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住民族文化知識網

:::
現在位置首頁 > 凱達格蘭特展 > 凱達格蘭特展 > 屋舍建築 > 社群聚落與空間
  • 友善列印
  • 回上一頁

社群聚落與空間

社群聚落與空間

平埔族的傳統聚落景觀的最大特點是小型非固定性集村。大部分的平埔族聚落不大,根據陳第《東番記》內文:「東番人…種類甚蕃,別社人,社或千人,或五、六百人」事實上,除了臺南附近的新港、大目降、目加溜灣、蕭攏、麻豆等五大達社聚集人口超過1,000人以上,甚至達到3,000人外,平埔族每一族社的平均人口僅約250人至300人之間。以1650年(清朝永曆十年)的噶瑪蘭族為例,人口最多的奇蘭武蘭社人口僅約840人,其餘各社人口大概是100至200人之間,甚至有一社的人口僅50人左右。

平埔族這種小型集村的特色,清人夏之芳於《理臺末議》記載:「臺灣歸化土番散處村落,或數十家為一社,或百家為一社」外,各社之間交集甚少,益顯陳第觀察的敏銳。平埔族的小型非固定式集村的形成,主要原因是平埔族係採游耕游獵民族,採行旱田農耕。所謂旱田農耕,係指不使用犁耕與施肥,視地力減退情形,易地耕作的農耕法。採行這種農耕法,勢必時常遷村,以應實際需要,而遷村則成為他們一種生活方式。

平埔族這種特殊的生活方式,張燮(1617年,萬曆45年)《東西洋攷》記載曰:「居數世一易地,乃汙其宮而埋於土」。陳夢林《諸羅縣志》則對平埔族人的聚落更具體詳盡:「番社歲或以為不利,則更擇地而立新社以居。將立社,先除草裁竹,開附近草地為田園。竹既茂,仍伐木誅茅。室成而徒,醉舞酣歌,互相勞苦。先時,舊社多棄置為穢墟,近則以隔漢」(潘英,1996)

位於現今臺北縣三貂地區的考古遺址,以及傳說和文獻中曾提到凱達格蘭登陸與幾度遷移的狀況做一簡介,可以了解該地區的凱達格蘭族先民的生活空間。

登陸地區

根據凱達格蘭族的鹽寮遺址、仁里遺址(現臺北縣貢寮鄉)所在的石碇溪口和雙溪河口之間,可能是該族登陸的地點,以及第一個落腳居住的地點(時間約在距今1000年前)。

在凱達格蘭族的登陸傳說中,八里坌(原社在今天的臺北縣八里鄉,後來遷到淡水)、雷裏(今臺北市東區)等社是在北海岸登陸,北投社則是在深澳(現今的基隆市)登陸,後來向內陸發展;只有三貂社的傳說,很清楚的說明他們是在澳底登陸。伊能嘉矩就是將凱達格蘭與噶瑪蘭的登陸傳說、風俗、語言等逐一做比較之後,認為三貂社是臺北及宜蘭兩地區平埔族的「第一形成地」(最早的根據地),所有的部落皆由此分出,再陸續向外發展。

蕃仔山地區

(一)核四廠遺址

約在清代中晚期,漢人進入本地區後,迫使原住民自海岸遷移,並零散移居至山麓、丘陵,同時也改變了生活型態。

此外,山麓及丘陵部份勘查所得之橄欖樹、舊房舍區,依據相關出土的青花瓷,認為其年代在清代中葉之後,甚至可能晚到清末、日治初期。再依據林勝義先生轉述之口傳來看,該地區為三貂社區晚期的活動及居住空間。

平原部份經過初步的地表調查,在核四廠No.1地點發現已經受到擾亂的煉鐵遺跡,出土的鐵渣、煉爐殘片、板岩片,其型式與八里的十三行遺址之煉爐相近,鐵渣成分則尚未分析。在核四廠No.2地點,發現漢人製造的陶瓷文化層,年代約當清代中葉或稍晚,出土遺物主要為青花瓷及帶褐色、醬色釉硬陶片。在核四廠No.3地點,也發現與No.2地點相同的文化堆積與遺物(劉益昌,1994)

雙溪河口地區

(一)舊社遺址

應該以舊社遺址為中心,考慮族群在雙溪河口及鄰近平原移動的情況,及其背後的因素、生產型態及對外關係。

(二)海洋與河口文化

雙溪河的出海口處現名黃金海岸,昔日稱作「三貂灣」。三貂灣的範圍從東北三貂角,一直向西延伸到鹽寮、澳底、鼻頭角一帶。從前凱達格蘭族就住在三貂灣的海岸地區,整個雙溪流域皆為本族群的生活領域。舊社是清代早期族人的居住區域,在日治以前,部份族人就陸續遷至雙溪河南岸的新社,從此就以新社、舊社合稱三貂社(黃美英,1996)

本主題引用及參考資料

  • 點閱: 6654
  • 資料更新: 2009/9/30 16:19
  • 資料檢視: 2009/9/30 16:19

  • 資料維護: 臺北市政府原住民族事務委員會