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住民族文化知識網

:::
現在位置首頁 > 主題分類 > 祭儀信仰 > 布農族 (Bunun) > 傳統祭儀
  • 友善列印
  • 回上一頁

傳統祭儀

傳統祭儀

傳統宗教

布農族人的傳統信仰為泛靈信仰,相信人有兩個靈魂,一個在左肩,稱為makwan hanido,一個在右肩,稱為mashia hanido。這兩個靈魂各有獨立意志來決定一個人不同的行為(馬淵東一,1951)。左肩的靈魂使得人從事粗暴、貪婪、生氣等活動;右肩的靈魂則導引一個人從事慷慨、利他、友愛的活動。這兩個靈魂來自父親的睪丸。由於繼承自同一人,這兩個靈魂的力量都一樣大。而除了繼承兩個靈魂外,一個人也可以經由個人後天的訓練與培養來增加個人靈魂的力量。

關於布農族文化中有沒有神祇這件事情,不同的學者有不同的爭論。馬淵東一(1987)認為,布農族的信仰中並沒有什麼農作物的神,人直接以巫術與農作物打交道,因此布農人必須反覆進行許多儀式並遵守禁忌,來保證農作物的豐收。何廷瑞(1958)則反駁馬淵的說法,認為巫術雖然是向小米施行的,但在祈禱詞中常出現祈求豐收、家社平安、人畜繁榮等詞,表示布農人應有創造神之信仰。黃應貴(1992)的研究則指出,布農人對於所謂的神並沒有清楚的概念,唯一接近神的稱謂是dehanin,指的是「天」或代表天之個別特殊能力的各種天體與天象的總稱,除了災難時會舉行謝天儀式外,在日常生活中族人並不特別注意祂。一般的宗教活動主要是以前文所述的hanido信仰為主。

歲時祭儀

關於布農族的歲時祭儀,黃應貴認為與小米的種植非常相關(黃應貴,1992),在日本人引入水田種植與基督教傳入後,傳統布農族的歲時祭儀大都廢棄。惟少數部落仍依例舉辦打耳祭,成為部落一年一度的重要活動。打耳祭除了是一項重要的歲時祭儀,祭典中的「祈禱小米豐收歌」的八部合音唱法,被譽為人間天籟。1943年,日本音樂學者黑澤隆朝於臺東廳關山郡里瓏山社(今海端鄉崁頂)首次發現此一瑰寶,將其介紹至全世界。「祈禱小米豐收歌」的八部合音唱法靈感來源之說法有二,一為蜂群形成之嗡鳴;一為瀑布衝擊之共鳴。

打耳祭(射耳祭)是布農族重要的歲時祭儀

打耳祭(射耳祭)是布農族重要的歲時祭儀

圖片來源:98年玉山宣傳大使談致詮拍攝

布農族丹社群曾被發現三塊木板繪曆,將抽象的時間與歲時祭儀、農耕時序等繪刻於木板上,人類學家非常重視布農族人此一發明。這三塊木板的形式各有不同,原始曆法包括十二月份太陰月曆的系列與作物季節對應,以求曆月與歲時合時節。按其中的記載,布農族的祭儀頻繁,甚至一年超過一百日,最少也有七十餘日,最多則達一百三十餘日,依社群與部落而異。平均一年有祭儀的月份達八個月 (依據《重修台灣省通志》,1995)。這顯示布農族人傳統宗教活動非常豐富,在泛靈信仰的基礎上已發展出來一套意義豐富的信仰體系,做為人與自然對應互動的準則。

布農族的祭儀頻繁,甚至年有一百日以上,最少七十餘日,最多一百三十餘日,依亞群、村社而異。一年有祭儀的月份占八個以上。往昔該族的五群各成一祭團,有世襲的司祭,出自一定氏族駐在大社。該族缺少政治地緣組織,偏賴祭團統轄全域的農作活動,後因不斷遷移發展,與小社距離漸遠﹔由於交通受阻及耕地高度、地形差異、氣溫變化、農作時間發生差異,所以導致祭團的分裂,分出之小社因而從大社司祭同一氏族內,選出自己的司祭,別立祭團。往昔,祭前一日司祭在大社烽臺石傍舉烽火為號,宣告「明天行祭」,由最近的小社傳及最遠者。傳統之歲時祭儀簡述如後:

(一)「冬」月之祭

在太陽曆十月,新月釀酒,第三日行敵首祭及獵祭。第五日解食糖、食蜜之禁;初用新粟搗而作麻糬。第六日各家男子均赴自家祭田,裂開漆木一端,挾以茅莖五片插於該田之中央,咒曰:「異族村落之作物均來我方」,此為祈年祭。此祭為家祭,司祭由家族中男性任之。

(二)「開墾」日儀式

在太陽曆十一月,本月歲事為開墾,各家為此忙碌。又在此月行農具的製作、修補工作。前年有孩子誕生之家,任選本月中之任何一日,行孩子首次過年禮。

(三)「追走」月儀式

在太陽曆十二月,由新月至滿月的四日間,舉行採薪儀式。舉家赴山採伐櫟、柯等木材,惟禁伐其枯枝。由此日起,四日間社眾分為數組,每日驅馳郊野,象徵驅逐田地的惡精靈,月名由來於此。此四日間,婦女禁止織布,惟觸麻絲則不禁,第一日禁食薯。

祭典中禁止婦女進行織布的行為

祭典中禁止婦女進行織布的行為

1996台東南島文化節,布農族婦女表演整經的過程
(四)「作田」月儀式

在太陽曆閏十二月,由新月至滿月的四日間專行採薪,因收穫時忙於運粟回家,將無暇赴山採薪,以備此年嘗新時用之。第一日入山伐薪,此日禁食薯。第二、第三日及第四日上午,由山上運木材回家堆置於前庭,第四日下午再積之於薪舍中。

(五)「播種」月儀式

在太陽曆一月,新月釀酒,隨後行祭田播種祭儀。第一日作甜酒,第二日行祭田播種,預先採伐最接近社地處的各家田地,以當作祭田。祭田播種屬象徵性行為,故任何地均可用,但因赴祭田途上有許多繁瑣禁忌,故多數均規避過長的行路,甚至設祭田於其庭前。祭田播種祭儀經此等休日後完畢,次日起作實際的田上播種。主要目的在於祈求作物結實纍纍、豐收。

(六)「真正播種」月

在太陽曆二月,本月忙於播種,無任何儀禮。

(七)「除草」月儀式

在太陽曆三月,望月釀酒。將豬毛挾於茅莖端,插之於粟株根處,象徵與粟相約,豐收時將殺豬供薦之意。另將茅草一根,在粟株上揮動,祈求作物生長狀況良好。歸途中將此根茅草插於水源地汲水處。繼續行此儀三日,至第八日,太陽下山前自田歸家,即將家中在播種祭時貯積的爐灰擲出窗外。此灰在次日再由前庭運出棄於外面。經第十日「忌爐灰之休日」後,除草祭方告結束。

(八)「祓禳」月儀式

在太陽曆四月,望日釀酒,第四日早晨,各戶派一男赴水源地汲水一瓢,另外派一男採ļanļisun草多根。家人齊集前庭,每人取該草兩根,各持瓢分取汲來的清水,將草浸其中,持之從額部向胸部撫摸,祈求遠離疾病。祝畢,男子復將槍口朝向獵場,由槍尾至槍口拂拭數次,祈求獵獲豐收。後將草與水一併棄於外面。另派一女採xaiļutan草揮拂狗、豬身上,祈求生育很多幼犬,遠離疾病,次日稱「忌用已行祓禳過之鎗之休日」,禁用鎗。

各祭典中,頭目為重要的帶領者

各祭典中,頭目為重要的帶領者

圖片來源:98年玉山宣傳大使談致詮拍攝
(九)「射耳」祭儀

在太陽曆五月,起先由老頭目帶領小孩,在距離約1公尺半的地方,射鹿耳及獐耳。小孩射完,大人隨之任意射耳,距離約70公尺,活動直到天亮才停止。到下午開始唸咒語piftako,促使「好運」、「成功」、「勝利」、「豐足」到來。平日或某些祭典時期,布農族的小孩與青年常以會所為中心,接受軍事訓練。八歲到十六歲的兒童平常無事時,常到會所旁邊的斜坡上,以石滾下,從而引弓射它,以練習射擊的技術。

(十)「收穫」月儀式

在太陽曆六月,下弦月釀酒,第四日舉行收穫祭儀,先卦祭田擇其與結實碩大的粟株相鄰並植者兩根,閉目而徐徐拔起,置於田土,再拔除其近鄰者,反覆三次共六根,用boxoļu葉或茅葉併縛之再置於地上。繼續卸下所佩祭具,左手握串繩而不動,右手握數個骨片上下振動之,使骨片相擊作聲,而向kait-butan以豬骨祭拜祈求作物豐收。祝畢,將祭具置於初割粟束傍,舉兩手唱,於是收割祭儀告成。

(十一)「孩兒誕生禮」月祭儀

在太陽曆七月,只有去年兒童誕生禮後新生孩兒的家裏舉行此祭儀。雖去年在孩兒誕生禮前生子,已行過誕生禮,然於此年開墾月,未行孩兒初過年禮者,亦必在此月再行一次誕生禮,然後該兒始可食聖粟。

(十二)「收倉」月儀式

在太陽曆八月,嘗新祭儀後約一星期舉行收倉祭,祭期中禁食甜鹹薯菜之類。家中男人捉豬一頭運入屋內,用竹刀殺豬,徐徐刺之,任豬苦痛之餘四肢掙扎。將豬血塗於粟倉四柱及圍板之上並飲食酒肉。第五日,司祭將昨日所屠的豬,採其下顎骨、耳、蹄趾繫於收穫祭具上或予以改製。繫豬骨於祭具時不唱祝咒,惟必須謹慎從事。新粟入倉後,舊粟倉盡時,復取出食用。新粟初次出倉時,須舉行與入倉祭儀相同的祭儀,惟不殺豬,所釀的酒亦僅少量。

宰殺豬隻是布農族祭典中必要的程序之一

宰殺豬隻是布農族祭典中必要的程序之一

圖片來源:98年玉山宣傳大使談致詮拍攝
(十三)「paik-aban」月儀式

在太陽曆九月,其年倘因收割開始較晚,上月未及行收倉祭儀時,在此月行入倉祭儀。收倉祭儀在上月已完畢,則此月自然無祭儀。新粟出倉祭儀則甚有可能落在此月中。

此外,布農族的傳統祭儀亦表現於以下幾項信仰層面上:

(1)出草

部落決定出草時,動員組織就緒後,前一晚大家集合在會所中,由隊長作夢卜,得夢吉,則於清晨出發。出草完返社時,「首先提敵首至出草領袖家門外,做首次的歌舞祭儀,而後將敵首拿到會所入口的地板上,大家便解散。」次日便在會所舉行敵首祭儀。

出草回來祭敵首的儀式,在屋外屋內都有相當多儀節。不過最終敵首除了置於部落特有的頭骨架上或會所內之頭骨架,多置於馘首者或頭目家住屋外。有在簷下的,有的門前正中央處,或屋後的頭骨架。僅卓社群先置於屋前的頭骨架,三年後移入屋內粟堆旁,也有放在粟倉後牆隱密處。卡社群也是三年後搬入屋內,吊在粟倉邊牆上。在卡社的例子裏,剝皮肉就在會所裏左方的人頭架前,此處還有爐火,上置陶壺,供煮頭骨。另外,並設有一石桌,專於剝製頭骨時,放置頭骨之用。

骨頭架

骨頭架

(2)打獵

當部落青年要上山狩獵時,出發的前一天晚上,獵人們宿於會所以作夢占,出發那天早晨,由土帥(戰爭出草時的領隊)率領眾人,在會所內舉行撒祭。男人出獵時,家屋頓時成為禁忌之地(巒社群人倫社)。家人不清掃室內外,不洗澡、洗衣,不吃橘子、韭菜、大蒜,不織布,不焚燒衣褲、亞麻,不讓自家大姑娘進別人家,但可帶回自家的媳婦。

(3)疾病

家內有人生病,夢巫被請來趕鬼或殺鬼,所用的法器包括豬肉或雞肉串、爐灰、茅結、佩刀,巫師在病人臥房及整個房子到處趕鬼,再趕到屋外,至社郊才結束。其實每年六月的祓除節,也要趕鬼出屋外,此日家中人須全部離屋,由老人拿了水瓢,往社旁泉水急流之處盛滿水,然後再拿一大把的lanlisun草,用此種臭草沾水,遍灑全屋,邊灑邊禱詞。最後老人持草至山坡處復禱,而後棄草。此時家人已在泉水處等候老人,用一大瓢盛泉水,全家人脫衣,以草沾水灑身完後返家,倒去家中所存舊水換新水。祓除完畢,大家盡情歡樂五天。

本主題引用及參考資料

  • 點閱: 12145
  • 資料更新: 2009/11/18 14:29
  • 資料檢視: 2009/11/18 14:29

  • 資料維護: 臺北市政府原住民族事務委員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