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住民族文化知識網

:::
現在位置首頁 > 主題分類 > 樂舞 > 卑南族 (Pinuyumayan) > 舞蹈賞析
  • 友善列印
  • 回上一頁

舞蹈賞析

舞蹈賞析

卑南族南王部落「年祭」樂舞

卑南族居於臺灣臺東山海之間的平原,人口11,348人(內政部戶政司,2009年第7週統計資料),主要由八個聚落組成。南王部落過去聲勢顯赫,目前也是各聚落中祭儀規模最大,保存最完整的聚落。南王部落puyuma位於臺東市北方,銜接臺東與花蓮的省道台九線即貫穿聚落中心,將之分為「南」、「北」兩半。行政上,南王聚落原為卑南鄉南王村,1974年南王村與鄉內幾個村落劃歸當時的臺東鎮。翌年臺東鎮升格為臺東市,南王也就成為臺東市的一個行政里。當地有漢人經營的店鋪如電器行、機車行、文具店、雜貨店,不過,很多用多數居民還是到離聚落約十分鐘車程的臺東市區中購買。南王聚落是1929年(昭和4年)由原居今日卑南里一帶的卑南社人遷建的。卑南社在東部地區素來有名,坊間流傳的「卑南大王」即出身該社。光復後,臺南以及豐原等地的漢人先後遷入此地,人口逐漸增加。1971年,漢人登記的戶數與人數已經開始超過卑南族住民(原舞者,1992;胡台麗,2003)

卑南族「年祭」表演

卑南族「年祭」表演

圖片來源:林志興拍攝

卑南族「年祭」樂舞

「年祭」在臺灣各個原住民社會雖有不同的稱呼,它通常都是該社會中最盛大的祭典活動,在主要作物的農耕收穫儀禮結束以後才舉行,經此祭典進入新的年度。「年祭」往往是以一連串的活動形式呈現,不能以單一的一項活動為代表,也不是一天可以完成。它的內容原先「祭」的成份十分濃厚,與各族的信仰體系緊密結合。同時,它也讓負有護衛部族安全重任的 男子在祭典中組織、訓練、成長。有男子年齡階級的社會則舉行成年儀禮,隨著年的跨越,進入生命中另一個階段,負起更大的社會責任(原舞者,1992;胡台麗,2003)

「年祭」是卑南族部落中最盛大的祭典活動 「年祭」是卑南族部落中最盛大的祭典活動

「年祭」是卑南族部落中最盛大的祭典活動

圖片來源:林志興拍攝

往昔卑南族盛行婚後從妻居,繼承時強調母系,但祭祀時則呈現由父方或母方選擇系統的現象。部落組織中擁有少年會所與成年會所。男子經歷不同階段的嚴格訓練。婦女則負責小米種植等田間工作。南王部落性活動以「年祭」(包含少年猴祭 mangamangayao與成年大獵祭mangayao)最盛大。過去「出草」是年祭中最重要的活動,展現勇士精神並求穀物豐收。年祭活動有男子年齡階級升級的儀禮,另外還有為喪家除喪和潔淨全聚落的活動(胡台麗,2003)

卑南族年祭時所跳的舞蹈 卑南族年祭時所跳的舞蹈

卑南族年祭時所跳的舞蹈

圖片來源:林志興拍攝
98年藝術巡禮-文化在巷子裡:年祭

原舞者演出卑南族(南王部落)的年祭。

單位:本專案團隊拍攝
地點:臺北中研公園-原舞者

卑南族南王部落「大獵祭」樂舞

大獵祭是卑南族年度最重要的祭儀,而參加者主要是以正接受成年訓練的人和已成年的男子為主。不過,在出發和迎接時,婦女也扮演了重要的任務。大獵祭最初是為「復仇」而舉行的獵首活動,然而自獵首習俗禁止之後,就改為狩獵了,不過大獵祭的活動不只是打獵而已,它還伴隨著其他重要的儀式,諸如除喪與成年。

大獵祭約略可以劃分為出發、行獵和凱歸等三大階段。出發之前必做的一件事情,就是祭師們會在出發前,先到野外進行鳥占,聆聽鳥鳴聲,以占卜出獵的方向與吉凶。

出發前另一件重要的事情是送禮。在男性出獵前夕,婦女們會準備煙酒糕點和禦寒衣物做為禮物,送給即將出獵的親人(同家的男性親人,分家但同家族的親戚,或者是來往頻密的友人家),使彼此之間的關係更加緊密。

出發日的早晨男子集合後出發,「米亞布丹」要背負自己教父(終身的指導者)的行李上路。隊伍到了離開部落不遠的途中,祭師們會以甜根子草橫置於路上,象徵劃分聖界與凡界的門檻,再以去蒂之檳榔為祭禮,阻謝該年過世的族人亡靈跟隨。所有參獵的族人要跨越此界,以避邪求平安。而到了獵場以後在祭師舉行祭山儀式後。眾人隨即分工合作,進行營地建設,營地照例分做兩處,其中一處是為當年喪家親人所搭建(胡台麗,2003)

打獵時「米亞布丹」必須揹著教父的行李前往目的地

打獵時「米亞布丹」必須揹著教父的行李前往目的地

圖片來源:林志興拍攝

行獵間,不同的年齡階級各有職司,「米亞布丹」負責雜務及侍奉長老、青壯年負責行獵和營地安全,而長老則是留營壓陣,閒時製作各種器具以贈送族人,和指導「米亞布丹」各種生活技藝。

夜晚是大家圍火共聚的時刻,長老們會以吟唱詩篇的方式,傳頌祖先事蹟。不過,此舉也可能引來敵人的窺視和攻擊,所以青壯年們會領者「米亞布丹」,徹夜呼喊巡繞營地,警告暗處的敵人,不要輕舉妄動,並不斷地把芒草莖製成的箭標射向營外黑暗處,逼使隱匿的敵人現蹤(林志興,2009)

打獵完畢驗收成果之後,即拔營回部落,而部落婦女們為迎接男子們的凱歸,會預先在部落之外,以竹子搭建凱旋門。當日婦女們都會帶著自家男子的禮服、花環和佳餚美酒,盛裝在凱旋門處候迎歸來的男子們。男子們抵達此處後即由婦人為其更換禮服,然後與家人歡聚吟唱,更會為有喪之家舉行慰喪之禮(林志興,2004)

打獵結束後族人會在凱旋門等候歸來的家人

打獵結束後族人會在凱旋門等候歸來的家人

圖片來源:林志興拍攝

迎禮結束,青壯年們繞行保護著長老浩浩盪盪地回歸部落的會所廣場。在會所裡一方面由教父為當年成年的青年換裝戴冠,一方面引領喪家親人走入廣場中的舞圈共舞,用以表示除喪。入夜後,新成年者會在歌舞聲中被引領到各戶人家介紹,往往通宵達旦。次日長老們會到每戶喪家吟唱「解憂」,並引領喪家除喪迎接新生活。之後,部落一連歡慶歌舞數日(林志興,2009)

卑南族南王部落「婦女除草團」樂舞

過去,農事一向是婦女的工作,男士負責部落安全和狩獵。由於開墾、播種、除草和收割等工作,特別需要人力,所以,我們祖先發展出兩種組織:一為以家戶為單位,互惠為原則所組成的「農事互助團」,一為由部落中十八歲以上女性所組成的「婦女除草團」,用來解決人力調配的問題。由於除草工作需要大量的人力才能及時完成之故,所以促成了「婦女除草團」的組織,在每年二、三月間,以全體婦女的力量,拔除所有田間的雜草。

在這一段時間當中,部落的婦女要集中全力,團結一致,及時完成除草任務,所以是處在高度緊張的氣氛之中。她們集合要用跑的,趕赴田間工作也要列隊慢跑前進,即使是回程也仍是跑步,像是訓練有素,集體行動的女兵。由於除草期間,跑步活動佔了重要的份量,所以才把婦女完工的慶典取名為mugamut。

婦女除草團通常是由年齡最長的婦女來擔任領導,但會挑選一位中年婦女來擔任襄助領導的副領隊。副領隊主要的任務是承領導之意,協助安排每日的工作項目和行程,他必須要注意到各家的請求,更要到各家田地間了解田間作物及雜草生長的狀況,以排出最佳的優先順序,所以副領隊必需挑選熱心、明理、會安排、善協調、無私心、有才能、好體力的婦女來擔任。

由於過去各部落之間獵首成風,基於安全,凡是外出部落工作的婦女,皆要在前一天通知集會所,好安排護衛的青年提早到婦女工作的地點守衛,所以男士亦在動員之列。另外,有些婦女因病或待產之故,不能出席工作,則會由家中的少年代班,通常這些少年會被派負擔任汲水和供水的任務。所以在這段非常時期裡,部落附近的田野上,會出現一副特殊的景像:一群群在田間歌唱除草的婦女、來往奔波供水的少年、以及悄悄在四野放哨警戒的青年。有如天籟的歌聲讓人如置天堂,卻又暗藏危機。

除草團約在凌晨四時左右,會由副領隊以歌舞聲在集會所召喚集合,聽到召喚的婦女會邊跑邊敲自己的工具前來集合。集合後,立刻列隊慢跑邁向工作地點,邊跑邊敲打工具,叮噹之聲響遍部落。行進間帶隊的副領隊也會帶領呼喊,使團隊充滿精神。

到了工作地,先行除草開工儀式。儀式的目的在期盼人人都如表演者般靈活迅速,好快快輪轉到另一家田地工作。而每移轉新地工作,都會舉行此一儀式。往昔無錶,工地輪轉、下工等全靠陽光判斷,當田間工作做累的時候,領導人就會引領大家歌唱,只要一人起音,合唱隨至,且歌且做,使工作在不知不覺中完成(林志興,2009)

98年藝術巡禮-文化在巷子裡:除草完工祭

原舞者演出卑南族(南王部落)的除草完工祭。

單位:本專案團隊拍攝
地點:臺北中研公園-原舞者

樂舞影片欣賞

旅北原住民普悠瑪文化傳承協進會表演花團錦簇卑南族舞蹈

卑南族人跳著優美的舞姿,展現出原住民族溫柔細心的一面。

單位:臺北市原民會DVD
地點:臺北市2008文化交流系列活動

旅北卑南族文化發展協會表演美麗的花蜜阿蜜姑娘

旅北的卑族族人搭配優美的旋律,跳著輕盈曼妙的舞蹈,展現出原住民族柔美的一面。

單位:臺北市原民會DVD
地點:臺北市2008文化交流系列活動

本主題引用及參考資料

  • 點閱: 4210
  • 資料更新: 2009/11/18 15:19
  • 資料檢視: 2009/11/18 15:19

  • 資料維護: 臺北市政府原住民族事務委員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