於浮田的另一種開墾方式則為山田燒墾,邵族人在尋找山田燒墾的土地時多選擇在斜度較緩(30°~60°)、傾斜面向東方或南方較常受陽光照射到之土地,開墾時先砍伐樹,木柴可帶回部落當作柴薪使用,而剩下的樹枝及樹葉則棄於土地上,再拔除田中野草,經兩三天的曝曬讓砍伐樹及野草皆乾燥後,遂引火焚燒整片土地,點火方向通常由地勢較高處點,再延燒至地勢較低的位置,待火熄滅,先將大樹的根部挖起,再將草灰混入土壤成為天然的肥料,接著除去土中的石子及石塊後將土壤翻平,待粟的耕種時節開始播種。

(二)水田耕作

邵族人的水田耕作技術,是由早年漢人入墾水沙連地區而習得的技術,因此耕作方式和漢人相同。邵族人會先選擇山間坡度較緩和且鄰近水源的地方進行開墾,先以水牛拖著犁耙整地耕田,再引入山中溪水、泉水至田裡灌溉,於雨季來臨時可種植稻,而旱季時則改種植花生或薯。

(三)輪耕與休田

無論是山田燒墾或水田耕作,都容易因為過度使用而地力耗盡,因此邵族人很早就懂得利用輪耕及休田方式來分配使用土地。大部分新開墾的土地都用來種植粟或稻,而待地力較弱時則改種花生或薯等生殖能力較為強韌的農作物。邵族人對於每一塊土地進行輪耕時,大約以4年至5年為一個基準,第1年耕作粟、稻;第2年耕作花生、薯;第3年第4年耕作樹薯、香蕉;第5年開始休耕。大部份休耕的土地將不再種植任何農作物,任由雜草生長,部分土地則會用來種植松樹、柏樹、杉樹等大型樹種。

(四)播種與栽培

播種對於邵族人而言是非常重要的一項生計活動,因為這關係到今年農作物收成的好與壞,因此每次當山田燒墾完,邵族人會先舉行播種祭,儀式完畢才可以下田播種。粟的播種方式較為簡單,只要山田整理完畢就可以直接撒種,有時還可以與黍類農作物一起撒種,種子和入土壤,再使用工具翻土,將種子翻入土壤中就完成了;而稻種植則需要先行灌溉土壤成水田後,才進行撒種栽培成秧苗,然後再開始著手插秧種稻;薯因為生長力強,使用插莖法就可以栽種,邵族人會將上一次種植的薯嫩莖截下做為下一次重新栽種插莖使用。

早年邵族人主要的農作物為粟,晚期因漢人入墾水沙連而開始轉而種植稻,以下依據李亦園在《日月潭邵族調查報告》一書的〈邵族的經濟生活〉文中說明幾項邵族人的農作物。

  1. 粟:

    粟的開墾與播種時間為每年的12月份至隔年的1月份,大約到了年中的6月份就可以收割了。

  2. 稻:

    邵族人種植的稻,主要分為旱稻及水稻。旱稻為每年3月份播種,9月份收割;而水稻則是每年12月份播種栽培秧苗,隔年1月份插秧,6月份收成。

  3. 薯:

    薯為生長力較為強盛的農作物,故邵族人會於每次收成完地力耗盡後,以插莖方式種植於旱稻或水稻田裡。

  4. 菜類:

    邵族人會於山田中或部落周圍的土地種植菜類,作為佐飯食用,而菜類的品種繁多,已和漢人相當了,如:蘿蔔、白菜、高麗菜、芥菜、甘藍菜、蔥、茄子、菜瓜、豌豆、冬瓜、辣椒等。

  5. 果樹類:

    邵族人會把果樹種植在家屋及庭院四周,除可乘涼外亦可隨時摘取食用。常見的果樹的種類有桃樹、梅樹、李樹、柚子和香蕉,但是香蕉的種植地點有別於一般果樹類,香蕉大多種植在輪耕的山田中(田哲益,2002;鄧相揚、許木柱,2000)

捕魚

根據藍鼎元所著《記水沙連》文獻中詳細紀錄:「水深魚肥,且繁多。番不用罾罟,駕蟒甲,挾弓矢射之,須臾盈筐。」說明了當時水沙連水很深,魚群繁多且肥美,族人捕魚不用漁網,駕駛著獨木舟背著弓箭來射魚,一會兒籮筐中滿滿都是捕到的魚。

邵族人因地利之便,自古漁撈就和農業共同為邵族的兩大生計型態,邵族人稱為捕魚,而邵族的捕魚方式非常之多,以下依據李亦園在《日月潭邵族調查報告》一書的〈邵族的經濟生活〉文中簡述幾項邵族人的捕魚方式:

(一)浮嶼誘魚法

浮嶼類似早期的農耕「浮田」,利用竹編成一個格狀的方形框(泛為竹排),四個角繫上魚筌,再上面灑滿落葉在鋪上一層細土,最後覆上(種植)雜草,再將竹排置於靠水岸處以藤繩固定,避免因水流而到處飄流,水面上的竹排遠看似小島嶼故稱為「浮嶼」。浮嶼誘漁法的原理就是利用魚群喜愛在雜草處產卵與躲藏,而吸引魚群的聚集。浮嶼的所有權以家族為單位,細數浮嶼的多寡就可以看出這個家族在這個地區的經濟實力。

浮嶼-邵族人利用古老祖先的智慧,在日月潭湖面放上大大小小的浮嶼,可以美化景觀 浮嶼可以利用魚群喜愛在雜草處產卵與躲藏,而吸引魚群的聚集

浮嶼-邵族人利用古老祖先的智慧,在日月潭湖面放上大大小小的浮嶼,不僅可以美化景觀,更可以利用魚群喜愛在雜草處產卵與躲藏,而吸引魚群的聚集

(二)岸邊魚筌誘魚法

將魚筌放置於浮嶼四周,或者以竹穿過魚筌的把手,然後插於岸上,避免被水流沖走。邵族人會在魚筌上左右兩邊放置少許的樹葉或雜草,引誘魚群跳入魚筌中產卵,進而被困於魚筌當中。

(三)釣魚法:
  1. 繩釣:

    「繩釣」是利用長約10丈的粗麻繩,每格一小段就結上1個魚鈎,一整條粗麻繩上可能有為數百個魚鈎,每個魚鈎上都放上少許魚餌,於夜間將繩釣放置於湖中,粗麻繩一頭繫於岸邊的大樹幹上,等到清晨再予以駕船前往收魚鈎上的魚兒,因魚鈎數量眾多且亦不小心傷到自己,故邵族人還製出一項叫做鈎盤的器具,長相如一個木框,中間有無數個小凹槽,方便收取魚鈎。

  2. 浮釣法:

    將釣竿一端繫上釣繩及釣鈎,另一端綁上長籐條(繩),籐條(繩)上綁上一顆石頭,然後將整個釣竿利用水的浮力原理平浮在水面上,因為釣竿兩邊的重力而使得釣竿不會任意漂流,一樣於夜間將釣竿放置於湖面上,待清晨再駕船前往收取漁獲。

  3. 竿釣法:

    這種釣魚法是在農閒時,邵族人會自製一種以麻繩一頭綁上魚鈎,另一頭綁在魚竿上的器具,在岸邊垂釣。

  4. 刺魚法:

    在夜間駕船,利用自製魚叉刺游於靠近水面上的魚隻。

  5. 毒魚法:

    毒魚法是將一種藤類植物利用石頭敲擊搗碎,然後在岸邊把藤類植物的汁液倒入湖水中,當魚群被藤類植物的汁液毒死後就會浮於水面,再使用手網捕魚。

  6. 網魚法:

    邵族人沒有大網,只有小型的四角魚網,在淺水邊手持手網網魚。

  7. 罩魚法:

    竹編成圓錐網狀體,夜間於淺水邊,看到魚群即拿燈光照魚,魚群因光線而愣住後,馬上使用竹編成圓錐網狀體將魚罩住。

  8. 捕蝦法:

    利用炒過的米糠製於小型蝦筌中,於傍晚至於淺水處,隔日早上再前往收取蝦群(田哲益,2002;鄧相揚、許木柱,2000)

四角魚網-邵族人沒有大網,只有小型的四角魚網,在淺水邊手持手網網魚

四角魚網-邵族人沒有大網,只有小型的四角魚網,在淺水邊手持手網網魚

圖片來源:基隆市原住民文化會館提供拍攝
編籃-編籃的用途甚廣,可當作盛裝器皿 編籃是邵族傳統工藝中的藝術品

編籃-編籃的用途甚廣,可當作盛裝器皿,亦也是邵族傳統工藝中的藝術品

圖片來源:伊達邵頭目之家 黃坤南提供拍攝

狩獵

邵族人狩獵的物種繁多,有鹿、山豬、山羌、山羊、熊、豹、猴、穿山甲、鳥、山雉、紅腳仔、鷹等。而狩獵的方式有以下幾種:

(一)武器獵

邵族人使用的武器有弓、矢、投槍、刀、火藥槍等。弓用途比較廣,是火藥槍尚未傳入邵族部落前,邵族最常使用的武器。

(二)焚獵:

焚獵為團體的狩獵活動,多於冬季氣候乾燥時行動,利用乾枯的草木點燃火苗,逼迫動物逃出再以捕獲。

(三)陷獵:

邵族人很懂得利用製作陷阱來獵捕動物,如:挖洞陷阱、吊繩陷阱、壓板陷阱等。

(1)挖洞陷阱:

在動物出沒的路上挖深洞,在深洞內插上削尖的竹,然後路面上鋪上樹葉作為掩飾,接著在一旁等待動物誤入挖洞陷阱就予以捕獲。

(2)吊繩陷阱:

將一條麻製繩索打上一個圈圈後,繞過樹枝然後族人一手拉著繩索另一頭,躲在大樹幹後,等待動物踏入圈圈後一股作氣的拉起繩索,就可將動物懸吊起來。

(3)壓板陷阱:

以一根木棒撐起一片石板,然後周圍使用樹葉作為掩飾,等待小型動物經過誤觸木棒,木棒倒下隨即石板也會塌下,小動物即被壓住(田哲益,2002;鄧相揚、許木柱,2000)

鹿頭標本 將狩獵到的鹿頭製成標本,也是呈現戰績的一種方式

鹿頭-將狩獵到的鹿頭製成標本,也是呈現戰績的一種方式

圖片來源:伊達邵頭目之家 黃坤南提供拍攝
山豬下顎-將獵捕的山豬頭骨製成標本,展現狩獵的豐厚成果

山豬下顎-將獵捕的山豬頭骨製成標本,展現狩獵的豐厚成果

圖片來源:臺北市凱達格蘭文化館
山羌角帽-將狩獵到的山羌頭皮與角的部分製成帽子,可保暖防雨

山羌角帽-將狩獵到的山羌頭皮與角的部分製成帽子,可保暖防雨

圖片來源:臺北市凱達格蘭文化館
長鬃山羊角-將獵捕的長鬃山羊角製成標本,可當作擺飾亦可展現狩獵的豐厚成果

長鬃山羊角-將獵捕的長鬃山羊角製成標本,可當作擺飾亦可展現狩獵的豐厚成果

圖片來源:臺北市凱達格蘭文化館
腰刀-狩獵使用之刀具

腰刀-狩獵使用之刀具

圖片來源:臺北市凱達格蘭文化館

採集

邵族人在空閒時或者從田地耕作完的歸途中,就會沿路隨手採集一些野菜,或者是小動物的蛋,而部份野菜因不易栽種,如:木耳、菇類、野果類等,就使用採集方式取得(田哲益,2002;鄧相揚、許木柱,2000)

鵪鶉蛋-邵族人在空閒時或者從田地耕作完的歸途中,就會沿路隨手採集一些野菜,或者是撿拾一些小動物的蛋

鵪鶉蛋-邵族人在空閒時或者從田地耕作完的歸途中,就會沿路隨手採集一些野菜,或者是撿拾一些小動物的蛋

畜養

畜養家禽算是邵族人生計型態中的副業,除了畜養狩獵用的獵狗、耕田用的水牛以外,就畜養可以食用的雞、鴨、鵝、豬。

早在日治時代以前,邵族人就懂得用畜養狩獵用的獵狗來協助上山捕獵以及看顧家門;而水牛則是因日治時代和漢人習得水稻種植技術後才引進,早前邵族人是以放養方式來畜養水牛,就是把水牛放養在水田附近有牧草的空地上,而不牽引回家畜養;豬隻是邵族人最早開始畜養的家畜類,在以物易物的時代,一頭健康的小豬可以為整個家族帶來非常高的經濟價值;雞、鴨、鵝則是日治時代經由漢人引入,才開始懂得使用穀殼或米糠來畜養於住屋後方,有趣的是據說早年邵族人分不清楚鴨與鵝,所以都使用短頸的和長頸的這兩種說法來區別(田哲益,2002;鄧相揚、許木柱,2000)

鵝,在邵族又稱長頸的 鴨,在邵族又稱短頸的

鴨與鵝-據說早年邵族人分不清楚鴨與鵝,所以都使用短頸的和長頸的這兩種說法來區別

本主題引用及參考資料

  • 點閱: 19188
  • 資料更新: 2009/11/18 15:08
  • 資料檢視: 2009/11/18 15:08

  • 資料維護: 臺北市政府原住民族事務委員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