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住民族文化知識網

:::
現在位置首頁 > 主題分類 > 祭儀信仰 > 太魯閣族 (Truku) > 近代信仰
  • 友善列印
  • 回上一頁

近代信仰

近代信仰

傳統信仰中,除了祖靈祭之外,太魯閣人按照一定的農耕週期,而進行各種歲時祭儀,包括播種祭、收穫祭等,以及不定期行的獵頭祭、祈雨祭、祈晴祭等。隨著基督宗教的引進,及生計方式的轉變,傳統祭典的舉行已大幅減少,甚至銷聲匿跡。惟在近年復振族群文化之風潮中,開始有部分部落重新舉辦祖靈祭等祭典。希望尋找對外關係上的族群代表性,而懷抱著重建族群文化的想法。族群認同通過族群內部的實踐,常是以自我詮釋來進行文化傳承。如1999年由花蓮縣太魯閣建設協會及可樂文化傳承協進會共同運作,分別在花蓮縣萬榮鄉及秀林鄉富世村舉辦的祖靈祭;以及2000年秀林鄉公所舉辦的祖靈祭等等(旮日羿‧吉宏,2002;邱韻芳 2002)

外來宗教

西方基督宗教在日治中期便已傳入太魯閣地區,花蓮太魯閣一帶是臺灣「山地」部落中最早受到基督長老教會影響的地區,1924年時便出現第一位信徒Ciwang- Iwal(芝苑、姬望)(江天順,1965;邱韻芳,2004)。惟因日本政府的禁止,日治時期的傳教效果並不彰。至戰後,接受西方基督宗教的族人迅速增加,主要的教派包括基督長老教會、天主教、真耶穌教會等。

位於秀林鄉富世村的姬望紀念教會

位於秀林鄉富世村的姬望紀念教會

改宗信仰基督宗教,對太魯閣人的utux概念產生了認知上的轉變,而基督教教義中,對「罪」的概念,也導致族人以原罪去理解早期祖先出草殺人的惡習,進而認為自己個方面不如平地人的現況,乃因祖先出草的惡果。另一方面,太魯閣人對於我群與他群間關係的認知也受到影響,在過去非我族類均是敵人,皆可出草,而今,所有的人都是上帝的兒女。因信仰基督教教義而來的認知改變,使得族人可以合理化目前所處的困境,但同時也深深影響他們對自我族群歷史的看法(邱韻芳,2004)

宗教領袖

太魯閣的傳統宗教信仰中,但有所謂祭司的角色,但非所有祭司皆為專業,如tauda群有專業祭司與祭團組織,而truku群多為部落住區的族長取代。造成此項差異的原因在於當初促成自南投東遷時的動力不同。tauda群乃因受tkdaya群之壓力被迫整個部落遷移,其中包含祭司家族。而truku群東遷的原因乃在尋找耕地與獵場,是屬於零星的遷徙。另外一個原因是truku群部落不斷分戶的結果,也使得傳統祭團組織無法維繫,親屬關係便成了組織人群的主要力量(邱韻芳,2004)

祭司負責所有與生產有關祭儀,指導部落成員遵循祖先的gaya,舉行特定祭儀,按一定的農作週期播種、收割,並在祭典中向祖靈祈求農產豐收,狩獵及獵頭皆能多獲,且四時平安(余光弘,1980)。另有女巫在部落發生疾病或災害時,施法判明事因。一般來說。疾病、災害的產生,都是因為有人違犯了gaya,導致祖靈的憤怒而致病招災(余光弘,1980)

當代信仰基督宗教後,宗教領袖則為教會神職人員或長老,協商教會事務的進行。宗教領袖在政治運動中,也可能扮演重要角色,如太魯閣正名運動發起初期,多由教會牧師為核心份子。

參加太魯閣Mgay Bari活動的族人,很多亦是虔誠的基督教徒

參加太魯閣Mgay Bari活動的族人,很多亦是虔誠的基督教徒

時至今日,太魯閣族的傳統社會文化產生極大變遷。不同時期中的部落移住,導致各住地成員來源十分複雜,原有的血緣、地緣關係遭到打散。游耕、狩獵等傳統生計的改變,亦使得部落其它家戶間的共作共祭關係早已失去。年輕人外出求生,對土地的需求降低,接受新式教育等因素,更促使昔日部落及家族中極為重要的老人地位隨之下降。基督宗教各教派的傳入,取代了原有的祖靈信仰,導致傳統部落組織的及權威體系的解體(余光弘,1980)

太魯閣族部落的青年通常每週都會花時間參加教會的青年聚會

太魯閣族部落的青年通常每週都會花時間參加教會的青年聚會

本主題引用及參考資料

  • 點閱: 4599
  • 資料更新: 2009/11/18 14:36
  • 資料檢視: 2009/11/18 14:36

  • 資料維護: 臺北市政府原住民族事務委員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