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住民族文化知識網

:::
現在位置首頁 > 主題分類 > 生命禮俗 > 魯凱族 (Rukai) > 氏族與命名
  • 友善列印
  • 回上一頁

氏族與命名

氏族與命名

魯凱族是階序性的社會,主要分為頭目、貴族和平民,貴族又分為高階貴族和低階貴族,此三者為與生俱來並代代相傳的地位。由於本家和分家之別、跨越階層界線的通婚(升級婚和降級婚)、以及魯凱人喜自抬身價等因素交互作用,使得階序關係的計算實際上更形複雜。此外,勇士則是後天以個人才能和成就而取得的地位,不論貴族或平民,只要屢次馘得敵人之首、搶得敵人武器、或獵得大型動物,便可經長老和聚落協議,頒以勇士頭銜,成為軍事領袖,它因此也成了平民晉升地位的主要途徑之一。東魯凱群有會所制度,男子15歲集體通過成年禮後,成為年齡組織中的一個新年齡組(謝繼昌,1998;王美青,2003)

魯凱族人 魯凱族小朋友

魯凱族人

社會位階的計算以家為單位,家名本身即蘊含頭目、貴族或平民之身分。換言之,從所屬的家名本身,即可辨識出一個人的社會地位。家的家名和家屋由長子繼承,餘子分出另建新家屋,並另取新家名,形成了本家與分家的關係(王美青,2003)。多納魯凱人以「爐灶」的象徵來表達「本家」的意理(王長華,1984)

再者,三種社會位階,各有一套專用的人名。亦即,人名本身隱含了身份和位階之別。雖然平民可以婚入貴族家,在服飾和用品上,與配偶享有同等的待遇,但由於她(他)的名字始終含有平民身份之意,因此所謂的「攀升」,嚴格而言,是子嗣位階的晉升,亦即透過給攀升禮,使子嗣取得以貴族系統名字命名的權利和貴族的身份。原則上,新生兒沿用祖父輩或祖母輩的名字。倘若兩個通婚家系均是貴族,則家長通常會各以自己家系的祖父輩或祖母輩名字為子嗣命名,使子嗣同時承襲兩個家系的名字。倘若貴族與平民通婚,則家長會以貴族家系的名字為子嗣命名,平民家系的名字便逐漸被淡化(王美青,2003)

除了家名與人名之外,象徵圖紋亦是身份和位階的象徵。傳統上,頭目和貴族透過百步蛇、陶壺、太陽、人頭像等圖紋,來象徵自己的高貴,並以此作為區辨他們和平民的位階標誌。此外,戰功和獵功顯赫的男子,經長老和聚落協議後,授予其百合花和大冠鷲羽毛等物的配戴權,象徵其取得勇士地位。一方面,由於勇士是聚落的精神領袖之一,因此享有佩戴百合花的特權。另一方面,大冠鷲(又稱熊鷹)羽毛象徵具有指揮的權威,因此僅限於頭目和勇士可以配戴。大冠鷲羽毛代表殺敵勇士,而帝雉銀毛則代表救難勇士(王美青,2003)

只有勇士才能享有佩戴百合花的特權

只有勇士才能享有佩戴百合花的特權

總之,在魯凱族聚落,一個人的身份、地位及權威,皆透過象徵符號的使用和配戴來加以表達。例如,頭目和貴族是以世襲的家名、人名和圖紋,來象徵其身份、地位及權威。平民晉升地位的主要管道有二,一是個人可以透過後天成就而取得勇士地位,另一則是藉由通婚和給「攀升禮」,使後代取得貴族身份。而且,通常也是透過象徵物的取得,來代表身份和地位的晉升。具體而言,前者是藉由取得百合花和大冠鷲羽毛的配戴權,而象徵其晉升至勇士地位,後者則是藉由取得貴族名字的命名權,而象徵其晉升至貴族地位。象徵符號是一個人之身份和地位的代表及證明,不在其位,不得任意使用或配戴之,若有人僭越,將受到頭目或長老的懲處(王美青,2003)

社會單元

魯凱族的聚落有多項意義,地域單位是聚落的第一個要件,但聚落不完全等同於居住單位,有時一個聚落是由數個鄰近的居住單位共同構成。彼此之間的關係有時是附屬,如Labuan和鄰近的Didero,有時是分出的,如屏東縣霧臺鄉佳暮村原是霧台村的農地,後因霧台的人口增加,土地不敷使用,陸續遷居而形成新的聚落,但概念上仍為霧台的一部份,納貢賦給霧台的貴族頭目,也共同參與霧台的部落性祭儀。地緣相近、土地為相同的貴族頭目所有,是認定魯凱聚落的要件(喬宗忞,2001)

東魯凱群大南聚落以Taromak為現居地的名稱,su-Taromak指居住在Taromak的人。一個為社會所認可的人稱為 ’omas。一般最常用以稱呼聚落的語詞則是cegele,cegele亦有「住在聚落中的人」與「人居住的空間」等意涵,而cegecegele(cegele的複數形)係指「一家人」(鄭瑋寧,2000)

在下三社群,以多納為例,thakadaane和pathidadaane是多納居民最常用來描述家庭與親戚關係的語彙。共同居住在同一個家屋中的人彼此稱thakadaane,這個居住單位是多納社會最基本的組織要素,其成員共同負責農耕、漁、獵、採集等生計活動,是社會關係開展的基本中心點,同時也是基本的祭祀單位,以及向貴族頭目繳納貢賦租稅的單位。既是居住單位,除了父母子女核心成員外,也包括失去配偶和子女的兄弟姊妹在內。「共食祭粟儀式(wathakakadaane kimade gwana savina wapu)」,字面直譯為「一家人—我們—吃—剩下的—種子」,可看出家庭的意義與觀念。每個家庭在小米、大米(即糯稻)收成後,必須留存一些好的種子儲藏起來,作為明年播種之用。儲藏種子的器皿與地點是固定的,稱為tawaabane,具有神聖性,需妥善隔離維護,遠離火等高溫之物,普通家人不得任意碰觸或開啟,若有連續遭到厄運的家人更是不得接近。春季播種之前,必須先以水灑地祈禱神明保佑穀物茂盛茁壯;下種之後往往還有剩餘未用完的種子,由於該種子經過特別的儀式,具有神聖性,將之煮熟成飯後,不可隨便分給非上述範圍的人吃,只有自己家人可食,婚出的兄弟姊妹亦不可食。即使已成為家庭成員的非血緣關係者,如收養自非近親親屬的養子,也不可食。若原為近親關係而共同居住在一家屋的親屬,勉強可共食祭粟,但若該年穀物收穫欠豐,即相信是因此而致,來年則亦禁止該名親屬共食祭粟。此外,製作儲藏穀物用的新器皿時,偶有殺豬祭祀,以祈神豐賜收穫,祭肉的分配亦有禁忌,非家庭成員不可分食,稱為diadawabane(王長華,1984)

命名文化

魯凱族的命名文化,根據阿美影展策展小組(2002)《請問蕃名-臺灣原住民族還我姓名運動回顧紀錄片影展專刊》引述,如下說明:

  1. 魯凱族的命名和排灣族相近,只是排灣族是以長嗣繼承原家名,魯凱族是以長男嗣繼承。
  2. 魯凱族也是階級社會,為新生兒取個人名也要依照地位不得僭越。
  3. 常見名字:
    「男」Sarabu(沙拉布)、Tatulane(達杜拉呢)。「女」Rairai(萊伊萊伊)、Ubang(舞邦)。

    魯凱族常見姓名結構範例

    舉例 台邦.撒沙勒
    家屋的名字.自己的名字 
本主題引用及參考資料

  • 點閱: 9527
  • 資料更新: 2009/11/18 14:07
  • 資料檢視: 2009/11/18 14:07

  • 資料維護: 臺北市政府原住民族事務委員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