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住民族文化知識網

:::
現在位置首頁 > 主題分類 > 樂舞 > 阿美族 (Amis) > 舞蹈賞析
  • 友善列印
  • 回上一頁

舞蹈賞析

舞蹈賞析

阿美族奇美部落「年祭」ciopihay舞蹈

奇美(kiwit)是中部阿美族的一個古老聚落,奇美是kiwit阿美族的音譯,原意是指一種質地堅韌,可以用來捆綁東西的爬藤-海金沙,引申其意,即表示部族的生命有如樹藤般堅韌。每年年祭(ilisin)活動盛大舉行,歌舞服飾方面十分出色。奇美部落至今尚保有男子年齡階級組織,捕魚祭和豐年祭的活動,都還依照傳統的方式舉行,其音樂和舞蹈在阿美族文化中佔有非常重要的地位,尤其以豐年祭中由青年男子所跳的ciopihay舞蹈最為特別(洪德生等,2006)

奇美(kiwit)部落是中部阿美族的一個古老聚落

奇美(kiwit)部落是中部阿美族的一個古老聚落

阿美族傳統豐年祭的舉行,在過去實施山田燒墾,種植小米的年代,是以小米收割入倉後,到下一期開墾焚地播種前這段時間內為準,部落頭目與長老會自行決定舉行時間,不過大致上會在小米收成入倉後一個月內舉行。清末阿美族人學習漢族種植水稻後,便改以水稻的收成時間為準。豐年祭是阿美族的年度大祭,傳統上短則三天,多則半個月,祭祀過程與內容依各部落習慣上之不同而有差異。現今廣為熟知的豐年祭,指涉的應為世居臺灣花東平原地區的阿美族於每年國曆7至9月期間,為慶祝水稻豐收而對上蒼獻上感謝大祭的重要祭祀慶典,並以此作為舊年的跨越與新年的開始,類似於漢族的農曆過年,然實質內容仍有所不同(洪德生等,2006)

奇美部落與海岸的阿美族以及縱谷的太巴塱部落淵源深厚,根據傳說屬於發源部落。雖有著類似「年祭」的祭儀文化,然而奇美的Ciopihay階層卻發展出一套獨特舞步動作,由頭戴羽毛高冠、下半身僅著黑色短裙的Ciopihay階層之年輕男性,手拉著手圍成一封閉圓圈,以大幅度的單腳前拋隨即向後拉開身體的動作著稱。族人解釋此動作來自先人觀察天上飛鷹動作而創。如此獨特而令人驚艷的表現,經由傳播受到許多團體的再生產,而成為阿美族的代表性舞蹈動作之一。奇美部落年祭青年組Ciopihay歌舞先由男子年齡組開始,女性在最後一天加入。奇美男子年齡階級組織中的第二級Ciopihay青年是活力充沛的一群,唱跳專屬此級的Ciopihay歌舞,具有強韌的爆發力,除了技巧和團隊默契外,更須要有耐力和毅力,展現阿美族奇美部落「年祭」中年齡階級的特殊精神(洪德生等,2006)

在頭目的帶領下所有人都加入跳舞隊伍

在頭目的帶領下所有人都加入跳舞隊伍

圖片來源:楊政賢老師拍攝

阿美族太巴塱部落年祭中的「獻酒」儀式

阿美族傳統「年祭」活動進行過程中,「獻酒」是一種向長輩祈福感恩,深具特色的儀式內涵。茲以花蓮縣光復鄉阿美族太巴塱部落傳統「年祭」為例說明如下:

阿美族太巴塱部落的年祭透過舞蹈表達出對始祖「太陽」的虔敬與感恩,儀式充滿對祖先及年輕人的疼惜。太巴塱部落的歌謠相當豐富,在祭祀活動中,歌聲成為祭品,是通往祖靈世界的路。部落族人以歌聲標記出祖先們的足跡,以歌謠敘述部落的傳說與源流。年祭裡,歌謠有嚴肅也有輕鬆的一面,當然也可以藉由歌謠強化各年齡階級對年祭的認同。每個年齡階級都有他們慣唱的歌曲,因而可從歌謠中得知唱者的階級。整個太巴塱「年祭」儀式中,則以向長輩祈福感恩的儀式「獻酒」最具特色。

「年祭」期間,太巴塱部落的婦女、媽媽們帶領著自己的女兒到祭場中,以自己釀造的小米酒,一一向頭目等人獻酒祈福,這樣的「獻酒」儀式是滿足族人蒙福求安的要求,也是女性慰勞男性在一年當中付出心血勞力,為部落及家庭帶來平安快樂的生活。在「獻酒」中晚輩向長輩、女性向男性獻敬,以一杯杯經過時間釀造的「酒液」表達充滿感恩的情懷,可說是阿美族「年祭」期間儀式行為中,最溫馨且充滿希望的祭儀內涵(張斯博,2007)

快樂活潑的阿美族舞蹈表演

位於東臺灣的阿美族人以生動活潑的阿美族人,以舞蹈顯示出其團結的生命力。

單位:本專案團隊拍攝
地點:98年花蓮縣聯合豐年節

阿美族港口部落年祭傳統樂舞介紹(原舞者,2004)

(一)港口部落(Makotaay)

港口部落屬海岸阿美族的一個部落,位置在花蓮縣豐濱鄉港口村,地理範圍位於花蓮秀姑巒溪河口北岸,可說是東海岸阿美族重要的發祥地之一。時至今日,港口部落尚保存著嚴謹的年齡階級制度與豐富的「海祭」、「年祭」等傳統祭儀樂舞。無論從文化、歷史或地理等之角度看,港口部落都是獨一無二的。從空中俯瞰,港口位在臺灣東部海岸的中心點,沿著秀姑巒溪逆流而上,可以穿過東海岸山脈,深入花東縱谷,與中央山脈連接。港口部落是阿美族向南、向西、向北分佈、移動的心臟。

根據記載,港口部落最早遷來的阿美族是Ci'poran氏族,係由綠島渡海到臺東登陸,最後抵達了大港口與港口的河海交會處,建立了芝舞蘭社(Ci'poran社),加上後來遷住的氏族,形成當時的大部落。但是在清朝時,清軍為了開通後山道路而與阿美族起衝突,導致族人四散,一年之後,部分人被清廷招撫回原社居住,用計殺害了部落男子,讓族人不敢再回芝舞蘭,轉而遷到了赤公山西南側的Makotaay溪附近建立新社,並命名Makotaay。

1924至1925年間,因為部落人口的增加,部分人開始向外移動,其中移到Makotaay的下方聚落者,稱為「蘭諾(Lano)」,即今日的大港口部落。

(二)港口部落年祭ilisin

阿美族社會以濃厚的母系社會親屬組織和男性年齡階級組織著稱。在傳統「從妻居」的制度支持下,女性在親屬組織中佔有重要地位,但部落性的活動大多由男子負責,男子參與部落性事務係透過男子的年齡階級組織運作,這可從傳統阿美族部落「年祭」活動內涵獨到充分理解。

花蓮縣豐濱鄉阿美族港口部落的「年祭」仍保留一些古老的型態,在每年夏季七月中下旬農作收成後舉行。族人的傳統觀念未變,認為年祭是水稻收割之後必須舉行的祭儀活動,是向祖先神靈malataw感恩以及驅邪除疫的儀式。祭典活動由男子年齡階級組織舉辦,期間嚴格執行紀律,違者接受處分,階級制度於此時充分發揮,一律按照年齡的大小分配任務。

祭典的開始從第一天晚上十時起通宵直至次日早上十時止,稱為迎靈祭。老人階級mato'asay坐在內圈的位置上,可唱歌飲酒,並自由進出,外圍是青年階級和壯年階級的歌舞範圍,除非有特別的事情,終日不得離隊或早退,青年層的領導階級mama no kapah嚴格執行紀律,須臾不離的領導或指揮全體的歌舞。

第二、三、四天為宴靈祭,每天下午五時起至深夜十時止,每日歌舞的形式與迎靈祭相同,始終反覆不變,參加歌舞的全為部落男子,雖然舞步變化不大,但男子組的歌舞有其特色,並充滿力與美的震撼,其中包括了未婚男女相互認識的鵲橋會pakayat、選拔優秀青年的表揚paiwa、以一杯無限的敬意向族人長輩獻酒的palimo以及祭典歌舞最後一首,如海浪波濤的歌舞mirecok,由各年齡階級依序向族人長者致敬等的祭典內容。

最後一天則為女子組之歌舞,僅少數青年層的領導階級mam no kapah及malakacaway階級協助活動,歌舞形式與男子組相同,僅有一首女子組專屬的歌舞,稱為mipihay。其中,「酒」在即將晉升「青年層的領導階級」階級的「晉階(pacakat)」祭儀中的角色最為特殊。

阿美族的年祭最後一天則為女子組之歌舞

阿美族的年祭最後一天則為女子組之歌舞

圖片來源:網友徐小菁拍攝創用CC「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禁止改作」2.5版台灣(將開啟新視窗)

港口部落的年齡階級mama no kapah為青年階級中負責領導、指揮的最高階級,又稱為「青年層的領導階級」。晉階(pacakat)的儀式是要讓晉升為mama no kapah的年輕人在整夜通宵歌舞後,當太陽升起時,通過一口氣將一大碗米酒喝完的考驗,這是祝福mama no kapah有足夠的能力去管理低階的年輕人,有能力去保護部落,強化年齡階級組織,使部落更團結。希望藉著打敗一大碗米酒的經驗,讓他們更勇於接受更大的挑戰。

(三)港口部落海祭misacepo'

阿美族的「海祭」,北部阿美族稱為miladis、海岸阿美族稱為misacepo'、馬蘭阿美族則稱為mikesi'。以花蓮縣豐濱鄉港口部落關於「海祭」的論述文本為例:「傳說中,阿美族原居住於南洋某地,因為觸犯了造物神,受造物神懲戒以洪水毀滅之。只有一對兄妹在海神的保護下安然漂流到臺灣島,而能在此繁衍後代。兩位漂流過海的阿美族祖先們,為了感念海神的眷顧,便在每一年登陸的日子裡,向海神祭祀」。另一方面,港口部落臨海而居,部落族人靠大海維生。海祭活動的目的,是祈願並祝福出海捕魚的部落居民能滿載漁獲,且平安的歸來,這不僅是展現阿美族靠山靠海的生活信仰文化,也是體驗生命共同體的共合、共生。並在揚帆出海前,所有的青年們請到聚會所來,族裡的長者,及有經驗者將會指導如何網魚,以及傳授在大海中捕魚的技術。海祭的參與者均為年齡階級組織中的各組成員,包含老、中、青,嚴禁女性族人接近或參與,並在海祭的前一天開始下海捕魚,除供作祭拜海神的祭品之外,亦分享族人共食。

(四)港口部落「年祭」樂舞
(1)祭前祭 Mitekas

祭司於自家舉行祭儀,向Makatao天神稟報部落將舉行ilisin並祈求族人來年的平順與農作物的豐收,獻上祭物,以感謝Malatao的恩澤。

(2)勇士歸來 nokay no miawaway

青年階級的第四級(miawaway)在燒山墾田的時代,職司山上農作物之巡邏,常駐時間往往長達數個月之久,在收成返回部落時,部落以盛大的儀式來迎接他們。當miawaway返回時,身上的配備有刀子、火把、打獵帽及背簍、行李等。平均年齡在25歲至29歲的miawaway正逢適婚年齡,因此,在迎接他們的同時,家裡有女兒的家長會使喚女兒到祭典會場迎接miawaway。有時往往會出現數名女孩爭著強奪同一名自己心儀男士行李的狀況。

(3)情人夜 pakayat

過去部落未婚的青年階級,皆夜宿聚會所。pakayat乃牽手之意,製造一個場域與時段,讓未婚青年在公開場合與心儀的女子,或透過青年階級中的前輩介紹,在pakayat時刻結緣共舞。

當然,其中有任意配對者,並不被青年或少女接受,媒人通常由29歲~33歲的ciromiaday來擔任。

(4)獻祭 Palimo

晚輩對家族的叔叔、伯伯、兄弟的一種禮敬表現,母系社會中,入贅的男性在本家需要人力協助時,可以回本家幫忙。為了感激faki(叔、伯、舅等),一年當中對家庭的協助,與對部落的辛勞付出,家族的晚輩會在palimo時,帶著自家釀的上等好酒,在祭場上恭敬的對faki敬酒,一杯酒代表著無限的感恩。

faki在接過酒杯的時候,重重的頓一下左腳,並把酒杯高高舉起,表情是喜悅又驕傲的,動作是炫耀的,巴不得別人都看見自己的晚輩在榮耀自己,在飲下這杯酒之前,高分貝的說著「palimoay matini ko ci wawaay」或「ci kakaay」之類的豪語。

(5)表揚 pa'iwa

從ciromiaday到mama no kapah當中選拔出優秀者數名,他們將擔任青年階級的重要職務。當家長得知自己的兒子將要被表揚時,家長主動為兒子準備生薑。因為按照慣例,接受表揚者除了被長輩嚴厲的訓示,甚至會被族人吐口水。父母親擔心自己的兒子在這種近乎苛責的鼓勵方式之下,情緒過度波動而暈厥,所以,偷偷準備生薑以備不時之需。

(6)晉階 pacakat

港口部落的年齡階級中mama no kapah為青年階級中負責領導、指揮的最高階級,又稱為青年之父。

pacakat的儀式是要讓晉升為mama no kapah之年輕人在整夜通宵歌舞後,當太陽升起時,要通過一口氣將一大碗米酒喝完的考驗,這是祝福mama no kapah要有足夠的能力去管理更多低階的年輕人,有能力去保護部落,強化年齡階級組織,使部落更團結。希望藉著打敗一大碗米酒的經驗更能勇於面對接受更大的挑戰。

(7)復歸 mirecok

港口部落的舞蹈牽手成圓的方式是單牽,即左右兩人單手相牽,這是普遍常用的牽手動作。mirecok表示「一個接一個」或「復歸」之意。在每一天的ilisin歌舞祭要結束時的最後一首歌,稱為mirecok。在長時間的歌舞之後,為了有提振族人歌舞的精神,舞蹈牽手方式則改為隔鄰雙牽的交叉方式,通常這類的舞蹈動作較為激烈,一方面要一個接一個的(各個年齡階級)向部落長老及族人感謝,一方面也要在快結束時,再把心態拉回到祭儀剛開始神聖的心情。

阿美族的舞蹈牽手成圓的方式是單牽,即左右兩人單手相牽,這是普遍常用的牽手動作

阿美族的舞蹈牽手成圓的方式是單牽,即左右兩人單手相牽,這是普遍常用的牽手動作

圖片來源:網友徐小菁拍攝創用CC「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禁止改作」2.5版台灣(將開啟新視窗)
(8)送靈 mipihay

年祭的mipihay是婦女專屬的歌舞,這天只有婦女們可以跳,男子只能在旁觀看。mipihay意指送祖靈回天界,ilisin的迎靈工作由男性開始,再由婦女送靈祭結束。

年祭的mipihay是婦女專屬的歌舞,這天只有婦女們可以跳

年祭的mipihay是婦女專屬的歌舞,這天只有婦女們可以跳

圖片來源:網友徐小菁拍攝創用CC「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禁止改作」2.5版台灣(將開啟新視窗)

樂舞影片欣賞

旅北都蘭原住民同鄉會表演祭舞、狩獵之舞

來自東海岸的阿美族人唱著傳統歌曲跳著傳統舞蹈,別有一番風味。

單位:臺北市原民會DVD
地點:臺北市2008文化交流系列活動

臺北市長光同鄉會表演傳統文化慶典歌舞

長光部落的阿美族人,跳著風靡原鄉部落的經典國語老歌,將舞蹈表現呈現出具趣味的娛樂效果。

單位:臺北市原民會DVD
地點:臺北市2008文化交流系列活動

本主題引用及參考資料

  • 點閱: 13334
  • 資料更新: 2009/11/18 15:17
  • 資料檢視: 2009/11/18 15:17

  • 資料維護: 臺北市政府原住民族事務委員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