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住民族文化知識網

:::
  • 友善列印
  • 回上一頁

歷史事件

歷史事件

荷據時期地方集會區的建立

阿美族最早面對的國家勢力,大概是17世紀時荷蘭的東印度公司,在臺灣東部的治理。該時期,荷蘭東印度公司挾荷蘭的帝國勢力與軍事武力,在臺灣設立了南路、北路、淡水以及東部(卑南集會區)等四個地方集會區,施予行政控制。這個階段的荷蘭東印度公司,以經濟利益為出發點,由於傳說臺灣東部產金,因而早在17世紀時即已經有三次的東部探金紀錄,且在文獻中也留下許多荷蘭東印度公司如何與當地阿美族各村落之間合縱連橫的紀事,更可以看到當時的荷蘭人已經與卑南人(時稱Pimaba人)有密切的合作關係,與阿美族不同的村落之間存在形式不一且複雜的交錯關係(康培德,1999)

大港口事件

1877年(光緒3年),曾經在花蓮秀姑巒溪出海口附近的大港口聚落,因為當時清朝吳光亮總兵為了尋找合適的港口資源,且當地阿美族人不滿漢人通事長期欺壓當地族人與女性,而擊殺了該通事,而後發生了「大港口事件」。該事件中,清廷大舉鎮壓大港口與奇美的阿美族人,使得倖存的族人紛紛走避並移民散佈到整個花東海岸地區,也因而形成了許多新的聚落(李宜憲,2004;阮昌銳,1969)

花蓮縣豐濱鄉港口部落

花蓮縣豐濱鄉港口部落

七腳川事件

1896年(光緒22年)3月,日軍於臺東登陸,5月北進花蓮,佔有南勢阿美諸社,1901年(光緒27年)10月於七腳川設置警察官吏派出所,藉警力統御阿美族人。由於日本人得知,七腳川社與太魯閣族瓜葛甚深,因此每當日軍攻打太魯閣族人諸社時,即強迫七腳川社阿美族人為軍伕從征。

1907年(光緒24年),日本人為封鎖太魯閣族突襲,即自娑婆礑,經禮宛、北埔而至海,連為隘勇線,此線謂之北埔隘勇線,並徵用七腳川社阿美族壯丁數10名,編為隘勇,唯薪資微薄,無法養其妻兒,促請頭目Komod-Cogao 建議日本人提高薪資,以改善其生活,但不為日本人接受,因此,他們誤以為頭目勾結日本人,不滿頭目,懷恨日本人之壓榨,遂田社中有勢力之阿美族人Looh-Potal,招集隘勇19人密謀行動,暗中與巴托蘭太魯閣族人相呼應,俟時機成熟,遂於1908年(光緒34年)12月13日攜眷潛入山區,次日襲擊隘湧線及警察派出所,殺害警察,切斷電話線。

花蓮港支廳長岩村聞訊,親率警察隊與駐屯花蓮的守備隊赴七腳川鎮壓。因無路可退而抗日之社眾不斷的擴增,聲勢亦隨之壯大,日警已無招架之力。

全台日本人為之震動,臺東廳得知討伐失利,急派警務課長田中率璞石閣(即今玉里)警察至花蓮,總督府亦立即派警視總長及陸軍參謀率兵前往。12月16日臺灣總督府所遣之步兵三中隊,砲兵二小隊,機槍一分隊,乘船至花蓮港登陸。次日,宜蘭、深坑、桃園三廳派遣支援隊90名亦在花蓮港登陸,與臺東廳警察合編討伐隊佈置七腳川社以東。

21日晨,日軍開始砲擊,中午攻入七腳川社。深夜,社眾反撲未果,攜眷屬經七腳川山,竄向木瓜、銅門、文蘭、鯉魚山之上下險要。24日,日軍分三路進攻,日兵砲擊木瓜山,步兵隊齊射銅文蘭,臼砲隊獨攻池南,社眾仍奮戰不屈,潛入深山,日軍搜索行動受阻,為防備抗日者下山襲擊,於12月26日構築隘勇線,南起鯉魚溪,沿著荖溪經銅文蘭、木瓜溪、七腳川麓至娑婆礑(水源),與威里線銜接,全長約30公里。

次年(1909年)2月17日完工,派隘勇駐守,並派荳蘭社長老入山說服,次日,七腳川社人歸降,日人討伐隊在花岡山舉行解隊式,此一抗日行動先後長達3個月之久,史稱『七腳川事件』。事變後,七腳川社眾潛入山中,終因糧食不濟,社眾遂下山請求歸順,日人恐其再變,不許遷返原址,令指定新的地區作移住區,並疏遷社眾於指定地,以削減其內部勢力(許木柱、廖守臣、吳明義,2001)

吉安鄉原名「七腳川」早期是阿美族聚居地,阿美族語是「柴薪很多的地方」。日治時代為了穩定當年日本移民的思鄉之情而設立「慶修院」,傳教外也安定日人的心

吉安鄉原名「七腳川」早期是阿美族聚居地,阿美族語是「柴薪很多的地方」。日治時代為了穩定當年日本移民的思鄉之情而設立「慶修院」,傳教外也安定日人的心

圖片來源:網友i♥crown拍攝創用CC「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相同方式分享」2.5版台灣(將開啟新視窗)
花蓮縣吉安鄉慶修院內的七腳川事件追悼供養文

花蓮縣吉安鄉慶修院內的七腳川事件追悼供養文

圖片來源:網友i♥crown拍攝創用CC「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相同方式分享」2.5版台灣(將開啟新視窗)
本主題引用及參考資料

  • 點閱: 12230
  • 資料更新: 2009/10/1 10:18
  • 資料檢視: 2009/10/1 10:18

  • 資料維護: 臺北市政府原住民族事務委員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