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住民族文化知識網

:::
現在位置首頁 > 主題分類 > 形成歷史與遷移 > 鄒族 (Tsou) > 神話故事
  • 友善列印
  • 回上一頁

神話故事

神話故事

取回火種的鳥

當人們在玉山躲避洪水的時候,火種都斷絕了,於是就派kojoise鳥去找尋火種,kojoise鳥雖然已找到火種,但是因為飛行的速度太慢,火燒到牠的嘴邊,牠忍不住痛,就放棄火種。於是uhngu鳥又前去取回火種,牠飛得很快,順利的帶火種回來,因此大家又有火種可以用來煮食物,烤火取暖了。因為uhngu鳥取回火種有功,便特別容許牠在田裡啄取穀粒,而kojoise鳥只能在田邊覓食。這兩種鳥的嘴尖都是短而平的形狀,那就是取火種的時候燒過的痕跡(浦忠成,1993;汪明輝,2006)

祖原傳說-取回火種的kojoise鳥

祖原傳說-取回火種的kojoise鳥

栗神的叮嚀

話說遠古時候有一位栗神將小栗種交給了鄒族的祖先,並教導他們如何栽種與食用,並且叮嚀每一次的豐收都要舉行儀式感謝。說也奇怪,栗神給的栗種,每次播種都可以結五次穗,而且五顆小栗米就可以煮成一大鍋,於是大家開始過著豐衣足食的生活,也因此久而久之大家都變的懶惰,也漸漸覺得每次豐收就要舉行儀式感謝實在太麻煩了,就開始忘記舉行儀式感謝栗神。

有一天,田裡已結穗的小栗米以及已經收成的小栗米通通不見了,大家著急的尋找,最後只找到一小把的小栗種,族人們趕緊拿著一小把小栗種下田播種,結果只會結一次穗,而且五顆小栗米再也不會煮成一大鍋了,便成要吃多少小栗米就要煮多少。

族人們知道是栗神生氣了,於是趕緊準備儀式祭拜栗神,而整個部落也不在懶散鬆懈,因為現在的小栗種一次只會結一次穗,並且煮多少小栗米就只能出現同樣份量的小栗飯。而舉辦儀式感謝栗神的活動也一直延續到現在(浦忠成,1993)

射日月

在很久很久以前天空與地面的距離很相近,月亮和太陽每天輪流在白天與黑夜出現,但是月亮的光熱比太陽還要強烈,每當太陽升起時候人們還可以使用木板遮住陽光,可是月亮升起時候,那炙熱的月光讓人們都躲在家裡不想出門,這樣子的晝夜不分讓族人們的生活很痛苦。

於是有位鄒族的勇士不顧危險的想要去射下至熱的月亮。當天月亮一如往昔的從東邊升起,此時鄒族勇士拉開弓瞄準月亮,射出並且射中月亮,月亮被射中後,鮮血如注的不斷灑在地面上,河川也因為月亮鮮血而變成沸騰的熱水,於是鄒族的勇士急忙躲到山洞裡,等到月亮逃到西方世界變成一片漆黑,而鄒族勇士便摸黑的回到部落。

也因此有很長一段時間月亮和太陽都不敢再出現,而世界就變成一片黑暗,但這就讓族人們天天活在黑暗中生活,於是族人們又在祈求太陽及月亮,請他們能出現照亮大地。於是太陽與月亮商量後決定改由早上太陽從東邊升起,晚上則改由月亮出現,而月亮中心的黑色斑點,據說就是被鄒族勇士射中的痕跡(浦忠成,1993)

神話故事-射日月

神話故事-射日月

神秘的塔山

從前在鄒族特富野部落有一對非常相愛的情侶,每天傍晚都會看見他們手牽手的在散步說話,部落族人們也都非常祝福他們。好久不常男子再一次意外中過世,女子朝思暮想的開始唱著悲傷的情歌,每天每天的唱著,有一天那男子居然又出現在部落裡,女子便要求他:「即便你死了,也請你帶我一起走。」於是男子便帶著女子前往塔山,塔山裡居然個山洞,穿越山洞後竟有個和山下一樣的鄒族部落,但是住的族人全部都是已經過世的族人,於是女子便在塔山住了下來。

只是女子不免思念部落的父母,於是偶爾還是會下山探望家人,而女子的家人也為了避免女子衣食有缺,也時常將一些食物和衣物放在塔山的山洞外,每當那些衣食不見時就表示女子已經取走了。

不久後女子生下一個可愛的嬰兒,特別下山帶好消息給部落的家人們,但是此時女子也帶了一個消息給父母,女子說:「如果有一天,你們看見塔山的洞口掛著一件白衣服,就表示我是真正的死亡了,也就是我在也不能回來看你們了。」過了許多年,部落的族人們發現塔山的洞口果然掛著一件白色衣服,於是大家知道女子是真正死亡了,但是她將永遠伴著心愛的男子。 塔山是鄒族的聖山,據說鄒族人相信死後的靈魂都住在塔山裡,而塔山裡有一面石壁,據說石壁上隱約看的見一件白色的衣服,就是女子的白色衣服,讓族人們見證他們至死不渝的愛情弔念(浦忠成,1993)

hamo大神的腳印

傳說中hamo大神身形巨大無比,走路的步伐非常大,前腳可踏在特富野另一腳可踏在達邦,而hamo大神走過的地方就會山崩填谷,而為了讓鄒族人相信祂的確存在,所以也曾現身在部落。而在現今阿里山特富野及達邦都留有石塊,據說石塊上的印記就是hamo大神的腳印,這也間接印傳說中hamo大神身形巨大無比,走路的步伐非常大了(浦忠成,1993;汪明輝,2006)

大力士巴尼

巴尼是鄒族「卡那卡那富人」傳說中的大力士。傳說遠古時代卡那卡那富人與大埔鄉的平埔族人,因為土地的問題,經常爭吵不休,仇恨甚深。二族人為了要明確的劃分土地界限,平息紛爭,就約定以比武的方式來解決,雙方各推派一名勇士,以疊石板決定勝負,勝者即有劃分土地的權力。

於是兩族人按規定的時間赴約進行比賽,第一塊石板先由平埔族人順利的疊到了指定的石塊上,接著巴尼也不負眾望的把第二塊石板疊到了第一塊石板上,第三塊石板輪到由平埔族人疊到第二塊石板上,那知石板又大又重,平埔族人因力量不足而無法成功。就在這個時候,巴尼向前一步,馬步一蹲,兩手一抬,並大叫一聲:「赫!」很輕鬆的就把第3塊巨石疊到第2塊石板上了。

因此,卡那卡那富人便贏得劃分土地的權力。由於巴尼替卡那卡那富人爭了一口氣,所以獲得大力士巴尼的稱號。也使卡那卡那富人與平埔族人的紛爭自此平息,兩族人從此得以安居樂業(浦忠成,1993;汪明輝,2006)

鄒族人 正在表演的鄒族人

鄒族人

圖片來源:網友公主拍攝創用CC「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禁止改作」2.5版台灣(將開啟新視窗)
本主題引用及參考資料

  • 點閱: 39697
  • 資料更新: 2009/11/18 13:24
  • 資料檢視: 2009/11/18 13:24

  • 資料維護: 臺北市政府原住民族事務委員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