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住民族文化知識網

:::
現在位置首頁 > 主題分類 > 樂舞 > 阿美族 (Amis) > 舞蹈形式
  • 友善列印
  • 回上一頁

舞蹈形式

舞蹈形式

阿美族舞蹈的最大特色,就是有舞必有歌。現在我們常常聽到的「迎賓舞」、「豐收舞」,並非阿美族人自己對於舞蹈的分類方法,多是外人為了理解加諸的情境定義。實際上,決定舞蹈與舞蹈差異的是歌曲,而每一首歌都搭配著各自的舞步組合。從年祭、一般性歌謠到宴會場合的歌謠,不但歌曲的嚴謹性逐漸減少,舞步動作和歌曲之間的對應關係也應情境的活潑而鬆動,個人技巧也有較多的展示空間,產生了所謂接近即興創作的自由組合(平珩,1987)

然而,年祭歌舞仍是傳統樂舞保存較完整、較不容易改變的部分,根據平珩(1995)有關阿美族宜灣年祭歌舞的舞蹈分析中,阿美族年祭舞蹈有以下特色:

隊形

大抵都是圓圈牽手而舞(因應場地有時形成橢圓等)、排列按照年齡階級層長幼順序。據聞以往在阿美族人的觀念中,年祭中圍成圓圈是為了形成保護不受惡靈侵入,因此若有人非得離開,必須馬上依序遞補。然而大多時候,除內圈長老之外,男性舞隊以開口圓為多。隊形變化尚有螺旋形、蛇形和蜈蚣形,前者是舞隊以前進集中和後退拉開的行進方式造成螺旋的合與開,在視覺上十分具有動態性的效果。另外一種隊形則是隊伍轉身背向圓心牽手而舞。通常隊形的變化依賴領舞者的臨場反應,在連續好幾小時的舞蹈中,如何靈活運用隊形變化與場地空間以營造活潑熱烈的行進,也可看出領舞者的經驗與技巧(國立臺灣藝術教育館)

阿美族舞蹈中的隊形,大都是牽手圍成圈而舞

阿美族舞蹈中的隊形,大都是牽手圍成圈而舞

圖片來源:網友徐小菁拍攝創用CC「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禁止改作」2.5版台灣(將開啟新視窗)
阿美族青年舞蹈壯聲勢

搭配著傳統的歌聲,以整齊的舞蹈呈現出青年的活力與氣勢。

單位:本專案團隊拍攝
地點:98年花蓮縣聯合豐年節

舞步

年祭歌舞的動作以腿部動作較為顯著,不難理解,這是由於雙手要用來與他人連結。腿部動作有走、踏、點、跑、跳等,以二步或四步為基本行進舞式。一般而言,女性較多走、跑的動作。而男性則因為體能要求,較強調跑、跳的動作。一般在迎靈宴中,舞蹈的開始是以二步或四步舞先讓舞者整隊並「暖身」,再逐漸由領舞者帶出靈活的隊形與舞步變化。有經驗的領舞者往往會以快慢交錯的歌謠,調節舞者的體力,使舞者能在好幾小時的舞蹈組曲中維持戰力。

一般而言,阿美族女性舞步中較多走、跑的動作

一般而言,阿美族女性舞步中較多走、跑的動作

圖片來源:網友徐小菁拍攝創用CC「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禁止改作」2.5版台灣(將開啟新視窗)

年祭歌舞隨著部落差異而有所出入,大體而言,南部海岸地區的阿美族其祭儀歌舞隊形與舞步變化較多,樂舞形態較為傳統,其中港口部落(Makotaay)可為代表。而縱谷區的年祭歌舞變化性較少,傳統舞步與動作變化較少,祭儀樂舞受到外來影響的鑿痕也較深。雖然部落樂舞具有區域性的共通處,但是有些阿美族的部落發展出獨特的樂舞,如奇美部落(Kiwi)及都蘭部落(Lataolan)(國立臺灣藝術教育館)

年祭歌舞的內容大致是固定的,其歌舞平常不得演練。然而即便歌舞的形式有限,祭儀歌舞的成員、形式與功能,仍應不同情境而有差異:

雖然部落樂舞具有區域性的共通處,但是有些阿美族的部落也發展出獨特的樂舞

雖然部落樂舞具有區域性的共通處,但是有些阿美族的部落也發展出獨特的樂舞

圖片來源:網友徐小菁拍攝創用CC「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禁止改作」2.5版台灣(將開啟新視窗)
臺北市原住民發展協會表演編織舞

旅北阿美族人一邊演唱傳統歌曲,一邊跳著傳統舞步,這就是原住民活力又樂觀的一面。

單位:臺北市原民會DVD
地點:臺北市2008文化交流系列活動

(一)迎靈祭的男性歌舞

過去男性成員在年祭開始前必須進行類似實習的野外求生與狩獵技能考驗,當他們遠從數十公里外的地點跑回部落時,必須在部落群眾面前通過公眾的檢驗。經過幾天的禁食、這些男性年齡階層成員(kapah),仍然必須鼓起剩餘的力氣,大聲唱歌、用力跳舞,否則,會成為公眾的笑柄。現在雖然時代改變,但是,歌舞成為體能考驗的意義仍然存在,kapah們按著階層與長幼秩序羅列,奮力踏出整齊劃一的步伐,受圍坐在內圈的長老檢驗,稍有疏失,類似階層班長的mama no kapah就會糾正,輕則口頭訓斥,重則施以棍棒(國立臺灣藝術教育館)

年祭開始之前男性成員必須先通過體能測驗

年祭開始之前男性成員必須先通過體能測驗

圖片來源:楊政賢拍攝
(二)宴靈祭

迎靈祭之後,婦女小孩始得加入,祭儀歌舞就好像是祭典的召集令,當部落居民聽到廣場上kapah們的歌聲,就會開始聚集。循例男性依照長幼秩序排好隊伍,而婦女或是另成一列,或是加入自己的先生右側加入舞隊(在此情況下,未婚女子由mama no kapah 帶到自己的心上人右方);小孩則排在pakarogay之後。宴靈歌舞期間,仍然不得鬆懈。只要年長階級成員們還在舞隊中,年紀輕的階層就不能休息,依此類推,一輪的歌舞短則幾十分鐘,長則幾小時,最年幼的pakarogay往往要撐到最後一個音結束才能歇息。從祭儀樂舞中,明顯可見阿美族人嚴謹的倫理觀(國立臺灣藝術教育館)

(三)情人之夜

情人之夜指的是宴靈祭的最後一晚,接連幾天的勞役與體能試驗,這晚總算有放鬆的機會,各組男子歡樂歌舞,年輕未婚的男子則趁機向心上人表白,合意者藉由一同歌舞互訴衷曲。

原來正是從年中祭儀中,善於歌唱跳舞的族人,學習到這麼特別的歌曲與舞步。換句話說,阿美族人也有自己的歌舞學校喔!今天,在阿美族的夏季歌舞學校裡,長老是老師群,愈年長的老師說話愈有份量。各年齡階層的最年長者,則是助教。儀式中,長老圍坐在內圈對年輕人品頭論足,有時鼓勵,有時警告,但大多採用「愛的教育」方法;或是乾脆以身作則下場示範教學一番,讓大家知道薑還是老的辣!不過,最嚴格的是助教,誰可以當助教呢?長得帥、口材好都沒用!因為阿美族是個十分強調長幼有序的社會,年齡階層中最年長的就是整班的班長,是不折不扣的「老大」。他在祭儀歌舞中常常扮演黑臉,手拿著竹子或木條,如果有人腰彎得不夠低、腿抬得不夠高,他的臉就會拉下來,再不改進,‘啪’的一聲木棍就來了,毫不留情。不過現在社會觀念改變,威權式的教育手段大多不管用了,許多時候,訓斥與恫嚇只是表面上的!(國立臺灣藝術教育館)

此外,阿美族「巫師祭」中的樂舞則是另一種呈現的形式。阿美族「巫師祭(mirecuk)」是花蓮縣吉安鄉里漏社阿美族祭祀團體(sikawasay)每年固定於十月初舉行的祭儀,是屬專職祭師的私人性祭儀,以互助的方式每天輪流在一位祭師家舉行。巫師祭(mirecuk)祭儀的目的是為了祭祀祭師們因夢因病而不得不祭祀的神靈(haidan),例如:

  • 火之神(lalevuhan)
  • 太陽之神(cidal)
  • 地心之神(malalenu)
  • 猴神(wugay)
  • 苔石之神(sasapayan)

及自身世世代代的祖靈(tuas),還有藉著祭祀使祭師軀殼內的靈魂(adigu)得以完整。

阿美族音樂學者巴奈.母路(2003)認為就樂與舞在「mirecuk」祭儀的角色扮演而言。在祭師的歲時祭儀中,無論大小儀式都是由固定程序之段落所形成,每一個儀式段落都有它一定的目的、對象、祭品、祭歌、禱詞及身體律動,而段落與段落之間的各種排列與組合,形成各種祭儀的不同儀式結構。「樂」與「舞」在「mirecuk」祭儀中分別稱為《luku》與《cikay》。不僅是儀式中二個重要的元素,更是區隔一般阿美族日常歌(radiyu)與舞(keru’)的重要名詞,要了解樂與舞兩者之間的關係必須先分別對樂與舞有認識的初步概念。而這概念之形成可從瞭解樂與舞的定義、內容、形式等方面來建構。(臺灣原住民族文化數位典藏入口網站)

本主題引用及參考資料

  • 點閱: 14445
  • 資料更新: 2009/11/18 15:16
  • 資料檢視: 2009/11/18 15:16

  • 資料維護: 臺北市政府原住民族事務委員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