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住民族文化知識網

:::
  • 友善列印
  • 回上一頁

神話故事

神話故事

彩虹女的故事

從前有一對叫達諾那巴(夫)和賴利馬(妻)的夫婦,生了叫毛阿卡凱的女孩。女孩在嬰兒的時候,就像彩虹懸掛在天空那麼美麗。丈夫達諾那巴是頭目身分,但妻賴利馬出身平民壯丁家。起初,父親和母親都疼愛毛阿卡凱,一刻都不願把她放在地上。有毛阿卡凱的地方都懸起彩虹,常拿最好的東西給她吃。他們的旱田周圍,種有香蕉和鳳梨,花以及各種各樣的東西。毛阿卡凱像抽絲一樣逐漸長大,且非常幸福。

到了十二、二歲的時候,毛阿卡凱到一個叫可魯魯的頭目家玩。從此兩個人便開始相愛。不久,牠的母親叉生了一個叫毛得可度的女孩。這個女孩全身生疣贅,看起來很醜。而毛阿卡凱已經到結婚的年齡了。有一天,牠的父親約定可魯魯去狩獵。出發的時候,父親告訴妻子說:「我們去狩獵期間,小心照顧毛阿卡凱,不要讓她出去,還有不要講她討厭的話。」

父親和可魯魯出門了之後,很奇怪,母親忽然感到毛阿卡凱很討厭,而只疼毛得可度。她把毛阿卡凱的衣類用具,都拿給毛得可度用。同時用抓鍋子的片斷布,或蓋鍋子的布,縫做衣服給毛阿卡凱穿。毛阿卡凱只能偷偷地哭,很思念她的父親。他想:「父親和可魯魯在的話,就不會受到這種折磨。」母親看到了說:「妳哭甚麼?討厭鬼!這些衣服和所有的東西,都是毛得可度的...」毛阿卡凱聽了,也默默不講話。

母親做糰子,給毛得可度的糰子是肉餡,給毛阿卡凱的糰子是用蟑螂做餡。毛阿卡凱想要吃,把糰子剝開一看,是蟑螂的餡。毛阿卡凱說:「媽媽,我肚子很飽,不想吃。」母親說:「妳吃過甚麼,肚子很飽?怎麼亂吃東西?你這個孤兒鬼。」毛阿卡凱只是默默地想不敢動:「如果父親在的話,就不會受到這樣的虐待。」她於是哭了起來。然後,母親說:「每天早上,帶著薯皮的便當去旱田,看守香蕉和鳳梨以及花卉各種的東西。不能讓妳妹妹的東西被人家盜去。」毛阿卡凱聽從母親的話,一點也不敢違背,很乖地去。無論風吹雨打,頭髮散亂,沒有衣服,眼睛紅腫,身體有傷痕,染著血跡,也邊哭邊掛上彩虹,到早田去燒火柴,哭著看管旱田,經常如此看管早田是她日復一日的生活。

有一天,跟平常一樣看管著旱田,忽然聽到田邊發出沙沙的聲音。毛阿卡凱說:「咦,你是甚麼?不管甚麼都好,把我吃掉算了。早一點死去,會把一切苦惱發散掉。」並且蹲在那兒哭。出現的是一隻熊,一直走過來,來到毛阿卡凱的身邊。然而,熊並不吃毛阿卡凱,也不加害她,不做甚麼。毛阿卡凱說:「把我殺死,吃掉我,我要把一切都忘掉,不願再受媽媽無理的虐待啊!」熊這才開口說:「我怎麼能殺害頭目家的人,我不會做那樣無意義的事。請你不必煩惱。我揹著妳去找一個家好了。我們去吧。在我家,妳會幸福的,不會有困難。」但是毛阿卡凱不肯。她說:「你還是殺死我,我要忘掉痛苦的一切。」熊說:「妳怎麼會有這種念頭?請你不要固執,我會受天罰而死喲,我揹著妳到我家去。不必煩惱,坐在我的背上也許會不舒服,拿布來蟄在背上坐吧,找帶妳去。」熊把毛阿卡凱揹上來。

走了一段路,熊說:妳閉上眼睛吧,這個地方也許妳會眩眼。」熊繼續揹著毛阿卡凱,走過懸崖的地方。那個地方很難走。熊叫一聲:「哦!伊!」猴子就出來幫他做下崖的抓頭兒,讓熊走下溪谷裡,走到有白石英的地力去。熊說:「到了,下來洗個澡,換換衣服吧。」說完,熊便向石英板吹一口氣,門就自然開了。熊說:「毛阿卡凱的衣服出來啊!」衣服就出來了。毛阿卡凱走進屋子裡,石屋子裡甚麼都有,一切很方便,很自由而且很幸福。熊說:「妳喜歡吃甚麼?妳喜歡吃的東西甚麼都有。有很多,你就拿來吃吧。」

父親的狩獵期已經滿了。父親回到部落的附近小坡上,看了自己的家。可是,他的家變舊了,也沒有懸掛著彩虹。父親嘆氣說:「這是怎麼回事?我的家怎麼變成這樣子?可魯魯喲,到底毛阿卡凱到哪兒去了呢?」他們緊急跑回家,來到院子便喊著:「毛阿卡凱啊,快出來,來到這裡迎接我們啊。」但是沒有一點回音。父親問妻子說:「賴利馬喲,毛阿卡凱到哪兒去啦?」妻子說:「到朋友家去玩了。」達諾那巴和可魯魯,連幾天來的疲勞也忘記了,立刻把揹著的網袋掛在門口的釘子,跑出去尋找毛阿卡凱。

走遍部落社內也找不到她。問朋友,朋友說:「前幾天,還看到她到旱田去工作,但去了就沒有回來。」他問出母親所做的事情,便知道原因了。然後回到家,把自己的衣服用具整理了之後,對妻說:「如果毛阿卡凱沒有回來,這些獵物,妳就不能動手。」他們去早田,看到毛阿卡凱燒過火的痕跡。父親說:「毛阿卡凱,妳到底去哪裡啊?」然後拿起弓箭,射向西方,再射北方,再射南方。但射出去的箭都飛回來了。最後向東方射去,箭就一直飛,飛到毛阿卡凱的地方去了。他們便跟著箭飛走的地方去找。

毛阿卡凱和熊的生活自由而幸福。有一大熊出門獵東西去了。出發的時候向毛阿卡凱說:「我要去狩獵。妳留在家裡,把門關好,預防會有敵人來。妳就在家裡刺繡吧。如果妳的父親來找妳,妳會聽到箭射中家屋的聲音,那就是妳父親的箭,妳就叫我們的傭人,猴子掛藤蔓做梯子,讓妳的父親下來。而他們來了,妳就拿這酒給他們喝。並把吊在那邊的餅和肉拿下來,請他們吃。還有,拿下檳榔和茗葉,請他們咬著,等我回來。夜晚我就回來。」說完,熊就出門去了。

毛阿卡凱正在刺繡的峙候,聽到咻一聲,箭飛來射中家屋了。她向門吹一口氣,門自然扇開了。她跑出外面,看到父親的箭,覺得很高興,又馬上聽到父親和可魯魯在崖上喊叫著。她告訴猴子快速掛上藤蔓的梯子,讓父親和可魯魯下來。父親和可魯魯都很高興地說:「好,好,妳還活著,真幸運。毛阿卡凱啊,妳怎麼來到這裡?在這裡做甚麼。母親怎麼虐待妳?」毛阿卡凱把母親欺負牠的一切告訴了父親。父親說:「母親為甚麼會對待妳這樣子?到底是怎麼回事?」毛阿卡凱請父親和可魯魯進入屋子裡,依照熊所吩咐的,招待父親他們吃又喝。父親說:「嗯,妳們的生活並不錯,還很幸福啊!」毛阿卡凱說:「請不要傷害熊,如果你們要傷害牠,就先殺死我。」父親知道事情經過的一切了。父親說:「毛阿卡凱啊,你暫時住在這裡吧。我們要回去一下,把衣服整理好,再回到這裡來接妳。」

父親和可魯魯趕回母親住的地方,把掛在釘子上的衣服和網袋都拿下來,一點也不給母親。而說:「等到水燒開了。父親便把鍋子拿來,將開水潑到母親他們的臉上。母親吱吱吱吱叫著,說:「我要把你們的米、栗子、其他所有的食物都吃掉。」說著變成老鼠了,趕忙爬進石垣裡去。父親和可魯魯回到毛阿卡凱那邊。到了傍晚,熊叫著:「哇!」一聲,從狩獵回來了。「碰!」一聲,是把山豬放下地上的聲音。然後叫:「毛阿卡凱,請把門打開。」便進入屋子裡來。熊看到父親和可魯魯就說:「啊,歡迎歡迎,你們來得很好,很好。」大家便成為同一家族,快樂地生活起來。

有一天熊生病了。熊告訴毛阿卡凱說:「我快死了,我死了之後,請你把我放入櫃子裡,掩上蓋子。還有在我的屍體周圍,放挾石灰的檳榔,等到應有的服喪期滿了,再打開蓋子看看。」說完,熊就真的死去了。之後,毛阿卡凱遵照熊的吩咐,把蓋子打開了。卻看到內面裝滿了頸飾盒子,有很多很多的頸飾。毛阿卡凱和可魯魯成為夫妻,生活很富裕;後來,可魯魯也當頭目了(田哲益,2003;陳千武,1992)

百步蛇王和Balhenge(巴冷公主)的故事

相傳,遠古時候,原始而神秘的大鬼湖,住著一群蛇類,這群蛇類由一隻巨大的百步蛇統治者。百步蛇王adalio(阿達里歐)告訴部屬們,他要娶一位賢慧而漂亮的太太,希望部屬們幫他物色,以便冊立為大鬼湖的王后。部屬們不加考慮就告訴adalio,大武山中dadolu(達德勒)部落的Balhenge (巴冷公主),是最理想的人選。

幾天以後,adalio在晨霧中來到了dadolu。暖洋洋的太陽剛剛爬上大武山頂,陽光翻越稜線,逐漸照亮這一帶的山區。緋寒櫻開花的季節,便是魯凱族人播種的時刻,這一天Balhenge起個大早,與村裡的姑娘們聞言齊聲歡呼,神鳥的吉兆鼓舞她們的精神,到各自的家播種田裡。Balhenge將小米撒在泥土上,用腳抹土掩蓋。撒完以後,她解下腰間的葫蘆,走向溪澗去提水,回到田裡播種,滋潤土地,好讓種子可以吸收發芽。這時,她忽然看到山頂上隱約出現一個影子,來去飄忽,行動如風,很快就來到Balhenge的身前。Balhenge感到驚異,眼前出現一個前所未見的美男子。陌生人提著弓箭,曲身向她行禮,面帶笑容,開口唱著:「美麗的姑娘喲!紅潤的臉頰是妳勤勞的標誌,斐紅的櫻花將為妳垂下花朵,山風趕來親吻妳的秀髮,雲彩舞動妳的衣裙,妳是大武山諸神鐘愛的女兒。」

Balhenge一時聽得痴了,心想這人歌唱的真好,便定神凝視他,越覺得他英俊煥發,很不平凡,就開口唱歌問他:「英俊的客人喲!你來自何方?為什麼從來沒見過,你是乘風而來?還是駕著彩雲從天而降?請你不要那樣看著我,你那灼亮逼人的眼神,看的我臉紅害臊。」陌生人聽出Balhenge羞中帶喜,接著又唱:「姑娘啊,妳不必害臊,我叫adalio,來自他羅巴林,是神湖地區的頭目。久仰公主的聲名,想來跟妳作朋友,我已經觀察了一天,沒有任何姑娘比得上妳,請接受我的讚美。」

Balhenge仔細聽他唱完,心想這個人果然來頭不小,正要答腔,忽然樹林中有笑語聲,幾位同伴也收工結伴找她。adalio微微一驚,連忙搶話:「我現在還不方便跟妳的同伴見面,我必須走了,明天你還會來這田裡工作嗎?我可不可以再來看望妳?」Balhenge對他頗有好感,覺得他很誠懇、熱情,便點點頭:「我願意跟你作朋友。」adalio高興笑了,一陣風般消失無蹤。 經過小米播種日的邂逅,Balhenge經常來到山田,經常跟adalio約會,兩人經常偕力工作。不久,他們的戀情還是被魯凱族人發現了。Balhenge告訴adalio:「adalio,如果妳真的喜歡我,我們就不能私底下約會,這不符合部落的規矩,你願不願意跟我回家,認識我的父母和族人?」adalio點點頭,認為時機已經成熟,必須取得頭目夫婦的同意。夕陽餘暉染紅山邊的雲朵,Balhenge跟adalio邊走邊談笑,慢慢的走回家裡。

朗拉路(Balhenge的父親)和喬莫芝(Balhenge的母親)得到通報便在庭院前等著。他們發現女兒身旁跟著一條巨大的百步蛇,大吃一驚,等他們走近,就問女兒:「Balhenge,小米發芽了嗎?妳為什麼帶著百步蛇回來?」,Balhenge恍然大悟,這時她才知道adalio的真實身份。她想了一下,心中做了決定,她說:「爸爸、媽媽,請不要吃驚,這位是adalio,來自他羅巴林,是當地的頭目,我們已經認識一陣子了,他是不會傷害任何人。」朗拉路仔細打量百步蛇,adalio游走向前, 點頭巷他們夫婦行禮,可是它無法與Balhenge以外的直接人溝通。朗拉路心想,Balhenge被這隻百步蛇所迷惑,人蛇怎麼可以相戀,他說:「Balhenge,妳的朋友非常巨大,族人會感到非常害怕,妳不能再跟他來往,請他回去他羅巴林,不要再到dadolu來。」Balhenge聽到父親不能接受他倆的戀情,覺得很失望,但她不灰心,她向adalio講了幾句話,adalio又向他們夫婦行禮,慢慢回去。

當天晚上adalio利用夢占,進入朗拉路的夢境,跟他溝通。朗拉路在夢中看見一位英俊的青年跟他說話,青年說:「尊貴的朗拉路頭目,我就是他羅巴林的adalio,我真心與Balhenge相愛,思慕Balhenge的美麗與勤勞,如果你能答應我娶Balhenge為妻,那麼dadolu與他羅巴林就是一家人,我歡迎魯凱族人到他羅巴林來打獵。」朗拉路說:「我已經知道你是出眾的青年,將不會堅持己見,但是,根據祖先的規矩,你必須與魯凱族青年一起競爭。相傳,在大海之中,住著人類之母Muakaikai(摩阿該以該以),她的眼淚變成一串串的palichchi Mulimulhi-than(帕立奇、茉利茉利達安)琉璃珠。如果誰先找到palichchi,加上許多鐵鍋、山刀、陶壺、熊、山豬和山羊,作為聘禮,我就答應小女嫁給他。」「好的,無論大海之路多麼艱難危險,我也要先找到palichchi。」adalio答應這些條件,化作一陣煙霧離去。

從此adalio駕著小船,由部下當水手,行航遍天涯海角,前後三年,歷經千辛萬苦,一度在一個暴風雨襲擊的夜晚差點喪失了自己的生命,終於在第三年的他找到了palichchi Mulimulhi-than,回到了他羅巴林。不久,迎親的隊伍,浩浩蕩蕩的出發,延路絲竹音樂響徹山林,隊伍中人人挑著貴重的禮物,走向dadolu部落。魯凱族人是事先得到通知,部落裡張燈結彩,喜氣洋洋,大家爭著看這場婚禮。Balhenge三年來忘望穿秋水,終於等到這一天。她穿著盛裝,環珮叮噹而響,頭上帶著百合花帽,表示她的貞節。朗拉路和喬莫芝始終凝視女兒,看到它一臉的喜悅無悔,不禁疼惜不已,adalio游走過來,口中叼著palichchi琉璃珠,獻給朗拉路,他透過Balhenge的傳譯,告訴朗拉路說:「根據以前的約定,我帶來了palichchi琉璃珠,和其他的禮物,請你驗收。」朗拉路看見手上的琉璃珠,立刻感覺到它的光彩奪目,是最上等的palichchi。於是,他相信adalio對他女兒的真情,便含笑受禮。「這是最好的palichchi,我收下了,請按照我們魯凱族頭目的儀式結婚。」於是,adalio偕同Balhenge,向朗拉路和喬莫芝跪拜行禮,朗拉路將大冠鷲和帝稚的羽毛插在adalio的頭冠上,帶領他們倆走到中央柱前,祭拜祖靈。接著,雙方的親友在部落廣場跳舞,新娘也來到舞場中央,由她的好友,卡莉絲及派歐荷斯等陪同。她踩上藤圈,盪起鞦韆來。鞦韆架上的山蘇花,迎風招展,Balhenge的身子在空中前後擺盪。從此adalio與Balhenge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田哲益,2003;陳千武,1992)

在眾多魯凱族的傳說故事中,「百步蛇王和Balhenge(巴冷公主)」的愛情故事最讓人津津樂道 魯凱族的百步蛇裝飾品

在眾多魯凱族的傳說故事中,「百步蛇王和Balhenge(巴冷公主)」的愛情故事最讓人津津樂道

凱達格蘭文化館暑期藝文活動-巴冷公主:相遇

在魯凱族的部落裡,有一為受人愛慕的巴冷公主,正為她的婚姻大事苦惱,一日碰見了心上人:百步蛇王

單位:本專案團隊拍攝
地點:臺北凱達格蘭文化館

凱達格蘭文化館暑期藝文活動-巴冷公主:求親

頭目為巴冷公主舉行選婿,百步蛇王也帶著mulimulitan前來提親,並與部落青年比武,獲得最後勝利。

單位:本專案團隊拍攝
地點:臺北凱達格蘭文化館

凱達格蘭文化館暑期藝文活動-巴冷公主:出嫁

百步蛇王前來迎娶巴冷公主,部落的族人淚送巴冷公主出嫁…

單位:本專案團隊拍攝
地點:臺北凱達格蘭文化館

本主題引用及參考資料

  • 點閱: 15862
  • 資料更新: 2009/11/18 13:22
  • 資料檢視: 2009/11/18 13:22

  • 資料維護: 臺北市政府原住民族事務委員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