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住民族文化知識網

:::
現在位置首頁 > 主題分類 > 祭儀信仰 > 太魯閣族 (Truku) > 傳統祭儀
  • 友善列印
  • 回上一頁

傳統祭儀

傳統祭儀

「傳統」宗教

太魯閣族的傳統宗教,有三個整體的觀念,關於gaya、utux、及sejiq的概念。而gaya是utux所定的規範,涉及了人是否能在世間順利地生存(張藝鴻,2001)。太魯閣人的傳統信仰以utux信仰為主,utux一詞雖指向祖靈(或rutux rudan),但亦包含神、鬼、靈魂等意象。雖然人死後都會變成utux,但真正與自己有切身關係的乃是具有親屬關係的utux。因此,utux的祭拜以祖靈為主要對象,因之關乎個人及其它成員的福祉。觸犯gaya、對utux不敬,皆可能為自己及其它人帶來不幸的災禍厄運。

太魯閣族祭祀分食時有一些規範

太魯閣族祭祀分食時有一些規範

祭舉行祀分食的項目相當繁雜,通常發生在人的關係或生活處境發生轉變時,就需要實踐gaya祭祀分食。曹秋琴的研究指出,祭祀分食活動大致有五種情況:

  1. 人與人之間的關係變化,例如不具血緣關係、不共居共食的人,其關係發生變化時所舉行的,例如獵人的關係、拜師學藝(學習打獵)、結婚、斷絕與人的關係等。
  2. 當個人或家庭添購新物,而物品本身具有使用上的危險時,例如新買的獵刀、獵槍、新的車子。
  3. 當人要轉換活動空間時,例如去山上打獵、新屋落成、在外地賺錢回到故鄉、出遠洋回臺灣等。
  4. 人與祖先的關係產生變化時,如生病、夢兆等。
  5. 個人的行為涉及gaya(不潔、罪責)的部分時。

一般來說,祭祀分食是一種事後治療而非預防的動作,所以通常是在家中受到gaya的回應時才會祭祀分食。舉行gaya祭祀分食常用的牲品為豬、牛,或小型的牲品如雞、鴨,通常豬是最常用的。這些牲品的肉會分給參與分食的親人(曹秋琴,1998)。一般而言,太魯閣族的傳統宗教信仰有以下兩個主要面向:

豬為太魯閣族祭祀分食時最常用的牲品之一

豬為太魯閣族祭祀分食時最常用的牲品之一

(一)中心信仰-- gaya

太魯閣族人(Truku)是一個非常強調遵守祖先遺訓(gaya)的民族,其社會組織是經由祖先的遺訓(gaya)規範之後由祭司(總頭目)主持所有祭禮(smapuh),各個部落的眾頭目以此來分享祖靈所賜的福氣,並共同參與祭祀(mseupu smapuh)、一個血族團體(pnspuan kingal dara)及一個狩獵集團(kingal dupan)共有的生活方式,沒有人可以單獨生活在gaya的意識形態之外。太魯閣族人(Truku)對生命的看法是人死後靈魂必須通過彩虹橋 (hakautux),才能到人類終極安居的地方。當人要過橋之前必須在橋頭洗手,一個遵守祖先所教導的習俗(gaya)的人,洗過手的水是血紅色的,反之則無。因此,人生在世時必須遵守祖先所教導的習俗(gaya),或說人必須活在習俗(gaya)裏面,因為把gaya活活的實踐生活當中,人才能得到永恆的生命。一個遵守祖先所教導的gaya的人,我們說他死後的靈魂是好的,因為唯有這種靈魂才能通過彩虹橋到人類終極安居的地方。太魯閣族人對生命的歷史觀是直線式的,她們會想到因這個輪迴是直線式,所以一個人活在世上她一定要遵守gaya。這個gaya一定要學,因為太魯閣族是沒有文字的民族,所有的gaya都是口傳的經驗(高順益,2002)

太魯閣族人是生活在數種團體結構之中,無法單獨生活在gaga生活意識之外

太魯閣族人是生活在數種團體結構之中,無法單獨生活在gaga生活意識之外

太魯閣族人在世所有言行,必須盡力符合祖先gaya,才能獲得祖靈的保佑,一有違反gaya的情事發生就會觸怒祖靈,祖靈即會降下禍殃加以懲罰。此種懲罰的對象有時只針對犯罪者個人,有時卻會連累及其親族群與部落全體,使得農作欠收、狩獵不獲、獵頭遭到死傷,或者其他瘟疫、天災的侵襲,危及全部落的安全幸福。因此為避免上述情況的發生,必須確保部落的成員都能遵奉祖先的gaya,在每個部落中都有三種人員,負責監督其成員確實奉行gaya。這三種人是頭目、司祭、女巫。頭目掌管世俗行為中的不良習慣約束;司祭負責所有生產有關的祭儀;女巫的任務是在疾病及災害產生時,施法判明其原因,一般來說疾病、災害的原因歸結起來都是有人違犯了gaya。「gaya」可翻譯成風俗,其實它真正的內涵除一般習俗之外,尚包含法律、道德、禁忌、儀式、禮俗、規範等等,實際上這個詞彙以「文化」來視之更為貼切(余光弘,1981)

頭目、祭司及女巫必須確保族人是否遵行gaga規範

頭目、祭司及女巫必須確保族人是否遵行gaga規範

(二)紋面

紋面是太魯閣族特別的文化,依據本族耆老的說法,紋面有以下的傳統意義「真正的人(Balay bi seejiq Truku)」、「真正的人(balay bi seejiq)」、「真正的男人(Balay bi snaw)」、「真正的女人(balay bi kuyuh)」、「男人中的男人(snaw kana snaw)」、「女人中的女人(kuyuh kana kuyuh)」、「真正的漂亮、很美麗(Seejiq bi)」,另外與其他族群的區別,就是族群識別。男人和女人一樣有額紋,同是寬5分長2寸﹐不同的是男人有下顎文寬5、6分長3、4分,而婦女頰紋即左右兩頰寬2寸,由耳側繞過顴骨下端至嘴唇所形成U形,角度最大約135度。紋面功能,有學者認為有以下幾點,包括族群與系統識別、成年的標幟、驗證女子的貞操、避邪繁生、美觀、表彰個人的英勇與能力、通往靈界的祖靈識別等七項。森丑之助在其《台灣蕃族志》一書中提到紋面是成年的標誌、容貌美麗標準。但男子要紋面的要件是要馘首才有資格被紋面,而女子要額紋則無條件,但頰紋則須會織布。一般紋面的年齡男子十六至二十歲,婦女頰紋則在十五、六歲或十七、八歲。另外森丑之助提到太魯閣族,為了要讓小男孩要紋額及頤紋,就帶他去出草,回部落途中,讓其背負馘首到部落,就這樣讓其有資格紋額及頤紋。本族耆老對紋面的定義是族群識別,對婦女而言不只是族群識別,也是對婦女美麗的定義。因此太魯閣族的男人找對象結婚,必定會找有紋面的少女。而少女們要嫁人,也必定會找有出草馘首級經驗的男人。

紋面的器具:木製直形小槌(Qaya Djiyun Matas,長約四五寸的棒狀)、刺針(有學者稱刺刷,長柄、在有刺針的部分其形略橫刷的齒楊枝,沒有金屬以前,用植物刺或竹針)、煤煙(煙末)、瓢或竹筒裝煤煙的容器、竹篦(擦拭血用)、羽毛(紋面完後浸竹筒內的水拿來輕輕刺紋的傷口上來保護皮膚冷卻不致於腐爛)。 松木(harung越油越好)、煤煙(煙末)的製作原料和方法:松木(harung越油越好)把黃銅鍋放在正著燒的松木上,使煤煙黏在鍋底,等冷卻後刮下放進容器內備用。紋面的季節(Jiyax Ptasan):以氣候寒冷,晚秋或冬季為最宜。地點:室內床上或倉庫邊舖蓆仰臥躺下,頭部墊付藤製背負籠。紋面(Ptasan Dqras):少年紋面,有媽媽或姊姊在旁用手壓著頭,紋面師左手持刺針放在要紋的臉上,右手持木製小槌輕輕的打,使刺針刺臉並用竹篦擦拭血跡,然後用手指頭沾上煤煙塗抹在刺紋傷口上幾次,這樣紋面工作初步完成。接下來的就是作保護的工作,紋面一日完成,三日至五日被紋面處最痛苦,而且臉上局部會腫脹。前兩三日只能吃薄粥,一週後局部的腫脹退了就可恢復普通食物。但要在家內靜養數月,等到完好了才可外出。額紋(Ptasan Pnglux)都是有框式或無框的單一直紋,德克達雅(Tkdaya)的最複雜,有三五七條不同形,道澤(都達,Tauda)除單一直紋外,還有十字形。而頰紋是半弧式單十字交叉花紋形及半弧式單十字交叉花紋形,其弧形約135度。頤紋(Ptasan Bkluy)僅成年男子且有馘首經驗者,才有資格刺頤紋。頰紋(Qaya Djiyun Ptasan Dqras),太魯閣族頰紋的網狀紋最密,形式最為統一。

仿紋面的太魯閣族少女

仿紋面的太魯閣族少女

圖片來源:網友洄瀾網有限公司 蔡宗益拍攝創用CC「姓名標示-禁止改作」2.5版台灣(將開啟新視窗)

刺針的柄是以乾而輕輕的桐木,長短不一,成棒狀。扁平的木柄上植齒楊枝(沒有金屬以前,用植物刺或竹針),有金屬後植銅針二、三列,刺針有八枚(最少有四針)排成一排。刺針有二種,刺額紋及頤紋的較小,共有六針,刺頰紋的則較大。為使在扁平木棒的能固定,故再用膠狀體物質,將針粘黏住。另外,紋面師是很備受尊敬的人。紋面的時間選擇在秋冬之際,地點則在家裡或在倉庫下。

紋面材料則是:a.以松樹當薪柴燒,然後把黃銅鍋放在火堆上燒,燒到鍋底有黑灰,再取灰放進竹筒內;b.用竹篦擦血;c.用木頭當槌子;d.木製紋面用的工具上,釘上7-10根併排的金屬針;e.地上鋪茅草蓆,用藤編的籠子當抬子,紋面時一人得扶被紋面者的頭。紋面者,部落內專門負責的人才、有權威的人、家家代代相傳者﹐才有資格替人紋面。若有人沒有經過允許,隨便替人紋面,就得賠償專門負責的人幾倍。紋面者大都是婦女。痊癒時間:約四個月才消腫,初期的十天,要不斷的用羽毛沾清水擦臉,是為了不使被紋面的部位發炎及萎縮。被紋面者的周圍都要放嫩葉。

此外,太魯閣族人的傳統巫術占卜主要有以下幾種類型:

(1)鳥卜,鳥名叫Sisil
  • 要上山工作或打獵若Sisil在左邊叫聲表示不吉利趕快退回家。
  • 要上山工作或打獵若Sisil在右邊叫聲表示吉利可繼續前進。
  • 要上山工作或打獵若Sisil由左邊飛到右邊表示吉利可繼續前進。
  • 要上山工作或打獵若Sisil由右邊飛到左邊表示不吉利趕快退回家。
  • 要上山工作或打獵若Sisil在你前面飛來飛去表示不吉利趕快退回家。
(2)走路卜

出門走路絆腳石或絆腳木頭而跌倒是不吉利趕快退回家。

(3)夢卜
  • 夢到祖先給東西,是有獵物可得之預兆。
  • 夢到祖先罵你,是不吉利不祥的預兆。
  • 夢到大洪水,是會生重病的預兆。
  • 夢到貴重東西失去了自己或家人,是會有死亡的預兆。
  • 夢到病人,是自己會生病的預兆。
  • 打獵中,晚上夢到家人生病,是不吉利趕快退回。

歲時祭儀

太魯閣族傳統歲時祭儀的各種祭祀活動之展開,係依靠一群親族或假定親族所形成的團體Gaya來運作的,不論甚麼樣祭儀,均以對祖靈或神靈的感恩為主要目的。因此依據這樣的觀念,本段所要強調的太魯閣族的歲時祭儀是(感恩祭Mgay Bari),如果我們追溯,全臺原住民曾受漢族的壓制以及遭遇日本統治,在文化上受到統治,因此,昔日的宗教觀念及各式祭典活動等,已大幅的變動,有很多部落的傳統宗教觀念、各式祭典活動,不是已經消失,就是已瀕臨消失的邊緣,尤其從原居地被強迫遷徙到新的環境之後,更造成部落結構的改變,也產生變更或捨棄舊有的習慣。

現在的祭儀慶典活動已加入更多新鮮的舞蹈元素

現在的祭儀慶典活動已加入更多新鮮的舞蹈元素

圖片來源:網友洄瀾網有限公司 蔡宗益拍攝創用CC「姓名標示-禁止改作」2.5版台灣(將開啟新視窗)

依據日本人類學者的說法,本族每年的歲時祭儀有居住在中央山脈即布洛灣以內之深山地區者稱內太魯閣族的小米播種祭(12月)、收穫祭(6、7月)及祖靈祭,以及居住在靠近太平洋沿海地區者稱外太魯閣族的小米播種祭(12月)、收穫祭(6、7月)及馘首祭(森丑之助,1917)。此外,日本人類學者柴仕誠太郎及森丑之助的記錄﹐他們把太魯閣族,因居住地域的不同﹐分為內太魯閣族(Truku Mkbaraw),指居住深山裡的族人指布魯灣部落(Alang Bruwan)以內深山;外太魯閣族(Truku Mksiyaw),指居住靠太平洋沿海地區)。內太魯閣族(Truku Mkbaraw)的歲時祭儀有播種祭Mqaras Tmukuy、收穫祭儀Mqaras Knciyan及祖靈祭Smapuh utux。外太魯閣族(Truku Mksiyaw)歲時祭儀:有播種祭Mqaras Tmukuy、收穫祭儀Mqaras Knciyan及馘首祭Hadur mdkrang(柴仕誠太郎,1916;森丑之助,1917)。柴仕誠太郎及森丑之助兩位學者的共同點是認為播種祭Mqaras Tmukuy、收穫祭儀Mqaras Knciyan在族人發祥地Truwan是整個族人,大家一起來慶祝,(屬於大型的慶典活動如阿美族的豐年祭),但遷徙到中央山脈後,因居住的地區不同也找不到大的平原可供居住,因此各個家族形成一個部落居住,故祭儀都由家族型的部落各自舉行。

2009年7月份舉辦一系列的太魯閣族文化活動,包括Mgay Bari

2009年7月份舉辦一系列的太魯閣族文化活動,包括Mgay Bari

再者,根據太魯閣族耆老的口述,有關太魯閣族的歲時祭儀,一致認為感恩祭(Mgay Bari)意即感謝神utux賜豐富的東西,應以感恩祭(Mgay Bari)為太魯閣族的祭典。「祖靈祭」最主的目的是Mlawa utux pais nngalan tunux ni mseupu phadur意即:呼喚被馘首者的的靈魂,一起來慶祝歡樂,其次是醫治病人。以「感恩祭」成為我們太魯閣族每年的重要祭典。最適合教育現代太魯閣族年輕人。為了還原祖先傳統的宗教信仰及神靈的賜福與保佑,並祈求明年神靈給我們更多的獵物及農作物的豐收為目的的感恩祭(Mgay Bari)祭儀。

(一)感恩祭Mgay Bari

太魯閣族以「感恩祭(Mgay Bari)」為每年舉行最大祭儀活動,如2009年舉行全國性的「Mgay Bari 感恩祭」,活動期間從2009年7月1日至7月31日有一系列的慶祝文化活動,其中最特別幾項活動有:(1) 2009年7月4日凌晨1點30分至清晨6點,祭司帶領部落耆老在深山的祭儀儀式。早上8點至12點另有慶祝活動;(2)為了所有太魯閣族取得共識及認同,第一次在萬榮鄉舉行「Mgay Bari太魯閣族歲時祭儀」,最後萬榮鄉鄉民一致認同並於在8月中同樣舉行「Mgay Bari太魯閣族歲時祭儀」的文化活動。

傳統上太魯閣族人播種及收割前,祭司得先去野外樹叢裡四天準備祭神的工作。獻祭時間是在半夜月亮剛出來的時候,進行為期一天的祭神儀式。要出發到祭神的地方前,祭司(Msgasut)在家對男孩說:現在我們要去祭神了,你絕對不可以說話,要安靜。說完了祭司將爐中火熄滅,並且將爐中的火灰及木頭清理乾淨,帶到外面丟掉(意即:除去舊的壞行為,建立新的好行為,以乾淨心,來迎接新的未來)。然後,用新的木材放在爐灶上燒(祭神期間不得熄滅)。接著,點燃男孩手上的火把,一起去叢林祭神,當祭司在築壇祭神時,男孩手持火把,站在旁邊注視著祭司祭神。祭司先將帶來供物小米、玉米、地瓜、芋頭、豆等擺好,祭司就開始念念有詞的祭神,而祭神的祭語(語意)就如下列說明:『編織的神阿!我們感謝祢,因為所有的種子及農作物都是祢的手所造成的,我們播種之後,從發芽到結果,使它接觸陽光、雪、雨水、露水、風。另外所有的生命如:野獸、鳥、昆蟲及海中的魚和河中的魚,及我們人類都在你手中。今年我們所種的農作物:小米、甘薯、芋頭、高梁、玉黍蜀、豆、麥、小黍等都豐收。養的豬、雞及所有獵到的野肉都是祢所賜予的。今年因為祢讓我們擁有豐收的一年,我們向祢獻上感恩,請明年一樣的祝福我們豐收。神阿!感謝祢!』

祭神完,,族人們帶著祭祀過的物品返回部落,而此時部落的族人們都希望拿到祭司手中的那一份供品。部落族人從祭司手中接過摘小米用的小米竹片刀來(象徵性)的來遮取小米並開始唸著(語意):『神阿!今年由於祢的眷顧,我們生活很順利,並且度過豐收的一年,也讓我們生活飽足,我們將我們種的農作物及飼養的動物獻給祢,現在我們再獻上對祢的感恩,希望祢歡喜接納。』(2009,金清山)

2009年7月在秀林鄉富世村舉辦的全國太魯閣族Mgay Bari

2009年7月在秀林鄉富世村舉辦的全國太魯閣族Mgay Bari

包括花蓮縣及南投縣的二十幾個太魯閣族部落族人,一同聚集秀林鄉

包括花蓮縣及南投縣的二十幾個太魯閣族部落族人,一同聚集秀林鄉

太魯閣族耆老感謝祖靈之庇佑

感恩祭一開始,即請耆老對祖靈做感謝,感謝祖靈保佑族人平安,且使農作物豐收、獵得豐富的獵物。也請祖靈繼續保守部落同胞平安,我們也會遵守祖靈的規範。

單位:本專案團隊拍攝
地點:98年花蓮縣秀林鄉全國太魯閣族感恩祭

(二)祖靈祭Smapuh Utux Rudan

祖靈祭是在小米收成完畢後,各家族的男士們,一起上山打獵,他們打獵回來後,各個家族拿樹葉將小米糕、獸骨及酒包在裡面,然後拿到屋外掛在家附近樹枝上。之後,再拿一點小米糕拿來祭祖靈說:「祖靈阿!我們將所有的農作物及動物等這些獻祭給祢,希望祢歡喜接納,蘇司!感謝祢」。祖靈祭是個別的家族舉行,是不定期的舉行,例如明天要上山狩獵、工作之前一晚就會殺一隻雞來祭祖靈求保佑或使獵物豐收。另外每每東西時都會捏一點拋出地上口裡同時說蘇斯!(Sus給祢祖靈)。

(三)馘首祭Hadur Mdkrang

族人單獨出草是很少有的事,而一組人去是常有的事,稱之為出草獵團。有發起人,並有一位帶隊者,一般來說他是部落的領袖或族長。當出發時必須先去報告長老,得到他的同意之後,才可以準備出發,出發當時,禁止婦女摸苧麻絲,婦女準備要帶去的小米,小米糕及米酒,家裡的火不能熄滅。出草獵團集合到部落郊野作出發前詳細的計畫。出草獵團的隊長以葉子為水杓盛水,用葉子醮散於水在隊員的頭上,祈求隊員的保平安。隊員手持獵刀蹲坐聆聽隊長說話,後皆以手指浸水中,此為水誓禮。出草獵團當晚搭棚夜宿在野外等夢占,如果夢占是好的及連續三次的鳥占,如果鳥占是「凶」的,則要立刻打道回家,不能繼續前進。但如果鳥占是「吉」的,則可繼而往目的地前進,到達目的地之前隊長在每一早上用樹葉在隊員身上搖晃。在敵人部落附近隱密宿營,並留一位年輕人看守東西,這時獵過敵人首級的人穿上短上衣及洗手。並派去窺探敵人的部落,看看是否可容易進攻,如果容易進攻則立刻進攻,或在路邊等候人經過,又有人經過時就用長矛、槍、箭來把他殺死、取頭。獵取敵人首級後,回到部落附近隱密宿營的地方,並即行迅速撤退到敵人追蹤不到之安全地帶,獵首級者取出敵人首級並在溪畔上把腦漿清洗乾淨,在放進首級袋讓年輕背上。出草獵團一路上高聲歡呼,在到部落附近時再次高聲歡呼,朝向部落開槍,聽到槍聲一次則表示獵取敵人的首級一個,兩槍聲表示兩個,以次類推。知道那一家的人獵取敵人的首級,則那家的人就要立刻帶著英雄服去迎接他並給他穿上英雄服。

進到部落時,獵取敵人的首級者抓著首級的頭髮在病人身上搖晃,病人就會得到痊癒。之後,帶到自己的家讓他吃肉、小米糕及喝酒,整夜狂歡喝酒跳舞。第二天帶到部落領袖的家裡,一起整夜狂歡喝酒跳舞。第三天則輪流在各個出草獵團的家整夜狂歡喝酒跳舞,他們給他喝酒餵食對嘴一起喝酒歡樂。這些結束之後,部落領袖把首級置於敵首架上,新的放置在中央,舊的移至兩邊,並且給帶上「菖蒲根製成的項鍊」。安置完畢之後,首級架旁豎立凱旋旗,凱旋旗之製造,橫切蓪草莖蕊做成小圓板多數,以麻線綴之,坐瓔璐狀,併其數條作旒一條,繫之於竹竿頂上。部落領袖在級首前蹲坐開始祭敵首說:「經過我們的努力,你能來到我們這裡,今以盛餐招待,你的家人一定很擔心,而你在這裡有盛餐招待,所以請速召你的家人或族人一起同來」。部落人不論老少都忘了疲累的身體,五、六天一起慶祝狂歡跳舞,而獵首者約十天穿著英雄服,過了之後就恢復穿上自己原來服裝。

出草獵團中有傷亡或戰死的,其屍體在歸途中棄置於叢林裡一以獸皮蓋上並用樹枝壓住,以防敵人或野獸來破壞,且其所獵的敵首棄置路上,棄置而歸。到了部落也不立刻進去,而是趁夜中一個一個寂然回到部落,各以其衣服器具棄之戶外,裸體潛行到自行家門口時,用小石頭向家屋丟去,叫醒家人開門進去。第二天早上再穿上棄之戶外的衣服,用過的刀不再使用,而另換一把新刀。發起者對死者家屬賠償,如大鍋、槍、刀、斧頭,這些並不是要給喪家而是要丟棄成廢棄物,帶領者亦必須到郊野殺一頭豬,切成一小塊串在藤條上分給部落人以求饒恕原諒。如果帶領者不這樣做的話,喪家會到帶領者家進行攻擊。如果有出草獵團人員受傷,帶領者要負擔所有的醫療費(巫師費)用。另外找出部落中違反誡規者,如果找到了,他就要賠償所有的醫療費用。出草期間家裡爐灶中的火不能熄滅,禁止相互施和受,禁止摸苧麻絲及織布,另外其他未去出草者亦禁止到別人的家,禁止聽玩笑的話,主要是為不破壞出草的目的。到達部落,聽到織布聲時,晚上可以安心的睡覺。

本主題引用及參考資料

  • 點閱: 20649
  • 資料更新: 2010/1/4 17:17
  • 資料檢視: 2010/1/4 17:17

  • 資料維護: 臺北市政府原住民族事務委員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