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住民族文化知識網

:::
現在位置首頁 > 主題分類 > 祭儀信仰 > 魯凱族 (Rukai) > 傳統祭儀
  • 友善列印
  • 回上一頁

傳統祭儀

傳統祭儀

傳統宗教

魯凱族的傳統宗教信仰主要可分為自然崇拜與祖靈崇拜。自然崇拜主要在崇拜太陽、月亮與百步蛇。太陽在族人的心目中不僅是生命的源泉,更是崇敬的生命之神。另外還有山川、河流都有專責的神祇,其中屬於頭目家族起源傳說的百步蛇,亦是族人敬重祭祀的對象。祖靈崇拜為族人的基本信仰,主要在祭祀祖先和幽靈。在祭祀的祈福儀式中,由大頭目手拿檳榔、琉璃珠、鍋爐中的鐵屑等,為眾人祈福驅邪,庇佑生命平安與農作豐收。

魯凱族人相信百步蛇為頭目家族的起源,圖為現代臺東縣東興部落的頭目家

魯凱族人相信百步蛇為頭目家族的起源,圖為現代臺東縣東興部落的頭目家

(一)自然崇拜

一般而言,傳統魯凱族人將超自然現象分為五類,第一類稱為pupulen,或yapulen,意為精靈,是打獵時向其祈求多得獵物,或農耕時祝禱豐收的對象,第二類稱為pulen,是神靈之意,擬人化有個性喜怒的表現,是聚落中神媒巫醫祈賜醫病能力的對象,第三類為aililingane,普遍存在於荒野中某處,人若觸犯之會對人作祟招禍致病,必要時得央求巫醫解之,第四類為galare或walakac,是指意外而於聚落外亡故者的靈魂,第五類泛指人死去之後的靈魂,即祖靈,族人相信死後靈魂不滅,對之心存敬畏,但並無一類特定的稱呼(王長華,1995)

(二)百步蛇圖騰的崇拜

魯凱族與排灣族的創世祖先傳說都與百步蛇有關,魯凱族也崇拜太陽神,故早期學者將魯凱族歸類為排灣族的一支亞族。百步蛇在魯凱族人的心目中,也是崇高的神祇。早期,族人從事狩獵活動時,因百步蛇獨特的攻擊方式最令人畏懼,於是傳說中的百步蛇,就在此一情形下,成為魯凱族人另一個守護神。魯凱族人以百步蛇為精神上的圖騰符號,加以崇拜、祭祀,這與其生存的環境有關,因此在漫長的遷移及開疆闢土的過程中,百步蛇是他們見過最多、最神秘、最具威力、有致人於死的力量(田哲益,2002)

位於臺東縣東興部落重建的祖靈屋,可看到百步蛇雕紋

位於臺東縣東興部落重建的祖靈屋,可看到百步蛇雕紋

以東魯凱群為例,大南的神靈觀念反映了社會的階層特質。最大貴族的守護神即全聚落的守護神。男性百步蛇靈(makapulen)是貴族變的,女性百步蛇靈(makataetae)則是平民變的,由男尊女卑來顯示貴族地位的崇高。巫神(elen)是貴族變的,似乎也表示由於貴族的地位,巫術才能法力無邊。此外,大南人認為山上動物的靈魂是平民、是女性,也反映了階級意識和女性地位的低下(謝繼昌,1995)

(三)祭司與巫醫

魯凱族人有一些較具有積極意義,並為社會、家庭或個人祈福的儀式,但無論是趨禍治病,或是祈福求安的儀式,一般人皆無法直接與所求的對象精靈溝通,而是需透過中間媒介人物,即所謂的祭司或是巫醫。這些部落中的宗教人物,在部落族人的生活中,扮演著重要的角色,為部落問卜吉凶、求福趨禍的儀式通常由「部落祭司」來負責。部落祭司由對各項儀式所需的祝禱頌詞、儀式過程熟悉的人來擔任此工作。祭司必須為男性,但平時卻不從事生產工作,每年接受族人供養。其工作主要負責部落性的祭儀。

魯凱族傳統部落中另一位宗教性人物為「巫醫」,其任務主要為部落族人治病,以及應族人之要求尋找失落之物件。要成為一位巫醫,只要是女性,並不限年齡或婚姻的條件。巫醫為人治病,是以超自然力的方式,當族人有所求時,巫醫便開始向神祈禱求助,尋找出病因,事後並接受患者致贈的小刀、鐵器、農具或食物為報酬(田哲益,2002)

歲時祭儀

魯凱族歲時祭儀,以粟為中心而展開農耕禮儀,中間摻雜捕魚和狩獵活動。農耕禮儀中,節慶祭典包括有播種祭、除草祭、收穫祭、儲倉祭、魚祭及豐年祭等,以及求雨、求晴、驅蟲、防風等不定時祭儀,每一種祭儀的目的皆在祈求動植物的繁殖與豐收。豐年祭時,無論男女老少都會盛裝熱烈赴會,這是魯凱族文化保留較為完整的傳統祭祀(田哲益,2002)。魯凱族人的豐年祭約每年的八月十五日舉行,是族人最重要的農耕禮儀祭典。主要的意義為每年農作物收成後,各部落的居民所舉行的連串祭祀活動,為感謝一年來神明給予族人帶來豐碩的農作物。就像漢人過新年一樣,是一年中最熱鬧的時候,在外工作或求學的族人在此時亦都會回到部落慶祝。位於屏東縣霧台鄉的魯凱族部落,即於每年八月十五日左右舉行豐年祭,有時亦聯合全鄉各部落一起共襄盛舉。

魯凱族歲時祭儀可以分為三大類,第一類為由全聚落共同舉行的,如砍伐前儀式,祭儀除了祈求作物豐收外,也具有界定聚落範圍的社會意義,另有為聚落占卜來年運勢的儀式,在小米收成之後舉行。第二類為以家為單位的儀式,具有界定家庭成員以及本家與分家關係的意義;可依儀式的目的再分為兩類,其一與農事有關,其二的目的在於感謝祖靈並祈求繼續庇佑。第三類則是界定個人生命不同階段,賦予個人社會身份的生命禮儀(喬宗忞,2001)

在實際運作的層面,以家為單位的儀式,舉行的時間由聚落決定,表現出家與聚落的關係。以個人為中心的生命儀式中,男孩子的成年意味著聚落增加了新成員,婚禮則是新家庭形成的起始,因此具有聚落層次的意義。其他如各類戴花與個人社會地位轉變有關的儀式,也都藉著分贈交換物及(或)宴客來向聚落公告,係因個人的社會地位需由聚落認可的緣故(喬宗忞,2001)

由聚落舉行的砍伐前儀式,目的在於向神靈祈求賜予全聚落豐收。在各家戶開始砍伐開墾之前,全村必須先舉行一個儀式性的集體砍伐。每當歲末(約陽曆十月)砍伐季來臨時,聚落每戶派一名成年男子參加,共同備置二頭豬,扛到預定的儀式地點去。等成員到齊,便由負責該項農事祭儀的貴族頭目祝禱,祈求農作豐收,祝禱完畢,所有參加該項祭儀的男女都需靜默不語持續砍伐工作,直到結束。祭後,將兩隻已獻祭的豬抬回貴族頭目家,宰殺烹煮後供全體共食。同時依例必須將內臟中的心、肝和右邊後腿部份呈貢予頭目,豬頭留供長老們分食,其餘則由眾人平均分食(王長華,1995;喬宗忞,2001)

以家為單位舉行的農業儀式,以具有重要儀式意義的小米為核心,包括小米播種祭與小米收穫祭。小米播種的日期與收成好壞息息相關,因此各家以占卜方式決定日期,大多於陽曆三月舉行。儀式雖僅在播種的第一天進行,但與小米播種相關的禁忌,自播種前一天一直持續到整個播種工作結束,使得播種期間充滿儀式的氣氛。小米播種祭的性質和小米收穫祭極為相似,即儀式本身雖不複雜,但在整個收穫期間,需遵守多項禁忌,而使收穫期間充滿儀式性。收穫祭配合小米生長,多於陽曆七月下旬至八月上旬之間舉行。此外,各家向祖靈祝禱的儀式有三項:

  1. dualaliti:祈求家中男子生命強旺與獵獲豐富的儀式。
  2. dualisi ki daane:驅除家屋中邪惡不潔的儀式。
  3. kia-pakaralu:為家中女子祈福去災的儀式(喬宗忞,2001)
本主題引用及參考資料

  • 點閱: 9395
  • 資料更新: 2009/10/1 13:23
  • 資料檢視: 2009/10/1 13:23

  • 資料維護: 臺北市政府原住民族事務委員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