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住民族文化知識網

:::
現在位置首頁 > 主題分類 > 祭儀信仰 > 魯凱族 (Rukai) > 近代信仰
  • 友善列印
  • 回上一頁

近代信仰

近代信仰

外來宗教

無論是信仰體系或是儀式行為,現都不易在族人的日常生活中看出。現代醫療體系和學校教育,改變了族人解釋日常生活各種事件的方式,基督教看似取代了原有的信仰。然而,族人探究不幸事件,特別是意外死亡時,仍清楚地表現出原有信仰的持續性(喬宗忞,2001)

1951年臺灣省政府公佈了「山地人民生活改進運動辦法」,其中第六條有「破除迷信,改善祭祀,嚴禁巫覡治病」的規定(藤井志津枝,2001),但以下三社群多納聚落為例,幾位報導人均表示,多納傳統信仰是因為基督教教會嚴厲禁止才停止的。1955年8月和1956年5月,基督教長老教會和安息日會相繼於多納聚落成立教會(多納社區發展協會,2001)。一位居民指出,當時教會傳教的方式是標榜基督會化解災厄,傳道人告訴居民信上帝即可生信心,因此無須相信鳥占。由於傳統信仰是從祖先以來的生活經驗代代累積,觸犯禁忌即有不好下場,因此族人深信不疑。美籍傳教士打破祭祀器皿,卻未遭報應,族人便嘗試去摸祭祀器皿,也無恙,漸漸地族人的觀念才開始轉變。第一次受洗教友名冊包括具頭目、貴族、和平民身份者,因此教會傳教時並未依地位區分傳教優先順序。報導人表示,此乃因基督教是一神主義,除了基督之外,不能信奉其他神,因此頭目便失去其神聖地位。基督教傳入後,教會神職人員不斷告誡多納魯凱人過去所信奉的神是魔鬼,是一種迷信,舉凡與傳統信仰相關的祭儀和習俗均被教會禁止。

魯凱族的百合花 百合花在魯凱族文化中具有非常聖神的地位,它代表著地位、身份、智慧和榮耀,而被魯凱族尊稱為族花

百合花在魯凱族文化中具有非常聖神的地位,它代表著地位、身份、智慧和榮耀,而被魯凱族尊稱為族花

多納魯凱人接受了教會所灌輸的觀念之後,傳統信仰便被基督教所取代,習俗也漸漸消失,老巫師過世後,巫術便從此失傳。依此,基督教加速了傳統信仰和習俗的流失,過去支持頭目和貴族之象徵性權威和世襲權力的神話也隨之褪色。但一位四十餘歲的居民表示,在記憶中,他還是有感受到傳統禁忌的氛圍,因他曾到山上打獵時,鳥占不吉仍行,而跌倒、毫無所獲,以及鳥占吉則順利的經驗。但他通常在鳥占不吉時,藉由禱告將自己生命交託上帝,而維持原狩獵計畫。聚落五、六十歲以上的老年人,即使受過洗,觀念的轉變仍相當有限,遇到鳥占不吉時,即會折返。到一新獵場時,仍會以香菸、肉、和地瓜放在地上祭拜,請陌生神靈照顧,並建立友好關係。由於基督教促使頭目的神聖性權威瓦解,因此,部分頭目心裡相當排斥基督教(王美青,2003)

宗教領袖

在過去,通常聚落中的領袖人物有六類,第一類為貴族頭目,其人數視各聚落而有所不同;第二類為由平民中因公議而推舉產生的代表或領袖,一般多由各住區單位分別產生;第三類為聚落中有戰功獵績素孚人望的軍事領袖,亦因其經驗能力而為眾所公議推舉,異於世襲的貴族領袖;第四類為祭儀領袖,通常由聚落中特定的貴族家家長擔任,為世襲制;第五類為聚落中博聞強記、熟識聚落歷史的長老賢達;以及第六類為依賴特殊工藝技術如雕刻、刺青或修造獵具而得享地位的技術領袖(王長華,1995)。其中,聚落祭司及聚落內世襲性專司某些特定祭儀的貴族家,在年中定期和非定期的歲時祭儀裡,召集全聚落居民共同舉行祭儀(王長華,1995)

日治時期,官方對於魯凱聚落採取間接統治的方式。大頭目在聚落中是日本軍警之下權位最高者,但大頭目失去了行使收取貢賦的權力,官方按戶均分水田面積而未賦予貴族特權,均造成土地不再是頭目和貴族的權力來源,其權威程度因而相對地受到減弱。國民政府遷臺後,在地方事務的管理上,行政官僚體系取代了世襲的社會階序制度,有錢有能者和高學歷者透過選舉或應考試服公職而掌有行政資源,進而對地方事務產生影響力。在競爭過程中,頭目和貴族並不佔有絕對優勢,平民也可能因有錢、有能力、或學歷高而握有行政資源。管理聚落的權限轉移至行政機關後,掌有行政資源的鄉長、村長、民意代表等公職人員和社區發展協會理事長成為聚落新興領袖,頭目失去統率權。目前頭目尚保有的是收取攀升禮權和頭目家系命名權。1950年代後,基督教信仰陸續傳入,逐漸取代了傳統信仰,並否定原有神話,頭目和貴族的象徵性權威連帶地失去合法化基礎。由此觀之,信仰變遷和國家行政力量進入等要素的作用,是導致頭目和貴族之象徵性權威失效的主因(王美青,2003)

本主題引用及參考資料

  • 點閱: 4598
  • 資料更新: 2009/11/18 14:31
  • 資料檢視: 2009/11/18 14:31

  • 資料維護: 臺北市政府原住民族事務委員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